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家運動全接觸 沒有不運動的理由

張麗珊 《記者之聲》編委會委員

記聲2013年4月號】記者工時長,追一單新聞日以繼夜,開OT是家常便飯,尤其梁特首上場後,不時巧合地在周五傍晚來個突然記招,原定的Happy Hour頓時回歸Working Hour。縱使OT並非時時開,但記者不固定的工作時間,要維持正常的作息時間已經不容易,更遑論持之以恆做運動!

基於以上種種理由,想找個行家分享做運動的點滴也不容易,通常不是劈頭第一句說自己不夠專業,就謙稱是「Hea」做不值一提。喜歡運動如我又怎會不明白,久不久才來跑步游水鍛練體能,確實說不上甚麼,縱有玩其他運動,亦並非全程投入。

就像我喜歡打排球,如果來一場六對六的12人比賽,真的要天時地利人和配合才可。首先租場是一大難題,如果大家還記得申訴專員公署曾批評康文署體育場館炒場情況猖獗,就知道香港地Book場做運動有幾難,撇除場地,做記者不穩定放工時間,實在叫人難以遷就。所以,許多喜歡團體運動的行家都要轉型玩單人項目,除了跑步游水健身以外,還可以更有個性的選擇。

《信報》攝記黃俊耀 喜歡玩器材走去射箭

攝記黃俊耀讀書時也愛打排球,但畢業後做了記者便再難聚合大班波友,於是轉玩他同樣喜愛的羽毛球,碰巧身邊也有不少行家是同好,大家有時約夠腳Book到場就會打波去。不過,這項健康的聯誼活動卻維持不久,隨着大家的不固定假期,結果無疾而終。

黃俊耀娓娓道來:「以前任職的機構工時長,放工已經累到沒有動力,但我不想只是返工放工,直至轉到第二家機構,返放工時間較易掌握,才可重拾運動的樂趣。」約5年前,他開始從各單人運動項目中搜尋,最後選擇了射箭,箇中原因竟與性別和他的攝影工作有關,「或者是男人天生喜歡搞器材,就像有人喜歡玩Hi-Fi、Set器材一樣。我曾經在射擊與射箭當中選擇,因為兩者都是要用眼去瞄準東西,與影相甚有關連。」

他後來上網找資料報班,經過第一個月4堂、每堂2小時的課程後,已深深愛上射箭,縱使不時因動作做不好而出問題,縱使有時被弦線彈到手臂又腫又痛,仍然覺得開心。不久,他便決定投資6,000多元購買私家裝備,開始勤練射箭,聽他說練習過程,原來要做到像古人岳飛般「破其筈」,連初哥也有可能做得到,加上隨時失準射出靶外撿不回,所以箭的損耗着實不少。

射箭給黃俊耀的最大樂趣,不止由射中靶邊到射中靶心的快感,也不止是比賽的勝利,還有每次超越自己最佳成績的進步,經過多年來勤於練習,黃俊耀由新秀晉升至初級,如今達至中級,他希望可以再上,「起碼到高級組才是真正的射手,有機會參加代表香港的選拔賽。」然後他笑說:「其實都係發下夢,現在我仍處於中級的瓶頸位,要升上高級組不是易事。」

射箭雖然企定定來練習,但體力消耗絕對不少,黃俊耀說:「用力開弓瞄向靶心,人人都做得到,但不是眼界好就得,還講求技術和控制穩定性,欠一點體能都做不到。」過去數月,他為了照顧患重病的愛貓暫時停止練習,希望日後有時間可以再開弓,皆因未達目標,誓不罷休。

《壹周刊》時事組編輯鄭美姿 享受獨特工時做運動

工時不穩定、放假不固定是普遍無法做運動的理由,但對於曾經參加三項鐵人的鄭美姿卻成為可以花更多時間做運動的優勢,「以前在報紙工作,返下午,早上去游水就最perfect,既不曬也少人,有時我會趁一般人上班的時間走去踏單車,享受一個人寧靜的時光。」

