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陽事件敏感 問問湖南省高官

呂秉權 有線電視中國組特約記者 (筆錄:張麗珊)

[ENG] 記聲2012年10月號】記者到內地採訪,受阻撓是家常便飯,最常見的是鏡頭前被粗暴干預。然而,還有鏡頭背後甚少提及的無形施壓。

時任有線電視中國組首席記者的呂秉權,在湖南接受當地電視台訪問。(呂秉權提供)
六四民運人士李旺陽被自殺事件仍受港人關注期間,香港部分傳媒獲湖南官方邀請,於七月廿九日至八月五日往當地採訪,時任有線電視中國組首席記者的呂秉權亦參與其中,他與一眾行家有機會「訪問」湖南省省委書記周強,當然要把握機會,但爭取發問這個被指為敏感話題背後,他和行家遭層層施壓,就在關鍵一刻,陰差陽錯下成功突破限制。

 口述:有線電視中國組特約記者呂秉權
 筆錄:《記者之聲》編委會成員張麗珊

該次採訪,傳媒獲安排與湖南省省委書記周強會面,但未見其人,已三度受壓被禁止問敏感話題,第一擊是來自協辦單位《大公報》的來電要求,於是我問何謂「敏感話題」,對方竟錯說:「李羔陽。」甚麼是李羔陽?對方才更正答道:「李旺陽。」原因為何?其解釋是為了避免令有關方面尷尬。


為了確保可以參與,免打草驚蛇,我惟有含糊回應會向編輯反映,以免被對方技術性擊倒不能成行。隨後,我們陸續發現,其他隨團行家包括《南華早報》、商業電台、now及《明報》都遇上相同問題。後來我致電《南早》的行家了解,他說曾為此強烈反抗,對方一度拒絕讓其隨團,更藉詞基於人數有限而謝客。《南早》行家不甘示弱,警告這將會成為政治事件,才獲對方答允隨行。

呂秉權(左)與湖南省委書記周強(右)合照。(呂秉權提供)
到了7月29日成行當日,我們這群受邀的香港記者在深圳高鐵站候車時,榮譽團長全國政協委員張國良與《大公報》社長姜在忠,要求大家聚首聽指示,並特別點名叫我一定要來聽,接著他才首度開名說周強要求不可提敏感問題,更明言不要問李旺陽,原因第一是為免「十八大」臨近對他造成不利;第二是會對《大公報》日後帶團造成困難。

但我認為問題不在於影響他們帶的團,而是牽涉到香港人關心的事情,於是我反映說:「如果我們對廣大巿民關心的都不聞不問,自己被消音,香港人就不會再信任我們。」但對方說事情不會如此嚴重,總之不要問,待日後另覓場合再答。我當時暫且不再強撐,寧可保留實力,隨機應變。

至於第三次施壓,就在當晚到步後湖南省省委宣傳部安排的晚宴上,宣傳部長及新聞辦主任均在席間,再三提醒我們要聽從參訪團領導的說話,並說明周強給予的時間有限,所以會見傳媒期間不設提問環節,所有交流都要經由兩位榮譽團長負責,而大家所關心的問題均已反映,周強屆時會回答。直至敬酒環節,新聞辦更特別捉著我與now的記者,再度叮囑要聽領導的話。

當我與行家知道翌日的安排後,大家便聚起來商討對策,最初有不同的意見,曾有人提議將問題交給張國良,也有說見招拆招,期間也有行家表示憂慮,因為在我們這五家隨團的香港媒體當中,很多是自己請求加入採訪團的,故此有部分表示擔心提問後,接著幾天跟團會受壓。最後大家無法得出結論,我便提議,由於整個會面聲稱有一小時,大家待至大約四十分鐘時,「執生」視乎情況舉手發問。

到翌日會面,先由姜在忠作了十五分鐘的開場白,接著到周強發表講話,內容圍繞湖南的經濟、環保及法治建設及成就,為時約三十五分鐘。怎料,周強竟在距離會面終結前尚餘約十分鐘時完成講話,當時我觀察到兩位團長的反應有點慌張,或許他們沒預料到會有時間剩,他們想不到怎樣收拾殘局,互推問問題的機會但又不提問,於是提議贈送紀念品。我立即趁機舉手,禮貌地表示想問一條香港人關心的問題,期間我瞄到有人臉露不悅之色,但由於周強欣然接受提問,所以無人上前阻撓。

我於是這樣說:「香港人很關心李旺陽事件,這件事是否成為你法治湖南和政治生命中的一個污點?」說到這條敏感話題,周強非但沒有變臉,顯然有備而來,這件敏感事件發生後,他算是最高層的官方回應,就這樣呈現在熒光幕前。雖然他的答案全屬官腔,但我們也考慮到再追問的結果也一樣,所以沒有繼續進逼。

至於事後有否再受壓?不但止沒有,之前表現不悅的人還走上前特意跟我握手,並讚賞問得好,甚至說周強也答得很好,因此可令事件結案,湖南省也可藉此重新出發。不過,他們想藉此洗底的如意算盤打得響嗎?我不認同,因為他的解釋全站不住腳,無論香港人還是內地人已經表態,完全不能接受。


內地團轉由左報牽頭

以往這類安排傳媒到內地採訪的參訪團,在我記憶所及,自回歸後是由中聯辦籌辦的,但應該是2000年後吧!大概是過幾年,便轉由左派報章,包括《文匯報》、《大公報》、及《商報》輪流協辦。此一改變,令到所邀請媒體的範圍愈見縮窄。

過往中聯辦雖然所邀請的媒體都以愛國為主,但也會多開放給各類媒體,原因相信始終為官方機構,不可能做得太過分。可是,現在轉由左派報章牽頭,卻相對顯得保守,邀請的媒體較一面倒,以親中報章及刊物為主,而像我們這類被稱為「不安全」的媒體,通常只有一至兩間,甚少像這次湖南參訪團般,可以有五家「不安全」的媒體一起參與,相信這次只是把關不嚴的意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