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汗有淚的九月天

周婷 《明報》記者

9月1 日「公民教育開學禮」, 與會者穿上「家長組」的Tee (Alex Chow攝)


[ENG]
記聲2012年10月號】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在暑假末至開學初發起一場反國民教育科「佔領政總」行動,將本來連花槽邊位幾乎都不可以「挨」的政府總部,一下子變成人人皆可站、可坐、可唱歌、可演講、可辦開學禮、可塞爆十二萬人、可愛又充滿汗淚的「公民廣場」。

老實說,甫開始學民發出採訪通知預告佔領行動,我立刻想到的當初到訪政總,保安叔叔要求行家別坐在花槽旁、無奈「執正來做」的神色,從沒認真想過學民會成功,(相信有好些行家跟我想法雷同)。因此,當親眼看着學生順利地將帳篷、營幕搬進政總,我的驚喜是難以用語言形容的。

正如佔領行動本身令人又驚又喜,佔領的十天九夜期間,行家同樣「鑊鑊新鮮」,兼且「冷暖自知」。猶記得佔領初期,天氣時晴時雨,如學民第一晚過夜便遇上雷雨連連;第二天往採訪絕食三子時剛好停雨,甫踩進帳篷、不知誰動了支架一下,篷頂上儲了一夜的雨水立時一傾而下,站在底下的我「食到應」,半邊身濕透(累了一通宵的學民見我狼狽相,笑得很高興)。

又例如正午時份暑熱難耐,東座大堂「半開掩」輸出冷氣的自動門口,成了行家愛聚集之地;後來該區劃作了記者區、旁邊就是絕食區,我們就更加因利成便,沒動靜時盡往自動門口或站或坐著稍息。

政總成了「公民廣場」後,沒有一秒是沒記者在場的,除了來聲援運動的市民外,每天總會有持不同意見的訪客,有人追著學民義工罵、有人穿著奇裝異服來示威、有人甚至衝上台搶麥克風。總之不論哪處起哄了、出動靜了,行家就像一群蜜蜂「嬲」到聲音來源處,當發現是瞎起哄,蜜蜂又迅速散開,四處尋覓有趣人事物,周而復始,每天總要重演兩三回。

作為教育新聞記者,撇除國教本身的議題,佔領政總於我有另一番深刻意義:「公民廣場」把我常見的、不常見的、很久沒聯絡的、甚至是本來不認識的友人們,聚到這個熱辣辣的地方,日夕聚首。平日難相約的友好們,見得著的一律簡單點頭示好、有時間就停下來聊聊天;見不著的也從Facebook、手機短訊知道,我身處的廣場有過他/她的足跡。

佔領行動完結,政總的花槽邊再度回復不可「挨」的狀態,莫說唱歌、演講,試圖企上旗桿位置也許會馬上被捕。但我相信,曾來過「公民廣場」的每一位,都不會忘記2012年熱辣辣的九月天,曾經有十二萬港人,為了一個共同的理念,如此團結、如此可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