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大計

張嘉雯訪問主席岑倚蘭


跟其他行業不一樣,新聞人是「無樣睇」的,三尖八角「踢拖」的,西裝骨骨拿咪高峰的,統統可以是記者;日常聚頭,個個口水多過茶,討論像吵架更像放煙花,10個人有12個意見,所以無論去屆主席、心思慎密的麥燕庭(Mak姐),還是今屆主席、性格豪邁的岑倚蘭(岑倚),要主理這個風眼中的小組織,都要有一種壓得住場的霸氣。


但霸氣不可以當飯吃,霸氣頂不住國家機器,無法凝聚行家,記協是「nothing」,所以岑倚上任後首個任務,是聽起來很不「新聞自由」的——記協辦公室大裝修。


「有次我見到阿Bond(會計)喺度做嘢,上面吊櫃度門搖搖欲墜,好似就嚟冧咁,記協點解要做到咁呀?整親人,真係揹唔起。」記協會址位置不算隔涉,但殘舊內櫳讓人不想久留,「豆膶咁細,都唔駛搞到咁,成個貨倉咁,幾百會員,個個上嚟交完嘢就走。」


岑倚蘭即席在餐紙上解釋,記協會址的裝修設計。

按照執委的計劃,首先會址大門會向左移,原本向電梯的洗手間門會封閉,洗手間入口改為辦公室內,保障會員安全;室內原有的固定間隔會拆走,改為活動間隔,「第日可以搞吓分享會,借畀人搞吓活動,擺部咖啡機喺度、買啲零食,聚吓啲行家,雜物就入倉,同埋文件會電子化,慳返啲位。」預計本月完工。


另一岑倚一手一腳湊大的「Project」則與前線行家有關。記協邀請了多名資深傳媒人,包括陳伯添、陳慧兒、麥燕庭等擔任「師傅」,為新入行記者提供新聞訓練課程,每位參與行家都將獲派師傅,指導工作,「宜家啲記者成日都畀人批評唔問嘢、無禮貌,又話要公關幫手寫埋稿,我哋請佢哋嚟指點吓啲新行家。」課程暫定收費300元,完成全期訓練後可退回,供3年或以下年資的行家參加。


海外活動方面,岑倚表示,執委正構思緬甸考察團,預計2014年4月出發,與行家同遊解放報禁後的緬甸,詳情待定。至於已經不在新聞行業,卻「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前行家,執委亦計劃推出「記協之友」,令已轉行或半退休的「老鬼」仍然可以與記協緊密聯繫,「宜家佢哋想關心,都無一個渠道,所有會員資格佢哋都唔符合,呢樣嘢我哋會喺嚟緊會員大會提出討論。」


另外兩個較為長遠的計劃,是設立恒常投資小組及傳媒教育工作。前者由兩名記者和三名外來專業人士組成,就如何使用記協的儲備,定時向執委提供意見;後者則由新開設Campaign Officer同事全力協助,每年為中學舉辦30場傳媒教育講座,「好多人成日都會話『記者大晒呀?』唔明點解記者會嘈,唔知背後有咩問題,我哋會去派發單張,同埋講解點樣去接收資訊,點樣睇新聞。」


岑倚形容,香港社會到了關鍵時刻,新聞自由面對前所未有的嚴竣考驗,記協的團隊非常重要,當權者已發展至「明刀明槍去砌你」的程度,香港媒體本身雖未至於資本壟斷,但卻是「意見壟斷」,絕大部份傳媒已「歸邊」,社評立場很近似,新聞行業要自救,記協要把新聞自由的議題帶到國際層面,「唔係淨係識得發聲明」,同一時間亦要謹慎行動,站在捍衛新聞自由的立場發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