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中計 從市建局收購橡樹街說起

麥燕庭 《記者之聲》編委會委員

記聲2013年4月號】「我們絕對無意把這位業主『擺上檯』,我覺得他的決定很英明,考慮到大局,考慮到三百戶居民的幸福,我欣賞他這個決定。…我代表市建局感謝所有業主及傳媒的支持,令香港真的出現了一次聖誕奇跡。」市區重建局主席張震遠對傳媒的感謝,讓新聞界隱隱然成了市建局「逼迫」橡樹街87號出售地鋪的「幫兇」,個別行家事後心有戚戚然,暗呼「中計」。

而更令部分行家憂慮的是,張震遠借傳媒施壓的手法頗具爭議,亦與該局議價保密的慣常做法不符,但擁有公權力的張震遠今年一月接受《明報》訪問時明言,日後如遇同樣情況,會「再做一次」。那豈非繼續利用傳媒「過橋」?

誠然,各方都會利用新聞界,記者亦沒道理有新聞不做,但如何在做新聞之餘,兼顧小業主的利益不會被龐大的公權力欺壓以致不能自由作出決定?我們更應了解箇中鋪排和如何避免被「語言藝術」誤導。

事件回放
早在張震遠和市建局高層於去年12月21日與傳媒午膳之前,《東方日報》已率先於12月18日引述消息人士報道,大角咀杉樹街∕橡樹街「需求主導」重建項目瀕臨觸礁,當中並未提及同一計劃中位於杉樹街三個地段的收購情況,單單提及橡樹街地段因地鋪業主惜售,整個計劃可能要拉倒。

既然飯局前有相關報道,其他記者自然會在飯局中追問情況,根據報章翌日報道,市建局行政總監羅義坤席間透露,該項目涉及四個地段,其中杉樹街三個地段已集齊九成業主同意收購,只欠簽署買賣合約程序;但餘下橡樹街87號地段,雖然所有住宅業主全部接受收購,但只佔72%業權,而餘下28%業權屬地舖業主,雙方價錢談不攏。

據出席飯局的行家憶述,張震遠當時沒有透露業主叫價,只是用「數以倍計」來形容,結果,香港電台網站當天下午和《星島日報》翌日均以業主要價比市建局收購建議價高「幾倍」來形容。但事實是,業主叫價比市建局建議價高頂多一倍。

多一倍是否能用「數以倍計」來形容?一般理解,「數以倍計」應是不止多於一倍,故此有行家以「幾倍」來形容。但若單以字面計,你又不能說張先生錯,是否刻意模糊,只有張先生自已才知道。但面對精通「語言藝術」的公眾人物,行家實應小心。

小心被牽著鼻子走
另外,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說法,亦很易被當事人或消息人士「引導」報道重心。例如雙方差價是因為每平方呎價有別?計算面積有分歧?抑或實際情況有異於尋常,例如地鋪有「閣樓」?只是片面地說價錢有巨額差異,便斷言業主「獅子開大口」,未免有失偏頗,但卻正中「有心者」下懷。

筆者亦曾向有關業主了解,但業主妻子仍然婉拒,放棄回應權利。據租戶母親周太表示,曾聽業主表示,雙方就鋪位的面積各執一詞,業主說有六百多呎,市建局只承認四百多呎;另外,業主所獲估價,鋪位值二千三百萬,與市建局磋商後降價至二千萬,但與市建局出價仍有距離。

至於有居民事後指出,「閣樓」亦是業主叫價較市建局出價高的原因,香港測量師學會發言人溫偉明表示,若非僭建,「閣樓」確會增加單位價值,至少樓底高已是一項加價優點,但若非法,市建局自然不會承認,另外,更會因為涉及拆除成本而令價格下調。可惜,這些問題都無法在追求速度的網絡新聞年代找到答案後才報道,但即使如此,記者是否應在報道中提出疑點,包括差價大未知是否與呎價以外的因素有關等字眼?讓受眾有「疑中留情」的空間?

橡樹街的「奇蹟」,讓記者實實在在地感受到手中鐵筆的影響力,一旦誤判,輕則如南亞海嘯「漂流鴛鴦」高忠強和妻子梁惠淇原來是濫用公援者,又或誓言回饋社會的換肝青年藍健朗被指數番欺詐,只是錯誤賺人熱淚;嚴重的,便會讓人利益受損,故此行文必須小心,千萬別抱著「你敢講,我敢寫」的人云亦云心態來當記者,否則很易會被「有心人」牽著鼻子走,有失「第四權」的職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