原本因為記者作息時間與朋友不同,而多了私家空閒時間要找方法消磨,才選擇玩單人項目運動,但懂得將事情從好處想的鄭美姿,就會把這段被認為孤獨的時光,轉化為「享受獨特工作時間帶來的好處」。

至於說到她為何會參加三鐵,背後原因竟也緣於記者工作。話說她在《經濟日報》當港聞版記者時,連續幾年被委派採訪渣打馬拉松,凌晨3時做起跑然後到終點發掘勵志故事,但年年如是,再精彩的都難有驚喜,她坦言:「覺得很重複,想逃避,便想到惟有自己玩才不用再做。」從此便踏上跑道。

那為何由單項變成玩三項,則要從4年前說起,她被一本體育雜誌的鐵人賽廣告照深深打動,「那是清晨日出之時,健兒落水一刻背景是黎明的太陽,說真的,我覺得很浪漫。」頃刻的浪漫,啟動了她玩三鐵的念頭。

跑步,她一向有操練;游泳,是她較有信心的項目,因為大學畢業後一直有參加渡海泳;至於單車,亦是她喜歡的運動只是比較疏於練習,但那一天,她已下定決心報名參賽。

第一場參加的賽事在科學園舉行,鄭美姿本以為游泳難不到她,卻因為這一點輕視而令她幾乎放棄。事緣她與各參賽者在水中準備時,身邊一位太太突然驚惶失措要退出,鄭美姿在協助她時,不經意間受到影響而感覺不安,愈游就愈感後悔,瀕臨放棄之時,心生怕瘀怕無面子一念,竟推動她完成賽事。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她再報名參加一至兩個月後在迪士尼舉行的賽事,這次萬事俱備,心理質素也強化了,以為成績應比上次好;怎料,卻被DQ(取消資格),原來她糊裏糊塗跑項跑少了一個圈。

儘管經歷兩度失落,但以我所認識的鄭美姿,總會想得出浪漫的情懷來給自己打氣,例如她持之以恆練習游水參加渡海泳,就是因為其母向她說當年偷渡來港的經歷,「她說當年游了一日一夜才到香港,聽到她這麼說,我都想考驗自己,所以曾經和母親一起參加吐露港渡海泳,這也是我和母親的親子活動。」

《iMoney》記者郭麗安 打排球令人回春

不是人人可以找到獨樂的趣味,郭麗安就是其中之一。她讀大學時打排球,畢業後再沒機會打,想做運動又怕孤獨,惟有跟男朋友去打籃球。但5年前,因為患癌症而要停止運動,從此亦令她體內的運動細胞頹廢了。

沒機會打排球都算了,就連做其他運動都失去動力。郭麗安解釋,因為病癒後重返記者崗位,工作很繁忙,「雖然每天下午才返工,但到晚上放工後已累得無精神。試過早上爬起身做一會運動,卻原來令到上班時更攰,還有居住的地方附近沒有運動設施,也不是一出家門就有適合跑步的地方。」總之她當時就有千千萬萬個理由來辯護為何不運動。

長年「零」運動,又擔心中年肥胖危機,郭麗安亦心知必須找方法令自己撻着摩打。直至去年,遇上我這個同道中人,不顧一切的拉她去參加每月一場的排球聯誼賽,便幫助她燃起心中那團火。

說起那趟重投排球懷抱的滋味,她就笑不攏嘴,「帶了一對10年無着過的排球鞋,未開波就甩底,也沒有帶護膝呢!因為它們早已給我跪着抹地用了。」雖然剛開波就烏龍百出,但這一動就讓她自覺寶刀未老,再次伸出雙手接波,舉起手猛力扣殺之後,縱使換來周身痠痛,但她卻滿足的說:「令我重拾年輕火拼的心態,感覺回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