執法機構索取新聞材料 破壞傳媒公信力

黃凱宜  記協總幹事



糾纏兩個月的官司終於完結!



廉政公署今年8月透過律政司向高等法院申請法庭命令,要求商業電及《陽光時務週刊》,交出年初兩機構訪問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的原始新聞材料。審訊期間,商台的代表大律師指,已交出誓章,交代商台在網上的聲音檔案已是完整的訪問內容,在廉署同意下,法官撤銷要商台交出新聞材料的申請,至於涉及《陽光時務週刊》的案件,廉署最終亦決定撤回申請。


事情劃上句號,但廉署作為執法機構為查案,動輒要求需要保持客觀中立的新聞從業員交出採訪資料,舉動令業界嘩然。假如成事,新聞機構按要求交出錄音訪問和筆記,那等同將消息來源公告於世,公眾日後如何能夠信任記者?


為讓外界了解新聞業界對本案的關注,同時佐證執法機構有濫用法例之嫌,香港記者協會和香港攝影記者協會邀得熟悉傳媒法的甄美玲博士撰寫意見書,表達本會的立場。


甄美玲在意見書開宗明義指出,「新聞工作者應盡全力妥善保管新聞原始材料,以保護秘密消息來源及維持新聞工作的中立性,這是新聞行業賴以正常運作的命脈,並對捍衛新聞自由、確保傳媒能夠發揮第四權的角色、促進資訊流通、維護公眾利益至為重要」;她強調消息來源保密的重要性,「為確保被訪者能夠毫無顧慮地向傳媒提供資料和訊息,不擔心身份被公開,引致尷尬場面或被秋後算帳,記者手上的新聞原始材料,不應輕易交給執法人員。這不單是新聞從業員必須遵守的行業操守,也關係到新聞自由和重大公眾利益,對整個社會的褔祉起著重要作用」。


記者不是執法人員,記者需要中立,不偏不倚,確保報道客觀。甄美玲亦在意見書提及,「記者的職責是採訪和報道新聞,而執法人員的職責則是偵查和防止罪案,兩者都涉及重大公眾利益,但應各司其職,不能因一方的便利而損害另一方的工作」。


今次案件令人憂慮之處,是可能成為先例,執法機構日後會隨意索取新聞材料,甄美玲表示「今次是執法部門首度引用法例申請交出令,索閱新聞原始材料。記協和攝協擔心此例一開,執法機構日後查案時,動輒引用法例強行向傳媒『攞料』,這將導致交出令被濫用,使記者淪為調查或檢控案件的工具。」;她又認為廉署作為申請人,無法令新聞界信服申請交出令很有必要,做法實屬濫用交出令,「在今次申請中,被要求交出原始新聞材料的傳媒機構、新聞工作者並非疑犯,沒有參與任何罪行,與被調查的案件完全無關……再者,記協認為,廉署未能證明訪問劉夢熊的所有錄音和筆記都可能對調查罪行有重大價值,或成為檢控的相關證據」。


甄美玲在意見書的後半部,列舉美國及英國等地的案例,「執法和檢控部門採取法律手段強迫傳媒機構和新聞從業者交出新聞材料,有關申請都要經過很仔細的考慮,並需符合更嚴謹的審批程序,以防交出令等機制被濫用,帶來寒蟬效應,影響新聞自由」。其中英國警方曾被法官批評濫用交出令,警方曾申請要求傳媒機構和記者交出所有錄影片段,總數達一百多小時,但卻無法具體講出證據對調查罪案有否很大的幫助,「警方使用這種方法取證,可比喻為沒有鎖定目標地亂鎗掃射,而法官無從知悉錄影片段能否提供更多的證據」。


美國方面,隸屬司法部的政府律師調查案件時,不時向法院申請傳票、命令、搜查令,強行取得新聞機構或從業員持有的資訊和記錄,今年五月,美國總統奧巴馬下令司法部檢討這方面的政策和做法,兩個月後,司法部發表檢討報告,並製定新指引,「司法部表示,向新聞機構搜集證據,是其極特殊的做法 (extraordinary measure),只應在採取其他合理的調查方法後,才作為最後一個手段使用 (only as a last resort),而有關證據須對成功調查或檢控起著關鍵作用」。


總括而言,新聞工作者應盡力保管原始新聞材料,堅守傳媒的中立性,同時記協認為,所有執法機構都應檢討查案作風,承諾不會動輒索取新聞材料,令記者淪為檢控工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