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被襲 如何是好?

陳凱迎 記者

記聲2013年4月號】now記者及攝影師被挺梁人士襲擊的過程,被其他電視台攝錄全程,在真像下,打人者無從抵賴;但假若被襲時身傍無同事或行家,又該如何處理? 一旦被襲,又應有何跟進行動?

曾任香港記者協會主席的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建議,記者遇襲時除要據理力爭,要求施襲者解釋為何要使用暴力外,也要盡力找在場人士做證人,「身邊冇行家冇同事,都一定有其他人,一定要搵人幫你做證!」

她提醒,記者遇襲後,也切忌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心態,相反,被襲記者必須將事情盡快匯報公司;傳媒機構倘有員工因採訪被襲,必須要嚴正指責,「就係要有一種『搞大去』心態,等個社會知道事情嚴重性。」

律師黃國桐則認為,即使受訪人士與記者持不同意見,也絕不能「揮拳相向」,「尤其是採訪中的記者,佢托住部(攝影)機,你明知佢身份,又明知佢還唔到手。」

他指出,對正在執行採訪工作的記者使用暴力,是嚴重問題,屬於干犯「普通襲擊罪(Common Assault)」,不能以「不提證供起訴(Offer No Evidence)」了事,「法庭亦有必要借事件畀社會知道,唔可以因為意見唔聽就打人。」

黃國桐認為今次的案件判罰一千五元,判得太輕,「因為傳媒係我們要珍惜的」,又認為記者站在衝突的最前線,警員有責任保護他們。

他指出,記者作為一種專業,其供詞本身已有一定可信性,「唔一定要影到相或拍到片,先證明到自己被襲擊。」所以,他表示再有記者遇襲,即使無錄影或照片在手,都應該舉報,身邊市民也應挺身而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