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員工分享成果之風 草原上吹起

曾錦雯 香港記者協會執委

記聲2013年4月號 】踏入傳媒機構年度公布薪酬及花紅的時期,早前行家熱話之一是免費報am730豪派花紅,基層員工獲發15.6個月糧,中層獲發18個月,高層22.6個月,簡直是行內「神話」,此縁於am730老闆施永青實行「三三三」哲學,即公司盈利股東分三成、員工分三成、三成留公司發展之用。《記者之聲》找來施老闆分享下他的「分錢之道」,他說希望繼於地產業後,證明於傳媒業做到也能做到與員工分享工作成果,「要證明這個方法比人強,人家(競爭者)就會跟隨你。如果草園上有一種草特別強,整整下全個草原也是這種草!」

派報「姐姐」也獲發利是獎勵

其實,除了編採部人員如記者及編輯獲發花紅外,原來am730的專欄作家,甚至是派報紙的「姐姐」都一樣有份分享公司的盈利及成果。施永青說,「要令所有員工覺是公司真正的持份者,派報員也要感到有份,做落去會有回報,就會做得落力啲!」

免費報的關鍵,是派發量,施永青說,雖然派報員姐姐不是他的直屬員工(實為發行公司的職員),但他也會向所有派報員派500元的利是,「我會同派報員去BBQ,及送玫瑰花俾佢地,好開心架。」施說,藉這些接觸機會,向派報員講下公司的諗法,如叫他們清晨時派報的技巧,「9點前,要人伸手才派,那些是真讀者;但9點後,隨著上班人流減,便要主動些派」,另該公司定期又會選出最佳派報員,為員工打打氣。

至於編輯部,施表示粗略印象中新入職的有1萬元,高級的有3萬多,也坦言曾聽過有時段該報有新入職的記者月薪只是幾千元,「跟messenger及最低工資水平差不多」。不過,他指出做記者的,如有能力「做到自己的特色,在巿場上是有價值」, 是可以爭取到好的工資。

傳媒是夕陽行業難撈?

現時,本港多間大專院校每年的新聞系畢業生,人數趨升,至今有xx人,但傳媒受到互聯網的衝擊、未找到新的收費模式之制,生意無增長,從業員爭取薪酬有良好的增幅,並不容易。施永青作為傳媒老闆,認為「有能力的記者,是可以叫到價」,例如做調查性的報道、有特長(編採能力),「而不是純粹去報一單交通意見,將屍體相片放到大大那一種」,令傳媒報道可幫讀者「多角度看事物、深入地看到表象以外的本質。」

此外,施認為,在現時社會新一代集中用電腦聯繫,少人與人溝通的能力,故「做記者的,有能力表達、有能力說明問題,將資訊傳出多廣大受眾, 這種能力是社會需要的。」施說,由於傳媒前境問題,至不少具上述能力的傳媒工作者, 流入私人企業做公關,「但係(公關)去到企業做螺絲釘,幫企業做包裝,而記者就是去揭破人家扮嘢,做開矛,轉做盾」,性質上有很大分別。

不過,施點出赤裸裸的現實是,由於收費報章銷量將會再下跌,「收費報加記者人工的能力,確實減少」,收費報面對客觀銷量無增長,只能維持現况,加薪幅度差,還會有老闆說「咪加得唔錯,唔係你去睇下《成報》」等行徑。

薪酬水平要爭取

身為老闆, 施永青早前他在自己的專欄上《打工怎能不講錢》中, 講起要釋放員工的力量, 必需要與員工分享成果。另外, 施在今次訪問中點出, 記者作為員工,也要懂得爭取,除了自身爭取薪酬水平外,員工亦有權組織起來, 成立工會爭取。
有別於本港的大量老闆聞工會色變、而本港勞工權益角色仍薄弱, 施永青表示,作為老闆他是支持員工代表在董事局有角色,他過去在中原地產,講明如員工組織有一定人數會讓代表入董事局,「員工在董事局也可有重要角色,可免機構高層在資訊及發展方面,做成壟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