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記單車「瘋」 組隊深宵「奔馳」

陳凱迎 記者之聲編委會成員

記聲2012年3月號】攝記每日四圍開工,運動量十足,但原來不少攝記放工後會再組隊踩單車,騎著「兩個轆」於深宵的公路上「奔馳」。

在熱衷踩單車的行家中,女攝記為數不多,經濟日報攝影記者陳靜儀是其一。居於新界多年的靜儀說,一直有踩單車的習慣,後來搬入村屋,單車成為接駁火車站的交通工具,「嗰時都係用嚟落街出入,踩架買餸單車都夠!」

直至前年,靜儀換了架價值數千元的折疊車(簡稱「摺車」),和自小已是「單車迷」的攝記男友安仔展開真正的踩車生涯。他們用大半年時間,遊走新界區的窿窿罅罅,「踩單車變咗做假期活動,放工之後又會踩2、3個鐘。」她發現,原來熱愛踩單車的行家大有人在,除了攝記,還有電視台的camera man和工程人員,甚至是前記者,一大伙人每周定期出隊。

「成班人踩完可以一齊食宵夜,或者唔食直接返去瞓,要用嘅錢唔多。」但靜儀後來與男友在單車上的投資開始加碼,摺車換成炭纖維製造的公路單車,未計零件和配件,每部車價要逾2萬元。

「初初都覺得好貴,萬一、二蚊都買到架二手車啦!」但她慢慢發現,踩車不止是一種娛樂,還可以為生活帶來點點活力,「返工時間唔容許做啲咩運動,有架單車想幾時踩就幾時踩,生活唔係淨係得返工,有得郁吓。」

為何經常在深夜出隊? 靜儀說,除受工作時間限制,也與深宵路面車輛較少有關;一個通宵,他們可以由大埔踩車到粉嶺,再經元朗出旺角或尖沙咀,累了就坐頭班港鐵回家,還有力氣的可以沿回頭路踩回家。近來他們更「踩出」香港,跟隨車隊到內地踩車,今年二月靜儀和安仔也會到台灣參加環島踩車團。

現時靜儀每周三都會隨非行家的車隊操車,除非下雨令地面太滑,否則一般都不會休息。踩車一段時間,當然也有受傷經驗。靜儀憶述說,剛開始轉踩公路單車時,曾有一次因與安仔的車距太近,不慎「炒車」連人帶車打了個大關斗,擦損面和手腳,「諗返起都好驚,以後就知道唔可以跟得太近。」

除了適當車距,適當的單車裝備也有助確保踩車安全。香港賽馬會運動醫學及健康科學中心主管容樹恒醫生表示,單車裝備可提供由頭至腳的保護,例如頭盔可預防發生意外時撞傷頭部,但頭盔無論有大或小的裂痕,都會減弱其防撞能力,再有意外時可能起不了保護作,故稍有損毀也須盡快更換。

可隔除紫外光的太陽眼鏡既可預防風沙吹入眼,晚間踩車時也不怕被對頭車車頭燈影響視線;衣服方面,容醫生建議上身衫最重要夠通爽,下身最好穿貼身單車褲,「雖然貼身唔係咁好睇,但起碼唔怕踩車時條褲會攝咗入啲單車零件,單車褲褲襠仲特別加咗墊,可以預防屁股因為磨擦受損。」

容醫生續指,不少人會因為踩單車要長期握着把手,患上會令手指、手腕和手臂都麻痺疼痛的「腕管綜合症」,戴上有厚墊的手套可造成「咕臣(cushion)」作用,減少對手部的傷害。

至於單車,質料可按個人喜好和需要選擇,最重要是坐椅高度正確。容醫生教路,初學者的坐椅適宜偏低,停下時雙腳腳掌要貼地,以減低失平衡時翻車的風險;半專業者坐椅可稍為調高,停下時半隻腳掌貼地便可;專業單車手的坐椅則可調高至腳尖掂地便可,「咁樣隻腳可以屈曲嘅幅度最多,發力最好。」

容醫生說,踩單車是半負重運動,可鍛鍊上肢、腹部和雙腿肌肉,同時亦是帶氧運動,可提升心肺功能,行家們常踩單車隨時連揹器材,或者於採訪法庭新聞時追囚車都倍感輕鬆,但容醫生提醒大家,踩車最重要是量力而為,勉強挑戰太長的路段,或與自己能力有差異的同伴同行,都會增加「炒車」風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