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怒記者 暴力要不得

彭美芳、陳凱迎 記者

記聲2013年4月號】隨着社會矛盾日深,香港示威遊行激烈程度也在加劇,記者往往要游走在正反陣營中間,甚至夾在中間,為的是走在最前線,竭力報道真相。元旦前,「愛港力」號召的支持梁振英遊行,now兩名行家,被10多名市民圍困,攝影師被打後腦、記者被踩眼鏡。今日遇襲的他們,或許是日後的我們。學者指打記者罕見,但社會日趨激化,市民誤解記者角色,遷怒記者或成風氣。

now電視台記者仇志榮和攝影師劉家禾,去年底採訪愛港力遊行期間遇襲,劉被前記者樊自鳴敲打後腦,其後樊被罰款1500元;而仇則被扯走眼鏡,更被遊行人士踐踏,侮辱記者尊嚴。愛港力召集人「潮州辣妹」陳浄心當時表示,不清楚事件,所以不會道歉。

記者在採訪中遇襲例子過往亦有之,最常見的是遭遊行人士阻礙採訪,這也是另類的暴力。2005年12月本港發生反世貿遊行衝突,包括韓國農民及本地青年等在內的反對世界貿易組織,以及反全球化人士,在灣仔區內示威,企圖闖入會展,阻止世貿會議進行。當時前TVB記者鄺美鳳,一度被現場示威人士喝倒采,要求除下防暴頭盔。

鄺美鳳接受《記者之聲》訪問時憶述,當日公司部署採訪時已表明,為免示威期間出現暴力場面,前線採訪的記者會獲分配防暴頭盔及防毒面罩。事發於軍器廠街,她說,現場大部分記者配戴頭盔,她也按指示戴上,「我都要保護自己,直播時唔會睇到後面有冇東西突然拎過來,但間中都會除(頭盔)抖抖氣!」
  
阻礙採訪 另類暴力

起初示威人士對記者配戴頭盔反應不大,但到傍晚六點半新聞直播時,鄺美鳳先被一名外籍示威者強行入鏡,展示其訴求,阻礙她現場報道。至晚上8時直播,她再因被指於直播開始前一刻才戴上頭盔,被以港人為主的示威人士包圍,斥喝「可恥!抹黑!」等字句。

回顧此事,她的怒氣還在,因為最令她憤怒的並非被喝罵,而是被阻礙採訪,「暴力唔一定係郁手郁腳,記者有自己嘅專業,決定應該點處理同揀選報道嘅資訊,但你搶我個鏡頭,強行發放你想講嘅嘢,就係一種暴力。」

但近年發生在記者身上的暴力事件,已由騷擾直播「惡化」至推開或遮擋鏡頭,甚至出拳襲擊,鄺美鳳認為,這除與大眾對記者的尊重越來越少外,也與社會趨向單一化有關,「(社會)只有對或錯,唔可以接納其他意見,面對同自己持相反意見者,唔文明嘅人就會用呢種方法解決。」

罵不還口 打不還手  

2010年1月,反高鐵運動進入高潮,遊行人士以戲謔方式「回應」媒體。TVB記者林子豪,採訪過後的凌晨才發現自己的背包被燒,背包上膠粒裝飾燒毀。原來不少背負「CCTVB」品牌的記者、攝影師及工程師等,也曾多次被滋擾。

林子豪說,惡作劇已代替正面襲擊,例如遊行人士向地面故意倒水,弄濕正蹲下收拾器材的攝影師,又或者在採訪期間粗言穢語,令街訪片段不能用,甚至挑釁記者。他經常提醒同事:「不還口、不還手」,表明「我係嚟做嘢」,防止落入對方圈套。

誤解記者 打人罕見

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黃成榮指,現時較多市民在接受訪問時,先查問對方身份,遇到持相反意見的媒體,便會阻止採訪,而在集會行動中,參與者有「集體行為」,情緒高漲,加上遊行期間信息誤傳,會激化不合理表現。

中文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認為,近年遊行衝突增加,不過打記者情況並不常見,他指:「記者夾在中間,社會激化、多矛盾,有部份人誤解記者角色,記者問題不合被訪者心意時,就會成成遷怒對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