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有招數 記者有對策

陳慧玲

【記聲2012年3月號】記者外出採訪,經常面對主辦機構不同的公關策略,不少事先已預設了一套「遊戲規則」,最常見莫過於「不攝不錄不引述」,此外,原來還有很多其他的「招數」。資深傳媒人岑倚蘭說,身為記者應尊重主辦單位的安排,但如果安排不當地阻礙採訪時,行家們就要自發「動起來」,共同合作向主辦單位施壓,務求迫使有關單位直接面對訴求。

曾任前線記者、經常報道中港政治新聞的岑倚蘭,分享印象最深的一次經驗,與採訪已故國家領導人胡耀邦有關。八十年代初正值中英聯合聲明談判得如火如荼,1984年在北京採訪全國人大及政協會議,期間,時任總書記胡耀邦,在中南海會見香港新聞媒體。對於這次「突如其來」的領導人採訪,一眾行家當然喜出望外,由於會見時間有限,記者人數眾多,每個人都想爭取問問題,但為了爭取最多新聞,行家來了一次罕有的合作。

「行家們於是自發地合作起來,每人將自己的問題寫下來,然後,大家自行先分類及重組,重要的問題排在前面。會面期間,先由資深記者先發問,大家再跟進。」岑倚蘭說,上述的做法可以在有限的時間內,爭取到最大的新聞。

她表示,又有一次,遇上在採訪前預先提交問題,在知己知彼的情況下,行家們又一次發揮合作精神,互相了解對方發問的內容,如此,受訪者回答了甚麼問題,迴避了哪些問題,都一目了然。如果,受訪者真的逃避了某些問題,「通常會另寫一篇文章,講清楚事實,以便公眾了解實況。」

不過,岑倚蘭說,一般會尊重主辦單位的安排及做法,只要有關安排沒有妨礙採訪,行家亦會樂意合作,因為主辦單位有權選擇其新聞發布的方式。但她對去年12月中華電力加價事件,過程中有關記者會的部份安排,令人感到不解。

事緣中電原本建議電費加幅為9.2%,引起社會極度不滿,最後調低加幅至4.9%。但有一次,副主席阮蘇少湄出席一個記者會,中電公關以時間緊迫為由,採取集合記者提問後,才一次過回答的做法。然而,當不同記者提出合共三、四問題後,阮蘇少湄並無逐一回答,只是回答一些,不回答一些,無回答的問題包括質疑中電當初提交的加價數據有誤導公眾之嫌、中電的加價策略是否「開天殺價,落地還錢?」全程予人迴避敏感問題的印象。事實上,現場的行家對此安排感到不滿,故多三番四次再追問,但最後仍不得要領。

岑倚蘭指出,中電過往很少如此面對傳媒,相信與加價事件較負面有關,認為遇到上述情況時,行家們應盡早提出議異,或者中途「截斷她(說話)」,千萬不可以「怯」,問問題是記者的天職,他們是代表市民去發問的,在不利採訪的情況下,應反被動為主動,奪回採訪的主動權。她又認為,雖然傳媒行業競爭激烈,但行家們應互相合作,利用集體的力量向有關單位施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