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記者也反國教

[ENG]

黃景怡 《明報週刊》記者

今年暑假外加了幾項「特備節目」,由七一遊行要求徹查李旺陽死因,到729反國民教育,以至九月一日的公民教育開學禮,我們一家五口「傾巢而出」,歲半大的老三算是最厲害,七一才是首次上街,怎料短短兩個月便出動了三次。

帶三個孩子上街難度之高是難以想像,全家之所以這麼投入,確是感到事情「殺到埋身」。大女兒Abbie升讀小二,讀的正是官立小學,教育局的政策直達學校,讀著那本對共產黨歌功頌德的教材,再看看課程指引要給學生的愛國指數打分,不能寄望學校了,只能以上街爭取全面撤回。

《明報週刊》資深記者黃景怡與她的兩個女兒Abbie、Ashley及兒子Amos。
(作者提供)
我中一至中七都有修讀中國歷史,對國家的感情是從不同的歷史事件中一點一滴累積得來,絕不是因為神七神九、中國運動員取得奧運金牌而來,偏偏過去一年,在不同科目上,全方位以這些歌功頌德來向Abbie灌輸「中國人的驕傲」這身分認同,中心確是捏了一把冷汗。

記者被形容為走在社會的最前線,那究竟其他當記者的爸媽,又怎看國民教育科呢?原來他們有的信自己,有的信老師,有的信孩子,有些則跟我一樣,對政府採取不信任態度。


黃偉超 《經濟日報》港聞版副採訪主任

「我沉默,但我不是支持吳克儉!」黃偉超強調說。整個暑假鬧得熱哄哄的反國民教育科的活動,黃偉超有留意但沒有主動的參與,主要是認為身為傳媒工作者,不希望牽涉到一宗正在發生的新聞中。

《經濟日報》港聞版副採訪主任黃偉超一家三口。(受訪者提供)
囝囝Jackman今個學期便升讀K3,正是選小學的重要階段,不過黃偉超坦言選校仍以學校的質素為大前題,學校開學後是否推行國民教育科反而是次要,因他深信教育不只在學校發生,現在資訊發達,學生可以在課室以外吸收知識,而家長平日對孩子的教育亦很重要,例如多些留意學校的教材,發現有跟他認知不同的便會跟孩子討論、跟他們分享一些大事大非的問題以補學校的不足。

不過,他笑指囝囝現在未讀小學,不敢講實際情況會是如何,密切留意學校的教材是他的策略。

黃偉超不會主動教孩子愛國,但支持學生修讀中國歷史,「要先了解中國幾千年發展,才能談得上自豪還是憎恨……希望會有一條由他自己判斷的路,我只會在旁邊協助」,他只希望孩子不偏聽,有機會接觸國家的好與壞。
《EJ Insight》高級記者鮑永健與兩個女兒Lilian及Louise。
(受訪者提供)


鮑永健 《EJ Insight》高級記者

同樣在開學後要替大女Lilian選小學的鮑永健,反對政府推行國民教育科,家長關注組發起的729遊行,他們一家四口一起上街表態。

「家長對洗腦教育根本防不勝防,例如小朋友入了camp,根本不知道大人向他們灌輸的是甚麼,家長可以怎樣糾正?」鮑永健認為,「不希望小朋友有這種思想,便無謂放他們在那裡,否則後果是要自己承受。」


鮑永健認為政府硬推這科已是趨勢,如果關注組再號召上街他也會響應,並會接受罷課罷考的抗爭方法,即使小朋友在該科「捧蛋」也不介意,他明白屆時承受壓力的可能是小朋友,不過在沒有選擇下這是唯一的消極做法。


雷日昇 報館首席攝影記者

報館首席攝影記者雷日昇與兒子Owen。(受訪者提供)
雷日昇升讀中三的兒子Owen,其就讀的培正中學校長高調的宣布,表示希望跟小學同步盡快推展國民教育科,不過做父親的沒有太多的擔心,因為學校以往向學生介紹國情,也有正反兩面,每年的六四以至李旺陽死亡的事件,老師也有跟學生討論,給學生就事件自行作出判斷。

「如果由小一單方面灌輸可能有問題,但小朋友已經中三,他會自己思考。」除了相信學校及兒子,雷日昇亦相信自己及校友:「我會睇學校的教材,而且校友會監管。」

雷日昇坦言只要課程內容夠全面,他不太反對推行國民教育科,認為知道中國的國情也很重要,工作上他有見過大學生參加交流後對中國認識加深了,這是件好事,不過他強調必須不是單方面的灌輸或強逼的學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