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採訪 文字記者止步

《記者之聲》

特首梁振英(右)巡視筲箕灣巴士站,雖然現場空間廣闊,但政府只是安排聯合採訪。(明報提供)

[ENG] 記聲2012年10月號】聯合採訪(俗稱Pool)記者聽得多,但可以做Pool的只限於報館的攝影記者和電視台的攝影師,若有聯合採訪的安排,新聞處會致電報館攝影部及電視台採訪主任,通知他們安排記者前來採訪。究竟做Pool的具體運作如何,《記者之聲》訪問了一些編輯及採訪主任。

《南華早報》助理圖片編輯吳冠文表示,並不清楚政府的聯合採訪名單內有甚麼傳媒,「上次喺邊個、之前喺邊個都唔知,有時好快輪到,但有時又好耐」。過往通常是提早至少一天通知他們,但他察覺到新政府上台後,新聞處的聯合採訪通知愈來愈遲,例如下午二時的聯合採訪,甚至遲至當天早上十一時,新聞處才「嗌救命問,你們是否(有人)會來?」

吳冠文表示,印象中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巡劏房的聯合採訪就是即日才通知,遇到這些情況,他會即時向新聞主任投訴,因為未必即時安排人手採訪,新聞主任也會連忙「耍冧」。至於涉及領導人的聯合採訪,新聞處則甚麼資料也不會透露,「九龍定香港都唔講」,只有集合及結束時間。

另一種常見的情況,是官員視察後見傳媒,但只有做聯合採訪的攝影記者可以跟足全程。他表示,若遇到這些情況,即使你告訴文字記者有這些活動,文字記者也不能隨官視察,官員不會讓聯合採訪以外的記者進入範圍。

now新聞副採訪主任高志輝表示,政府要找電視台做聯合採訪,一般打電話到編採室,每次通常由不同的人接電話。他認為,新政府在這方面的採訪安排是較前特首曾蔭權年代進步,以往有新聞處拍攝片段,連聯合採訪的機會也沒有,他舉例說:「曾蔭權年代,視察跨境學童的片段是由新聞處拍攝,有時甚至連聲也mute(靜音)了,只有畫面看」,但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視察至少有聯合採訪的安排。

有聲和無聲的畫面,分別相當大了。高志輝舉例說,中國的金牌運動員訪港時,政府新聞處安排聯合採訪,若畫面沒有聲音,便不會聽到特首梁振英用「局長」稱呼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時,被中聯辦副主任李剛即場糾正的場面,李剛告訴梁振英劉鵬屬部長級官員,以部長稱呼他較恰當。

但他不滿,新聞處的安排有時太趕急,例如主要官員到海邊視察膠粒污染,新聞處只是提早一小時通知,然後叫記者到碼頭集合,有如做突發新聞般趕急,遇到這些情況他會即時向新聞主任投訴。

話你知:解構聯合採訪

礙於場地有限,有些新聞場合未必可以容納所有採訪,碰到這些情況,政府新聞處安排聯合採訪,讓一名電視台的攝影師及一名報館的攝影記者採訪,然後於活動結束後把拍攝的片段及圖片,分享給其餘的媒體。

聯合採訪有兩種不同的交通安排,遇到沒有通知地點的活動,例如內地政要來港,新聞處通常要求記者到海港政府大樓(或舊美利大廈)上專車,而本地官員的巡區通常不設專車安排,記者自行到新聞現場。

參與聯合採訪的報館攝影記者回報館後,通常會揀至少四、五張圖片,然後盡快透過電郵把圖片發給其他報館,翌日各報館只能刊出這四、五張照片。根據不成文的行規,攝影記者不能扣起好照片自己刊登,報館也不能延至深夜才發照片,要不然引起其他報館反彈及投訴。

電視台的片段傳遞較複雜,攝影師把片段傳回編採室後,電視台會把片段給香港電台,然後透過港台把片段發給其餘的電子媒體,確保各電視台同一時間收到片段後才開始作剪接,確保做聯合採訪的傳媒不會佔時間上的優勢。


表: 新政府由七月至九月初安排的聯合採訪
日期
活動
參與聯合採訪的傳媒(攝影師)
7月1日
國家主席會見行政長官
不詳

國家主席會見第四屆行政、立法及司法機構負責人
不詳
7月9
行政長官訪大埔區
無線、經濟
7月12
行政長官參觀海洋公園
鳯凰、東方
7月24
行政長官視察颱風後情況
有線
7月26
政務司司長與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到訪食物銀行
亞視、經濟
7月27
政務司司長到訪兩間公立醫院(兩次聯合採訪)
蘋果、無線、鳳凰、東方
7月31日
行政長官參與八一建軍節活動
now、星島
8月1
政務司司長到訪天水圍
有線、南早
8月2
政務司司長及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訪油麻地
亞視、經濟
8月3日
行政長官禮賓府舉行答謝會
now、新報
8月5日
行政長官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視訪筲箕灣視察長者交通優惠落實情況
無線、明報
8月6日
環境局局長巡視深灣
經濟、有線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巡視馬灣魚排
蘋果、鳳凰

