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營對陣政治公關撘橋修路忙 ─ 特首選舉傳媒生態

莊曉陽 《記者之聲》記者 / 記協總幹事

[ENG] 【記聲2012年7月號】《信報》專欄作家練乙錚曾說,唐梁之爭「是一場動真格的假選舉」。因為動真格,所以才那麼「好看」,值得媒體報道。

傳媒從來是「選舉」兵家必爭之地,為了爭取民意及輿論的支持,兩營用盡各種方法影響傳媒,例如:

※ 一早籠絡傳媒老闆或老總,一勞永逸;

※ 淡化負面消息為花邊新聞,批評記者欠中立、缺經驗;

※ 鼓勵記者偵查對手的疑似黑材料,讓黑材料不斷發酵;

※ 鼓動政商界有分量的支持者向傳媒發布消息,以便與負面新聞劃清界綫;

※ 公關告訴經驗尚淺的記者「我同你老細好熟」、「有沒有問過你老細」,曲線向記者施壓;

※ 向認為「沒有放下敵意」的「不友善」傳媒報復:公關在公開場合對相關傳媒的記者「黑臉」、不讓有關記者在發布會提問、深夜臨截稿時才回應查詢,回應內容也言之無物,令記者沒有時間跟進。

最「奇招」是陣營中人私下向記者提供一些平常較少見報的受訪者之聯絡方法,建議記者找他們做訪問,記者也因為這些人具新聞價值而「上釣」。不知內情的觀眾和讀者,還以為這些預先炮製好的公關訪問是記者鍥而不捨的「獨家」兼「獨立」採訪。


人情牌:老朋友好說話

由於兩陣營都聘請不少前資深記者擔任公關,她們不單止在行內朋友眾多,更可能是前線記者的舊戰友、前上司,甚至可以隨時到傳媒機構的新聞部探班。這些人話說三分,記者已聽懂其「弦外之音」,是否下筆轉向,當然有更多考慮因素,但記者多數不會放過與她們交流,因為這也是記者的「套料」時間。

落敗的唐英年(左二)與團隊公關馮馬潔嫻(左一)、
陳慧兒(右一)及競選辦秘書長何鑄明(右二)。
(《明報》提供)
例如:去年十二月,梁振英到訪中聯辦尋求支持的新聞曝光後,梁營曾向一些記者放消息,指唐英年也曾拜訪中聯辦。據知,有親唐傳媒機構的管理層指,梁營發放的消息是沒有證據的揣測,不需要向唐英年查詢;反之,親梁傳媒收到消息則「當係寶」,大做特做,彼此各取所需,立場取態可見一斑。事實上,唐英年的確有拜訪中聯辦。究竟不需要查詢是管理層的獨立決定,還是唐營Spin的果效,這留待讀者判斷了。


兩營對陣  互出暗招

唐營另一種操作是透過公關向某傳媒記者透露,梁營人士涉桃色事件,甚至言之鑿鑿地說這宗醜聞將於翌日的《星島日報》刊登,鼓勵某傳媒一起跟進,希望把對手負面消息「發揚光大」,但《星島日報》翌日並無刊登有關桃色事件,而是在較後日子報道,但亦只是隱約提及該人士涉操守問題,估計是找不到實質證據。

梁營方面,亦有跑政治新聞出身但已離開媒體的資深傳媒人「義助」,該「大姊大」在競選期間不時出席唐英年的記者會,有時向記者「教路」如何提問;她又會發短訊給記者引述各界對唐英年的批評,有時更會致電傳媒查詢梁營有甚麼活動,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


政治公關  撘橋修路忙

特首梁振英(中)及太太唐青儀(左二)與競選辦
主任羅范椒芬(左一)及公關洪綺敏(右一)。
(《明報》提供)
不過,梁營最「高招」的可算是為「出動防暴隊」及「拒絕商台續牌十年」指控消毒的工程,梁營「找來」辭了職後幾近沒有公開發言、記者也不知怎樣找的前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為梁振英證言。

據了解,梁營於三月十九日通知部分傳媒,楊永強及行政會議成員李業廣可以接受訪問,並提供兩人的聯絡方法。但有傳媒沒有跟進,認為這是梁營的安排,應屬公關宣傳。不過,無線新聞同日播出楊永強的訪問,《明報》、《東方日報》及《南華早報》翌日則刊登了楊永強的訪問。

「時任衛生福利及食物局長的楊永強回覆本報查詢時亦說,他不會評論行會的事,但據他記憶所及,在討論23 條時,沒人講過出動防暴警察和催淚彈等。」《明報》

「前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則向本報證實,當年無聽聞有人提出以防暴隊對付反廿三條示威者,當時政府亦無估計到有眾多市民上街。」《東方日報》

"Article 23 of the Basic Law was a major piece of legislation that the government wanted to complete back then … but I do not recall anyone in the Exco making such remarks," Yeoh said.《南華早報》

其餘多分報章,包括《星島日報》、《都市日報》、《am730》、《信報》、《新報》及《文匯報》都有引述楊永強的言論,內容大同小異。只有《星島日報》引述訪問來自電視台報道,估計其餘五分報章的資料都是來自無線電視的訪問。

當然不排除有傳媒憑記者的人脈找到楊永強,但一個十年來鮮有露面的前高官,今天忽然讓多於一間傳媒找到做訪問,難免被人聯想到有人在暗中操作。

楊永強從未公開為梁營站台,一般人會認為,他的講話較提名梁振英的前高官李國章可信,他也不像葉劉淑儀般有利益衝突。甚至有前線記者以為楊永強是主動出來澄清,而不知道背後可能有梁營在操作。

這次特首選舉,對傳媒、記者都是深刻的一課,操作黑材料的層次更是超越一般香港政治的水平。傳媒也做不到練乙錚說的,論者只宜客觀分析兩營爭霸,不宜美化事件,更犯不着真情歸邊公開替某方吶喊抬轎。只期望傳媒總結經驗和教訓,下一屆特首選舉的報道有進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