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以提問為生

黃凱宜 記協總幹事

 “I am just questioning.  I am not screaming.”

“That’s okay… You are not going to offend his Excellency.  Now, out.”


提問乃記者天職,然而,當提問成為沒收記者採訪證及驅逐記者的藉口,新聞自由被粗暴踐踏,公眾知情權被無理剝削,記者是否就此退縮、妥協、滅聲?

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APEC)10月初在印尼峇里舉行,本港多間傳媒派員到會場採訪,三間電子傳媒包括now新聞台、香港電台及商業電台的記者,把握機會向準備開會的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發問,了解阿基諾會否就菲律賓人質事件向死難者家屬道歉,以及會否與正在當地的行政長官梁振英會面。記者沒得到阿基諾的回應,卻受到數名大會工作人員的「招呼」 ——記者被指高聲叫囂,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工商會議主席Mr Wishnu Wardhana直斥記者的提問冒犯與會嘉賓,要求記者即時離場。結果,四名本港記者被趕出會場,證件被沒收,記者要求大會發還採訪證不得要領,至於另外兩名事發時並不在場的now新聞台記者及工程人員,其採訪證同樣失效。

事情並沒就此完結,有關記者事後被大會列入監視名單,外出被跟蹤,亦有記者因為採訪證被沒收,被下令搬出原本入住的酒店。印尼方面指,香港記者對阿基諾構成安全威脅,阿基諾發言人亦指記者的提問是超越界線,威脅他的安全。

有份向阿基諾提問的香港電台記者葉燿坤返港後以筆紀錄事件,他認為「在一個國際級峰會出現如此不文明的管理模式,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