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生仔潮:巧遇那龍

何美華 iMoney執行主編

[ENG] 記聲2012年7月號】政府估計今年龍年bb將突破十萬大關,記協來電著我今期寫一個有關多名記者生龍仔龍女的專題文章,麥姐說我為人母親,寫得應該有感覺啲。

四年前我懷了長子,曾共事多年的行家知道後瞪著眼跟我說:「從來無諗過Mian會生孩子!」或許記者形象總是單身不顧家,更何況當母親。我當年在《明報》工作,做了近十年,女同事懷孕或男同事當爸爸,在這報館比百年一遇旱災更罕有,不少上司也是「無孩一族」,彷彿記者便是不結婚或沒有孩子的代號,那時又覺得天天面對社會黑暗問題,哪來勇氣組織家庭,寧可晚晚到銅鑼灣通宵達旦宵夜,花光春青歲月。

筆者的兒子奕童和奕行,分別三歲半及八個
月大,圖為八個月大的幼子奕行。
數年前離開《明報》,轉做財經雜誌,工作時間及步伐較昔日更能掌握,人生也進入不同階段,結婚後決定生孩子,結果長子與弟弟也在我任職雜誌時出生,由昔日單身獨居變四口之家,這變化連自己也沒想過。說來巧合,《iMoney》開刊近五年,加埋我共兩位男同事和三位女同事當父母,後來清一色生了七個男寶寶。同事說笑,我們登招聘廣告,大可以加入「包生仔」一欄。

記者好龍?有咁啱得咁橋啫!

努力維持當傳媒人的拼勁工作,又要悉心建立一個家庭,看來這風氣也吹到各大報館及電視台,今年不少行家也會驚嘆:「身邊真係好多人生仔!」究竟是什麼驅使工作日夜顛倒,無時無候的記者,想起組織家庭?為什麼不約而同也選擇龍年這旺季生孩子?其實我訪問多位龍爸龍媽記者後,沒有一人話為了龍年生孩子,個個都話有咁啱得咁橋,更多是耍手擰頭說,「我都唔想龍年生呀,唔想同人爭資源爭學位嘛!」但生命便是這麼奇妙,話來便來,總令父母意外驚喜。

但跟記者爸媽細談後,以為輕輕鬆鬆的一個題目,背後卻是一個關乎人生抉擇的重大問題,究竟熱愛的工作與家庭,兩者是否不能並存?一個老掉牙卻又異常重要的辯題。有行家決定暫時放下熱愛多年的採訪工作;也有決定放慢衝鋒陷陣的步伐,為孩子與工作,找個平衡點。


有線新聞中國組首席記者 呂秉權:我必定會重返記者崗位

訪問呂秉權時,初生女兒只有三周大,這位熱愛跑中國新聞,常揭發內地不公平不公義的記者爸爸,早已為女兒改好名字──呂彥妤,做個有才德的女強人女君子,「我對她的期望,是守正道,對社會有責任感」,呂秉權以一貫的沉厚聲音認真地說。

兩年多前,呂秉權的兒子彥君出生,為這家庭帶來改變。但首名孩子的來臨,仍容許這個熱心國情的記者,守著前線工作,「幸得公司作配合,以往可能要長期駐京,現在平均一年約兩個月左右在內地工作」。

呂秉權與大仔彥君與初生女兒彥妤,爸爸的心願是希
望一對子女同是守正道、對社會有責任的君子。
多一名孩子一直是兩夫婦的心願,結果女兒今年降臨,也令這名記者爸爸作出了重大改變。呂秉權認為這一刻家庭需要他多一點,加上不能沒完沒了要求公司遷就,對其他同事也不公平,最後決定由九月起在浸會大學教書,在「有線」改為特約記者身份,只會偶然做一些專題採訪。另外,他又會多開另一條戰線,在報章撰文評論中國時事,「他希望這既可增加給家庭的時間,但又不會斷絕了自己當記者天職的路」。

但呂秉權很確定這安排只是階段性,當家庭各人安定下來,小朋友陸續上學後,他必會重返記者崗位。「我怎樣也會出來再跑,當記者是我的天職。內地要進步,也是靠社會上的人一點一滴的努力累積下來。」


《蘋果日報》港聞組記者 張文傑 :不要做怪獸爸爸

「從來無人知道蘋果是有丈夫待產假三天的,我是開報以來,港聞版第一個申請呢!」走勞工線的張文傑,每天為工人工資福利報道,卻不知自己在公司享有侍產假的福利,當他知道有三天假後,不禁喜出望外,這可是《蘋果》港聞版「第一位爸爸」。

張文傑是「蘋果」港聞版第一個取侍產假的男同事。
張文傑當記者近十年,在《蘋果》工作四年,一直跑港聞,每天看著社會慘劇意外不平事,對生孩子這回事,是抱著一半一半的心情,「可能我們這行看得負面新聞多,不太熱衷生孩子,好像好好地一個少年人,也會無端端自殺,但當然想到,生孩子也有可愛一面,在一半一半心情下,便順其自然」,結果自自然然下,龍寶寶便降臨到這位《蘋果》記者家庭。

孩子名字仍在構思中:「我們也傾向改一些正面訊息的,有明天會更好,明白事理之類的意思,公司咁多才子,我會徵詢佢地意見,哈哈。」聽文傑爽朗的笑聲,這位應是開朗的父親,相信孩子也遺傳了父親的開朗與正面。

