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決之後

成啟聰 《蘋果日報》前攝影記者

記聲2013年4月號 】過去一年,「成啟聰」三個字成為了新聞搜索的關鍵詞,找到的不是他拍下的新聞照片,而是一宗普通襲擊案件的紀錄。前年1月9日,當時任職《蘋果日報》攝影記者的成啟聰在新政府總部外拍攝坐在車內、時任教育局局長的孫明揚,期間與一名保安發生肢體碰撞,其後被控普通襲擊罪,去年底被裁定罪名不成立,律政司決定提出上訴。

兩年的今天,成啟聰已經不再是攝記,戒了牛肉,午飯吃得很少,閒來做麵包、學日文、做運動。在新聞前線跑了20年,去年他決定退下火線,原因不是官司,而是感到勞累,每天在緊密的assignment和assignment之間追趕,他發現自己在工作以外拿起相機的時間愈來愈少,昔日的興趣變了重擔,他問自己,「其實離開了工作崗位,我還會不會拍照?」

悠然過了幾個月,去年9月,法庭開始審理他的案件,就在開庭前幾天,他突然決定不認罪,放棄了自簽守行為這個比較保險、不用留案底、不用坐牢,兼即時可以「case close」的方案,原因是不希望其他行家日後採訪受阻成為常態,「與其認罪,不如把事實放在公眾眼前,我們進去不是搞事,而是履行正常採訪工作。」

結果他被判無罪,律政司卻認為「裁判官的決定違悖常理」,以案件呈述方式向原訟法庭提出上訴,「他們這樣做很幼稚,整個政府上上下下都不知在幹甚麼,該做的事不做,無謂的事就全力做,是浪費納稅人金錢、浪費全部人的時間,如果我在美國,一定要告他們,要他們賠償精神損失。」

成啟聰直言對當日發生的事沒有後悔,「首先要弄清楚我們當日到政府總部的目的是甚麼,是正常採訪工作,但當局從來沒有提過採訪安排,突然『郁手郁腳』,為甚麼保安穿著制服就可以任意動武?誰賦予他動武的權力?是警方還是巿民?」

他又形容,今次不是他遇過最嚴重的衝突,過往也目擊PTU「叉頸」,記者與執法人員或保安碰撞時有發生,但通常會私下處理,不排除今次檢控有政治目的,他同意近年社會傾向把所有問題訴諸法庭,「上至特首,下至保安公司,我覺得法官也很慘,法庭變了角力場,而法律很不幸地,是誰人有錢就會贏,舊人只有坐監的份。」

他認為,保安的惡劣態度自舊政總已開始,當記者是犯人看待,「我理解他們有保安要求,但他們態度真的很差,你跟他說早晨,他說:『誰叫你來的?這裡不能拍照。』,如果政府官員真的不想人拍到,最好用塊大巾把整座政府總部密封,或者叫David Copperfield來令它隱形,就沒有人可以拍到了。」

雖然得到同業的支持,但身邊友人未必了解他的決定,「他們不知識今次檢控是一個警號,令我有點失望,他們未有切膚之痛,他們以為生活在香港可以只談風花雪月,不理政治,其實除非住在深山,現代人根本不能不理政治。」

成啟聰熱愛攝影記者工作,經歷過回歸報導,對社會發展很「肉緊」,為香港前途擔憂,「我覺得香港前途一片黑暗,像新加坡,人人以為可以安居樂業,只談經濟,其實死路一條。」話雖如此,他仍然深信自己有天會重返新聞最前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