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記者在廣場

曾錦雯 記者之聲編委

9月1日「公民教育開學禮」,與會者面向政府總部做「交差」手勢。  ( Alex Lee攝)
[ENG]【記聲2012年10月號】在反國民教育科採訪中,一眾行家不難留意到在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的負責人,都是一些似曾相識的臉孔,但他們不是曾採訪的對象或社運人士,而是過往與大家並肩作戰,曾經一起在新聞戰線上打併的同路人,即是「前行家」。

在今年暑假這場波瀾壯闊的運動中,他們一個又一個站出來,為下一代及社會未來展發聲,過程中亦運用了他們在當記者跑新聞累積經驗,與政府角力,透過傳媒明晰具體地表達家長的心聲,成就了這場港人顧盼自豪的運動。記者之聲今期訪問了關注組的發言人、曾經跑政治新聞多年的陳廣慧(Gloria),回看這班前記者在廣場,以及這個社會議的推動角色及特點 。

------------

中文大學新聞系畢業後,Gloria於97年加入《蘋果日報》,採訪政治新聞,見證董建華年代的政治漩渦,03年的二十三條的立法及大遊行,至董生管治最後一年,即2004年決定退下火線,加入NGO無國界醫生工作,後誕下麟兒,至反國教科前夕剛誕下小女兒,她剛巧正值放產假「湊女」期間 。

Gloria回想,7月中留意到一群家長在網上自發組成關注組時,見該組要人幫手便加入,「當時諗住幫手整埋吓文件,貼下信封」而矣,未料一開始不能自拔,由於有記者及NGO經驗,自自然然分工做了傳媒聯絡的角色 ,終經歷了邊開會邊換片、餵奶的瘋狂日子 。

其實,家長關注組中不少核心成員均為前記者,較為人所知是前《明報》及《壹周刊》記者的中大新聞系老師陳惜姿,曾任《經濟日報》攝記、現為執業大律師的梁少玲,曾在《星島日報》及港台工作的全職媽媽黎佩盈,現為自由撰稿人的記者蘇美智 ,及其曾任記者、現職地球之友的丈夫朱漢強等等,為數不少,未能盡錄。

在成員的上述背境及專長下,家長關注組在推動反國教科的活動時,自然對文宣以及傳播上會下功夫。筆者接觸不少有份採訪此新聞的現職行家,也坦言佩服家長組文宣的多樣化,尤其貼合傳媒需要的安排。

就筆者留意家長關注組內的文宣工作,分工清晰,Gloria笑言,其實該組運作並非如外界所想的詳細規劃,只是當一個又一個巨浪淹來,各人自動走位的分工安排 。概括而言,組中有人專責制定行動的策略部署,有人專門做指定大項目如 7.29大遊行及9.1「良心話事守護孩子」的政總大集會及嘉年華,另有人專責負責管理社交網絡如facebook群組,再配合下列安排,令運動達致成功:

市民帶同年幼子女遊行反國民教育科, 主舉單位稱, 參與人數達9萬人。 (照片由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提供)
市民帶同年幼子女遊行反國民教育科,
 主舉單位稱,參與人數達9萬人。 (照
片由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提供)
1. 配合傳媒採訪需要 拍照位及主題道具

家長關注組的行動及記者會,都會有醒目的主題及介紹。由於核心成員記者經驗,明白記者要什麼,Gloria說:「例如大家在籌備記招時,都會諗埋photocall位,要有圖案及道具,我們每個記招都有一個新的配件, 例如早期有反洗腦貼紙,親子遊行手冊,以至後期的國教版圖,每一項要想有那些拍照位,否則張新聞相影出來好寡 。」凡此希望令看新聞的巿民,更易留意及了解事件。此外,無論是記者會,以至開學禮當晚的音樂舞台,家長組預留「影相時間」,確保攝影記者有足夠時間拍攝活動。

2. 捕捉時機

在反國教科運動中,時常可見每當事態有新發展,家長關注組都趕及適時回應,而遊行集會活動中亦有清晰「扑咪」發言位 ,這也與家長組掌握傳媒運作而能作適時回應有關,例如在由朝到晚的新政總集會,Gloria說,「為令行家容易掌握當日形勢,我們在每朝早上10時半有briefing簡報,告知在場記者知今日有什麼事情及重點,定調後,那午間新聞便可以用到。」

3. 善用社交網絡facebook

社交網絡在今次反國教科運動,扮演重要角色,而家長關注組透過facebook的社交群組,向關心事件的家長收集意見,並發布最近動態,令前線採訪記者只要留意該群組,便可追蹤及地掌握最新動態 。在家長關注組除了在此發出的最新的活動消息,亦貼上遊行路線手冊,政總的開學禮嘉年華平面圖及rundown流程,十分多樣化 。

除facebook群組,家長組關注組成員亦爆發小宇宙,相約到多位名人家長,拍短片講他們反國教的原因。 Gloria回想,事縁只因初期關注組與學民思潮在中環華人行收集簽名,大家想起只得惜姿及之鋒「唔sell」, 有人忽發奇想諗起找明星站台,以爭取傳媒關注,結果後來成功找來藝人黃耀明「明哥」拍片講反國教科想法,搵下搵下,加上成員當中又有不少專業製作人及新聞系學生的幫助,造就了其後馬詩慧及森美等的專業級數短片,並於網上發布廣傳,以爭取更多巿民支持。

4.拉闊舞台 令更多巿民認識

如說推動社會議題而言,筆者見家長關注組沒有傳統NGO的包袱,不會只限於相關組織及有心人群內的推廣,而是出盡法寶,去令最多的巿民可解國教科事件,故該組希望打入「師奶」群,爭取在午間婦女及娛樂節目中現身解說,Gloria表示:「我們去找不同的娛樂台及婦女節目,希望可以我們的聲音透過電視節目入到屋」,終成功爭取現身有線娛樂新聞台的節目,分享他們的信念及行動理由。

5.與政府的談判及對策

其實,除了上述為的宣傳方法外,在關鍵時刻如爭取政府撤回國教科的策略部署,談判技巧,這群前記者亦深明此道,「政府會玩PR,我們內部會討論如何打攻防戰,相關策略。」Gloria回想,在7.29大遊行前一天 ,一直迴避家長關注組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突說可會晤商談,該組也明知是「降溫騷」,故研究如可在不推卻情况下,出席會晤堅持立場,終亦在談不攏破裂下提早離場。

再者,政府近年流行off record吹風會,向傳媒講政府的考慮,Gloria坦言,家長們考慮行動透明度的重要性,故在政府給傳媒大搞briefing 之際,家長組經討論後,亦決定不作這類小圍briefing安排,而是採開放互動的態度,將立場告之於各傳媒及公眾。

訪問尾聲,Gloria苦笑謂,參與活動後無論屋苑保安到做facial的美容人員,都知道她是誰,也會慰問她及提起她這個忙碌的暑假。 其實任何做過記者的都會明白,成為傳媒焦點要承受那份於鎂光燈下的強力(或壓力)並不容易,沒有記者(前記者)會想自已成為新聞主角 。 然而,時勢迫他們走上舞台,不約而同站出來,用一分己力 ,將在傳媒工作累積的經驗,為他們的子女、香港的下一代,以及社會做一點應做的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