BB會在八月出生,寶寶的日用品,做爸爸的早已張羅,他選擇盡量用「二手」,不浪費物資。除了日用品,記者爸爸更早要安排的是如何改變作息時間,以配合新生命來臨,「你知做我們這行,每晚不到凌晨兩點也不會瞓覺,所以我應該可幫手餵夜奶。但我們每天最早十點才起床,現已諗定日後縮短睡眠時間,提早起床。唉,我知其實又好難!」未做爸爸,心情已矛盾重重。

矛盾心情不止於此,問他最關心什麼,文傑第一時間答如何提防自己變了一名怪獸家長,「聽人說大著肚便要搵學校,又話要考名校。」筆者告訴文傑,兒子也是在家附近一間普通幼稚園就讀,也開心愉快,文傑如得到知音人,「係啦係啦,我就係想簡簡單單,我覺得當記者的,想法也是正常啲!」臨掛線時,他不忘再問筆者一句:「唔讀名校,讀普通學校都架啦,係咪呀?」


有線新聞首席記者 許秋霞:好想帶BB去「六四 」

父母均為傳媒人,許秋霞坐月期間,很有衝動
帶只有出生十天的BB女往「六四」燭光晚會。
打電話給許秋霞約訪問,這位新手媽媽仍在「坐月」中,平日為大新聞左飛右撲的女記者,這刻也得乖乖待在家中,每兩個小時餵初生小B女一次,我們甫打開話題,便禁不住要分享湊B心得。

生了個小龍女,許秋霞與同是傳媒人的丈夫羅振邦,也是沒有刻意安排,上天便給他們一個7.8磅重的小龍女,「其實我們倒想避開龍年生,咁大競爭!」許秋霞是個靜極思動的媽媽,她說過去多年每逢「六四」必定要到現場採訪,今年卻在家中坐月,今年「六四」那天,BB女才出生十天,她說看著電視報道,實在很有衝動抱埋個B去維園參加燭光晚會。

至於上班後如何平衡工作與陪伴孩子的時間,這可是不少記者媽媽常掙扎不已的關口,這位新手媽媽坦言仍在摸索中,也會好好思索往下的路要如何走。

「我個desk有兩個媽媽,一個生了孩子後決定離開,做個全職母親,另一個生了兩個孩子,但工作與家庭時間分配得好好,工作時一樣拼勁,但也堅守準時收工回家陪孩子」,自己最後會是如何的光景?現時只管忙著照顧小粉團的記者媽媽說:「唯有走著瞧。」
 

《明報》副總編輯 劉頌陽:十八年,是時候改變一下生活模式 

認識Dominic十多年,他是個很有規律又捱得苦的記者及上司,他出名勤力盡責,在《明報》十多年的日子裡,他每天工作十二小時以上,長年累月可以毫不動容,或許頭髮少了幾根,眉頭緊皺時間多了,但他總堅持下去,我對他的韌力是相當佩服。

十八年天天捱到出煙的日子,因為小生命的來臨,劉頌陽宣布會作出改變,「是時候改變十八年來一式一樣的生活了。」

那麼又是什麼令一個人決定改變十八年的生活模式?劉頌陽是虔誠天主教徒,他說:「這是上天送給我們的禮物,佢送俾我地咪要囉,沒有特別計劃,一切也是順其自然。」

雖然說一切順其自然發生,但《明報》工作出名工時長,劉頌陽的太太Gloria也是《明報》港聞版同事,他說日後的照顧也得作特別安排,「我想日後我會返工晚一點,因為無論返早或返晏,其實最後也是很晚才收工」。這位採訪部話事人說要從此放手一點,可算是同事們的「喜訊」?劉頌陽笑說,:「其實我現在都好 hands off 了。」


now新聞台採訪主任 陳凱欣:彈性工時 最啱記者

今年母親節,陳凱欣與丈夫邱文華,一家三口
與肚內的BB合照。
找上陳凱欣那天,原來正值她預產期前一天,第二任媽媽正忐忑不安,不知BB女何時要出來這個世界。「醫生話我隨時生得,現在天天留在家中等」,背後傳來快三歲大的兒子日希叫聲,所以行家們看到這篇文章時,凱欣的BB女經已出生了。

陳凱欣跑醫療新聞多年,特別著緊要做一個健康的孕婦,所以選擇今年生B,不為龍年,只因不想當個高齡孕婦。「我都唔怕透露自己年齡,十一月我便三十五歲,大家知道三十五歲便是高齡產婦,要檢驗的事項特別多,我想在最健康的情況下懷有孩子。」結果在大仔滿兩歲後她便計劃生第二個,趕及變高齡產婦前再做媽媽。

人人說做記者工作時間長,難做個照顧小朋友的好爸媽,但陳凱欣則認為記者的彈性工作時間,反而是當父母的最佳條件,當然要得公司的體諒與配合。

例如懷孕期間,公司同意讓她 home office,搞好電腦系統,讓她安在家中寫稿改稿;又例如大兒子出世後,公司配合讓她可在上司房或剪片房泵母乳,令她上班後兒子可繼續享受母乳的好處。做電視台多是早上九時上班,但公司又讓她早上帶兒子上學後才上班,「記者的不規律工時,可能是苦處,但也可以很正面,所以我當了母親後,從來沒有想過轉行。」


部分傳媒龍爸龍媽

張文傑《蘋果日報》/八月出生/B仔
陳凱欣《now》/六月出生/B女
呂秉權(有線)、太太Emily Ip/五月底/B女呂彥妤
羅振邦(鳳凰)、許秋霞(有線)/五月底/B女羅康喬
劉頌陽、陳佩儀《明報》/五月中/ B仔
李卓敏(亞視)/二月中/B女余蕾

配表:















資料來源︰入境處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