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協晤林鄭 促訂資訊自由法

麥燕庭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

記協代表八月下旬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右二)會面,要求政府立資訊自由法。(政府新聞處提供)
記聲2012年10月號】行政長官梁振英上任不足兩個月,一些新聞發布手法似有技術性玩弄業界之嫌,惹來同業不滿,似乎印證了同業在本會四月調查中所表達的憂慮:六成人認為在梁振英治下,新聞自由將會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原因之一是新政府會加強箝制傳媒。

本會為此約見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三名與會執委既表達對新情況的關注,亦希望政府從根本解決問題 – 訂定資訊自由法,保障市民知情權。

在8月22日的會議上,本人首先指出,實行了二十七年的《公開資料守則》,問題多多,申訴專員在2009年已向立法會指出,資訊自由法是開放政府的重要元素,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2011年通過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九條有關表達自由的意見中亦訂明,國家須立法保障市民可以獲取資訊的程序,例如訂定資訊自由法。至今有近七十個國家就此訂定法例,號稱開放的香港實在沒道理仍未立法。

林鄭:政府沒立場 向CY了解

外國經驗證明,資訊自由法是推行民主所必須的,因為民主建基於政府在政策制訂過程中已通告市民,讓市民參與討論,從而獲得共識,若沒有資訊自由法,市民根本無從參與。若政府能開誠布公,亦能獲取市民支持政策,減少誤解和不滿。

對政府而言,資訊自由法亦可令官員制訂政策時更客觀和合理,因為他們知道,有關決定和過程最終會被公開,施政因而獲得改善。

對市民而言,資訊自由法亦能確保他們能享有更多其他的經濟和政治權利,例如美國新聞工作者便是利用有關法例暴露政府非法監視和施行酷刑;印度亦因此令供應商沒有把政府資助的食物送到窮人手中一事曝光,使政府改善分配制度。回首看香港,若香港已訂定相關法例,國民教育獨立成科的討論可能更早讓市民獲悉,未必發展至現今社會撕裂的情況。

林鄭月娥表示,政府對是否訂定資訊自由法並無立場,會認真研究,包括向已簽署記協約章、承諾積極推動制訂資訊自由法的梁振英了解,處理此事的輕重緩急。

記協期望梁振英對簽署的約章莫失莫忘,儘快為建設開放社會、保障市民資訊自由邁開大步,向外界顯示他對自由的珍視。這點尤為重要,因梁振英班子上場不足兩個月,便予人耍手段操控傳媒的感覺。

聯合採訪大增 質疑改傳媒政策

記協統計顯示,今年七月三日至八月十七日期間,新政府沒有安排傳媒採訪而事後發出「鱔稿」、「鱔片」的場次有二十四項,當中特首佔七項,作為政府第二號人物的林鄭月娥佔九項。林太在會上解釋,有關活動並非官式活動,「只是一個官員的活動」,有些活動「是探訪,不是區訪」,故此沒有安排採訪;至於特首一些交流意見的圓桌會議,一旦自由採訪,便會變成論壇。

記協對這解釋不敢苟同,正所謂「高官無私事」,特首或問責官員既然耗費公帑,履行公務,又怎會是私事或「一名官員的活動」!

另方面,有關傳媒被通知做聯合採訪(POOL)的次數亦大增,新政府上任個半月內便有二十二次。執委岑倚蘭在會上指出,聯合採訪應只在環境限制下進行,但現時不少是沒必要的,例如特首到空曠的巴士站了解長者二元乘車優惠的落實情況、巡視天橋等,根本毋須以集體採訪代替自由開放的採訪,這是明顯的倒退。她更質疑新政府是否改變了媒體採訪安排的準則。

林太強調,政府沒有改變對傳媒的政策,只會誠摯地加強雙方的溝通,盡量開誠布公。她指出,出任發展局長期間,一次「吹風會」也沒有進行過,她期望能將這種尊重新聞界採訪的經驗,帶到現時的崗位上。她表示,帶領局長召開了兩次記者會;又在上任後的六、七個星期內,站著簡單回應傳媒逾九十次,比上屆同期多三十次。

政總通道安排小修小補

不過,眾所周知,內容比次數更重要,記協不希望當局以技術性手段操控傳媒,否則只會令政府與傳媒的關係惡化。記協期望,日後特首或問責官員即使安排集體採訪,亦應在同一行程中安排一次自由採訪,讓記者提問。

此外,記協反映傳媒不能使用政府總部穿梭東西翼的職員通道的問題,指現時要取道迂迴曲折、須推開約十道大門的「後門」通道,對記者工作造成不便。行政署會後補充,正考慮將記者通道的木門改為自動門,以免經常要推著大型器材進出的記者用手推門。但記協認為,開放現時的職員通道予傳媒使用更為實際、方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