食環署於牛頭角市場檢驗魚
亞視、東方
8月8日
政務司司長視察芝麻灣
不詳
8月9
政務司司長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探訪位於調景嶺的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
無線、星島
8月10
天宮一號與神舟九號載人交會對接任務代表團抵達香港國際機場
鳳凰、經濟

行政長官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和天宮一號與神舟九號載人交會對接任務代表團會面
有線、明報、美聯社
8月12
天宮一號與神舟九號載人交會對接任務代表團早上到山頂遊覽
亞視、蘋果
8月13
天宮一號與神舟九號載人交會對接任務代表團今早上乘船遊覽維多利亞港
now、東方

天宮一號與神舟九號載人交會對接任務代表團下午到禮賓府出席歡送儀式
無線、新報
8月14
行政長官到訪位於灣仔鄧肇堅醫院社區日間醫療中心的香港防癆會中醫診所暨香港大學中醫臨床教研中心
鳳凰、南早
8月16日
政務司司長前往深水埗區,探訪居於板間房的基層市民,了解他們的生活處境
有線、東方
8月20日
政務司司長主持「展城館」開幕典禮後的參觀情況
亞視、經濟
8月21
行政長官視察一條鄰近東邊街的行人天橋
now、星島
8月22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到訪本地雞場及醫院管理局傳染病中心
不詳
8月23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到紅磡區視察無障礙通道及設施改善工程
鳯凰、蘋果
8月24
行政長官到落馬洲管制站視察管制站過境設施
有線、南早

行政長官與倫敦奧運會內地金牌運動員代表團會面
亞視、東方、美聯社
8月27
政務司司長到訪位於石硤尾大坑東邨的香港單親協會
now、新報
8月29
政務司司長到訪香港融樂會
無線、星島
8月30
政務司司長到訪協康會王石崇傑紀念中心
亞視、南早
9月3
教育局局長到羅湖和落馬洲支線口岸,視察跨境學童過關及保姆車服務情況
鳳凰、經濟
9月6
行政長官視察啟德新郵輪碼頭大樓
有線、經濟
9月8
保安局局長到訪羅湖口岸
now、東方


2 則留言:

city 說...

thanks for share........

周丹琇 說...

我去隆乳後,長了腫瘤,得了乳癌,政府還幫助犯嫌要殺我滅口
全國警察及檢察官結夥幫助犯嫌對我強盜,擄人勒贖故意殺人及犯罪,並要殺我滅口
(警察及檢察官及犯嫌還找人把我網路的求救文章刪除,妨害我救救)

我快被犯嫌殺死了(全國警察及檢察官幫助犯嫌一再對我犯罪,並一再隱匿犯罪,食髓知味,不但未給我公道,還助犯嫌下毒殺我,我快被犯嫌殺死了.犯嫌,警察及檢察官裏應外合,對我強盜,犯罪,我只是平常百姓,無力抗拒,全國警察及檢察官,幫犯嫌犯完罪後,現在要殺我滅口,我快被犯嫌殺死了)
一.警察及檢察官幫助犯嫌,犯嫌是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73之2號3樓藝術整形診所吳武璋醫生及賣藥的廠商及審計部審計長林慶隆及台北市中正一分局交通組林俊燁及新北市淡水分局中山路派出所臂章14167員警及台北市停車管理處處長及會計室人員及桃園蘆竹鄉公所鄉長褚春來及會計室趙翊婷及顏毓芬及台北市敦化南路派出所臂章4100及4284員警及新北市淡水中正路派出所臂章14152與14088員警對我犯罪,全國警察及檢察官幫助犯罪.我快被殺死了.
二.犯嫌下 毒使我得癌症,要殺死我.我快被殺死了.我去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73之2號3樓藝術整形診所吳武璋醫生那邊整形,整形後長硬塊,經檢查是乳癌.我快被犯嫌及政府殺死了.犯嫌還強盜我的錢,讓我二十多天沒錢吃飯,及沒錢就醫.,犯嫌毆打我及綁架我..民國九十多年我住台北縣新莊時,犯嫌就曾下毒要殺我,當時讓我不定時產生幻覺,有時甚至幻覺活在草地中.(而草地中根本在我的腦筋中是沒有車子的,我可能隨時會被撞死,而且當時連人與物都不認識,甚至連上廁所都不會).警察不但未依警察法防止危害,甚至讓犯嫌一再對我犯罪,甚至下毒殺我使我得癌症到達快死亡的地步. 公道何在.他們甚至,把我錢強盜光了,不但我沒錢生活,而且沒錢治療, 甚至還讓我整個胸部潰爛,必須每天換藥,而我根本沒錢買紗布換藥,醫生還叫我請看護,我都沒錢付掛號費,沒錢搭公車,怎麼會有錢去治療及請看護.我兒子生活費及註冊也沒有錢.我的錢被全國的警察及檢察官及犯嫌強盜光了.我快被犯嫌殺死了.台灣平均女性存活年齡為八十三歲,而我還不到四十七歲. 警方及檢方及法官及政府人員,還會教嗦記者故意不要報導,並且用各種方法,教嗦別人把我網路寫的求救信刪掉.(他們不想讓全國民眾知道政府正在強盜殺人,他們想達到殺人既遂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