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當新聞主角

仇志榮 now新聞記者

記聲2013年4月號 】香港素有「遊行之都」的稱號,幾乎每個週末週日,持不同理念市民或走到政府總部,或去到中聯辦等地方,以不同方式表達訴求。短短兩年記者生涯中,我採訪很多規模各異的遊行示威,親歷的全在和平理性氣氛下進行,與“暴力”二字扯不上任何關係,這也是港人自豪、引以為傲,和平情況至少持續到去年的倒數第二天。

  遊行示威的主角永遠是屬於表達訴求的民眾,他們勇於上街發聲,傳媒將他們的心聲廣傳,令不同階層人士認識到社會存在的不同狀況,令他們不至於被忽略,亦讓有心人關注,甚至施予援手。

  記者只是作為中間的橋樑,透過採訪請願者,運用手上的筆、錄音機、攝錄機等工具,盡力如實客觀中立,將新聞發放於文字、大氣電波及電視畫面等平台上。

  在採訪過程中,記者從來都是配角,為弱勢社群、為飽受不公義的民眾發聲,這是我們的應盡的本分,我們一直無奢望想當主角,當然,亦絕不樂見自己當成了新聞主角。

  對於「挺梁遊行」遇襲事件,有資深行家說,很久沒見到記者在遊行中成為被衝擊的對象。作為被仇視或敵視的對象,作為當事人絕對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們是需要反省。

  事發後第二天,我接受電台訪問時說,當時太「貪心」,非要向受訪者問個精闢的答案不可。回頭看,也許是高估受訪者的耐性;再者,當人群聚集後,亦應該停止採訪,避免激發他們亢奮情緒;最後,就是沒有管理好自己和攝影師拍檔的情緒,如果當時沒有繼續與遊行人士爭論,結果應不致於那麼嚴重。

  憶起事發一刻,面對遊行人士,記者只是採訪他們對社會上不同意見的看法,別無其他不當意圖,他們大可藉此機會回應,以正視聽。若果我們問得不夠好,或者受訪者聽得不夠清楚,可以要求澄清,甚至拒絕接受採訪,但絕對不是以暴力、以粗言穢語向記者報以回擊,作出如此令人髮指的行為。

  某程度上,記者的角色是代表市民發問,如果凡事以暴力對待持異見者,經傳媒廣泛報道後,社會將越來越暴戾及恐怖。我深信,絕對不是施襲者被判罰款後,接受採訪時所指 “無後悔,因為是為香港好”。

  記者採訪遭暴力打壓,即新聞自由變相被施壓,是令人傷心和擔心的。遊行演化成暴力威嚇事件,香港作為在中國國土上新聞自由相對開放的地方,我們絕對要珍惜,及在有關行為處萌芽階段時,就要極力制止。

  最後,僅以法國哲學家沃爾泰的名言共勉之:「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