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傳聞 京酒店怪事多

蔡淑儀 有線電視前助理中國採訪主任

記聲2012年3月號】香港記者採訪兩會,都會住進港區人大下榻的酒店。多年以來,不少聳人聽聞的奇異傳說,在百年老店的廊道迴盪不停……


怪怕怕

在電子匙卡還沒流行時,酒店每一樓層都有服務台,內裡坐著個服務員,在賓客回來時送上鑰匙,亦在賓客每朝離開時收回。不愛拘束的記者,每天出入都有一雙亮晶晶的眼睛迎送,連鑰匙都不能留在身上,心裡自然疙瘩,寢食難安。

某個記者,成世人第二次採訪兩會之時,到樓層服務台最匙進門時,管房的伯伯竟然~~~

「這位記者今年住 1637,即是去年同一個房間呀﹗」

千頭萬緒想採訪事宜的小記,猛然醒起:「係喎,舊年又好似真係又住喺1637﹗咦,我並非千嬌百媚,伯伯做乜咁上心記住我住邊間房﹖」自此小記者便疑神怕鬼,將所有重要的資料帶在身上。

第三年,酒店主樓裝修,記者都住進用電子匙卡的副樓去,不用再面對管房伯伯,心境豁然開朗。

把行李放好,轉頭出房門時,一車待洗的衣物床單,擋著記者去路。推著的正是伯伯。

「這位記者又來了﹖去年您住1637,今年那邊裝修,所以住到這邊來﹖哈哈哈!」

伯伯在笑聲的襯托下飄然而去。記者站在走廊呆若木雞,腦海浮起的是電影「閃靈」。


鬼馬的「唊」

女記者非黃口小兒,南征北闖也好幾年。

每天回到房間,總覺得東西被人翻過,但又不可撇除了清潔房間時被挪動,心裡很煩躁。

有一天,她終於爆了。

「誰把我的行李箱密碼改了﹖還竟然上了鎖﹖那我這個箱子是否報廢﹖吼﹗」

酒店方面當然「愛莫能助」,還怪記者推卸忘了密碼的責任。

「這個行李箱我用了好幾年,住進來的時候還依舊密碼便可開啟,幾天後就自動改了密碼﹖我現在天天忙得披頭散髮,會沒事找事來跟你們折騰﹖吼﹗」

當然,如同其他靈異事件一樣,故事結尾總是不了了知。


人功智能

同年,另一記者除了努力採訪,亦沒有忽視遠在香港的親友,每天都會與他們網聊。

有一天回到房中,啟動私人電腦後,她不能自控地發出慘叫:

「呀~~~邊咗剷走咗我個MSN﹖仲要幫我另外裝啲嘢落去部腦度﹖仲要留下痕跡,在屏幕右下角有個新程式的icon﹖」

電腦自我審查主人網聊太多,刪除軟件裝置,實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記者久久不能定驚,對此有靈性的機器忌憚非常,再也不敢於北京啟動之。電腦最後被帶回香港,剷除所有軟件後再重新安裝,其主望電腦如飲孟婆湯,前塵往事胡作非為,一次忘個乾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