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公關角度看梁勝唐敗

袁建國 公共事務顧問

[ENG] 記聲2012年7月號】《記者之聲》約稿,邀請我分析特首選戰的公關策略,以及梁勝唐敗的關鍵。這次特首選戰的勝負,公關策略固然有一定影響,但在我看來,主要還是兩陣營的整體選舉策略和表現的分野,當然也有來自北京和西環的因素。

同是僭建,唐宮逾二千呎,梁宅只有二百餘呎;唐先生由「挖深咗」,至「用嚟放雜物」,到「事件在感情低潮時發生」,一直採取迴避掩飾的態度,以致泥足深陷,最後潰不成軍,回天乏術。相反,梁先生被揭車房底改建成G4休息室,隨即主動讓記者進入「官邸」採訪拍攝,採取與唐先生截然不同的公關手法,但結果仍未能挽回形勢。唐敗於其唐宮是沒有懸念的,但梁之勝卻不單在於他的公關手法了得,而是他採取了非常的選舉策略。

特首選舉無外乎小圈子遊戲,只要取得六百零一個選委支持,已經可以入主上亞厘畢道。董特首如是,曾特首也如是;循規蹈矩的唐先生當然希望,也有望如是。梁先生早已洞識這種小圈子遊戲不利自己,因此突然改變了遊戲規則;不是不參與小圈子選舉,而是利用民意和對手的醜聞,令中央覺得唐先生即使獲得特首之位,在民望低迷下也難以有效管治,中央眼見曾先生被揭「貪盡海陸空」(《東方日報》語),最後幾個月的施政舉步為艱,為免重蹈覆轍,結果不得不選擇民望較高的梁先生。

香港特首選舉,從來都不是八百或一千二百個選委的事情,而是北京的事情。唐先生以為得到大多數選委的支持,包括主要財團的支持,就可以勝劵在握,誰不知這些商賈才俊,也會記錯自己的身份證號碼;唐營中人嘆謂自己起步比人遲,輸掉選戰,只是為自己尋找藉口而已。

梁先生的N=1理論,確實令人大開眼界,但怎樣解釋他的民望一直拋離對手呢?當然,唐先生的「感情缺失」是先讓出「車」、「馬」;唐宮的出現,就連「士」、「象」都不全。然而,在我看來,關鍵人物卻是何喜華。梁先生得到何喜華和他的社區組織協會的支持,使他能夠順利落區接觸基層,並迅速獲得他們的認同,這是唐公子所難以匹敵的。雖然唐先生也嘗試落區探訪基層群眾,但他一幅公子哥兒的姿態,只會為對手加分。加上另一大基層組織工聯會為梁先生護航,使選舉由小圈子擴展至低下階層,再將他們的支持帶到中央,反過來影響選委的投票意向。

還有一點值得一提的,很多人都心有疑竇,究竟梁先生是不是共產黨員?坦白說,我沒有證據,但我與很多梁營的核心支持者接觸,他們信任梁先生的程度和態度,就和當年國人相信共產黨沒有多大分別。在此,我無意暗示梁先生是共產黨員,只想說,梁先生對於一些支持者來說,有極大的個人魅力,這種魅力從何而來?不得而知,但肯定是唐先生所望塵莫及的。

最後,在這裏向何俊仁先生說一聲對不起,因為何先生也是參選人之一,但通篇文章未有隻字提及何先生的名字。相信何先生自己也明白,在這場選舉中,他並沒有甚麼角色,只因為他並不屬於這個舞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