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背後

林凱旻 《明報》記者

[ENG] 記聲2012年7月號】一切由違反集體負責制開始。引頸以待的特首選舉於去年九月才進入戲肉,但對一眾政治行家而言,追訪梁振英這工作,幾乎已成近三年每日的例牌assignment。

曾聲言「N屆不選特首」的梁振英,自08年起多次高調與政府打對台後,惹火行為早已令他的銜頭由「行政會議召集人」躍升為「疑似特首參選人兼全港御用時事評論員」。他亦甘之如飴的開始「逢請必到,逢到必早」的生涯,有梁的地方總有記者守候,房屋、教育、金融、人口問題,統統要有他回應,唯獨關於參選特首的提問,梁總出招迴避。

在這些日復日的研討會中,「金句王」唐唐偶爾爆出「日日新鮮日日新」的金句娛樂大家,但小心翼翼的梁振英卻是悶得不會讓你好過。曾有行家受不了,在網上發起「CY金句大輯錄」,一呼百應,「希望大學生喺有選擇情況下揸的士」、「香港十年內GDP增長34%,但佔人口比例三成嘅基層人士收入無增加,反而下跌」……。這些循環再用的對白中,不乏專業詞彙及複雜數據,無奈的是我們真的記得。有時梁振英說了第一句,行家們總在台下讀出下一句,然後互相苦笑一下。

外界批評特首選舉總圍繞在黑材料,而非認真「比政綱」,不論兩營在黑材料戰中如何主導角力,我相信傳媒亦有一定角色。採訪特首選舉,雖早知這只是中央欽點的遊戲,卻沒料到遊戲竟會發展到如斯難看的田地。在最後半個月,看盡政壇陰暗面,撇開黑材料不說,單看建制陣營在中央拍板後,轉軚的轉軚,過去沉默的亦逐一站出來宣佈全票「過戶」給梁,單是那種無力感已教人心寒。

當外界擔心梁振英沒有捍衛香港自由的決心同時,在採訪整場選戰中,倒有一事可分享。梁振英捲入「西九漏報利益」風波初期,我在一個場合遇上梁營一核心人物,她跟我和另一被指是挺梁報章的記者說:「我想只有你們懂得怎樣做新聞,你們其他行家,應該全都送去再教育!」我聽後一呆,覺得她口中的「讚美」,等同對我們專業的最大侮辱。看著梁振英對李旺陽事件仍然在顧左右而言他,相信未來五年定必是不容易的五年,希望與各行家共勉,繼續監察梁振英,捍衛新聞自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