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堯如新聞自由獎得獎感言

呂秉權 有線電視中國組首席記者

[ENG] 記聲2012年7月號】衷心感謝金堯如新聞自由獎各評審錯愛,令這兩集刻劃中國老百姓和小人物伸冤的血與淚 ----《上訪》系列報道得到外界關注,從而喚醒內地當局進一步正視上訪和司法不公的問題,停止再以打壓及暴力手段對待上訪者,改以懷柔方式疏導民怨,根治問題。

衷心感謝有線電視中國組,一直本著良心、求真、無畏和實事求是精神,始終堅持新聞自由和對國家的責任,讓我們各組員一往無前的在內地作採訪、調查及跟踪報道,從而發掘真相、如實報道、安心說話。筆者深深體會到在今時今日香港傳媒生態,仍能抵住外力、捍衛和維持這種編採環境的,實屬難能可貴。

呂秉權說,跑中國新聞除了要一本簿、一支筆,還要本著「一條爛命」
與官員周旋。(呂秉權提供)
這亦有賴各同事的團隊精神,因每宗採訪,咬開的都是同事們的膽汁,他們以膽搏膽,冷汗疊熱汗的在內地闖關、勇進,每每在表面冷靜,內裡氣喘的情況下,不畏艱險,完成使命,一起發揮強大的合作精神,做到互相補位。組員們每當歸來「叉電」後,旋即又是一條好漢,隨時再出發,周而復始,無怨無艾,從不輸給自己。

特首梁振英在競選時說過,自己是拿著「一張凳、一本簿和一支筆」落區的。而我們跑中國新聞的行家們除了「一本簿和一支筆」之外,還本著一條爛命「落區」,跟內地當局鬥智鬥力,周旋到底。

在採訪這次《上訪》專題中,筆者與湖北上訪法官接頭時要擺脫國保跟踪,在旅館中以不實名登記租房做訪問,各人前後腳抵達及離開;在廣西訪問內地首個上訪的退休信訪辦主任時,採訪隊要像做賊般趁當地政府機關午膳、午睡時段,和被訪者一起偷偷潛入市政府辦公大樓,讓他舊地重遊感慨話當年;在跟隨抵京訪民坐「上訪巴士」由上訪村到國務院信訪辦途中,司機發現我們採訪,於是突然關門停車報公安,幸得訪民勉力相救,終打開車門讓我們脫險;在京城滿布監控鏡頭的地洞採訪長年路宿的上訪者,公安看著監控視頻五至十分鐘內即派人到場「拉人封艇」,所以這些訪問要快而準、快刀斬亂麻的完成,免得工作心血功虧一簣。

另外,筆者早前採訪《中國核試軍人後遺症》專題時,我們的工作人員遭到恐嚇、受訪者被控制,有國安人員傳話說:「請你們快點收手!」但這些都不足懼,因為我們知道甚麼是我們應該做的,甚麼是他們不該做的。該做的,我們仍會繼續做。

百多年前,中國積弱,受列強欺壓,中國人民站不起來;百多年後,中國強大,但不少老百姓仍被欺壓,很多人民仍站不起來。一個個李旺陽、陳光誠、劉曉波、譚作人、馮正虎等有名或無名的國人相繼倒下、出逃或受刑,而螻蟻般的訪民則訴說著「被精神病」、「打懵仔針」、被人用槍指著太陽穴要脅不要再上訪的冤屈故事。這些種種,不能令一個記者沉默,視若無睹。

畢竟,老虎是要被關在籠子裡接受看管的,而籠子裡的老虎終究是老虎。

試問我們國家,關老虎的籠子夠牢固嗎?看管監督的人足夠嗎?


第三屆金堯如新聞自由獎

第三屆金堯如新聞自由獎已於四月舉行頒獎禮,《明報》覃純健和屈俊樂的「烏坎村抗爭事件」系列,及有線電視呂秉權的「上訪」系列,從二十八份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分別奪得第三屆金堯如新聞自由獎印刷和電視傳媒組的大獎。

香港電台陳妙玲的「解構茉莉花革命」系列、《蘋果日報》靜態新聞組記者的「區選、選委選舉種票」系列報道和now 寬頻電視新聞台李以莊和李國豪的「血‧礦」則獲得優異獎。

新聞獎的評判包括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講座教授陳韜文、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總監陳婉瑩、香港城市大學媒體與傳播系講座教授李金銓、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退休講座教授朱立、金堯如新聞基金主席程翔及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麥燕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