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採訪兩會無難度

蔡淑儀 有線電視前助理中國採訪主任

記聲2012年3月號】曾經聽過行家說,兩會採訪年年大同小異小菜一碟,我則比較魯鈍,十一次的採訪都是雞手鴨腳犯錯連連。離開了記者行業,把這些糗事拿來作反面教材,比較沒有那麼不好意思。

對於很多記者行家來說,首次踏足人民大會堂的東門大階梯頂級,感覺都是場面浩大、序中有亂:整個天安門廣場,由一大早清場靜悄悄空蕩蕩,忽然一下子四方八面湧來過百輛大小旅遊巴,人大代表由東門入,政協委員進北門。數以百計的中外記者,在人群中亂竄之時,心中的應該都是這一句:超過六千個採訪對象,又有幾許是因為走漏眼、學藝不精、認不了人而錯失的好新聞﹖每次看著這個盛況,自己既悔平時不努力去把各軍、政、經要人物的樣貎和名字掛上鈎,又恨不能把過去一年的內地新聞好好記住,隨手沾來可拿出來問有關人等 ------要記得,全國everybody who is anybody 都同聚一堂,是否入寶山卻空手而回,就是作為中國採訪的一年考勤。

像我又認不得人、又記不到事的大懶蛇,被天天埋頭看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的前輩愚弄過不少次後,互聯網的出現,才令我扳回一點的自尊。不能做人肉百科全書,取巧一點找些自己特別有興趣的故題,然後從網上找到有關人等的照片列印出來,再按圖索驥的去尋人訪問。我還記得首次這樣做時,其他同行略帶嘲笑和鄙視的目光,但數次的「自己故」確實成事後,近年也有其他的同行,拿著仿似通緝告示的一張紙照版煮碗,證明笨方法也有點效用啊。這也令我對香港記者,尤其是電子媒體的採訪習慣,有一些更深的體會:值得採訪的代表和委員那麼多,為什麼大家每天都要追同一批人、問同一件事﹖這種人有我有、防止老細埋怨甩故的做法,又是否成了變相的自我審查﹖

好了,有了採訪的故題和目標人物後,如何在茫茫人潮中大海撈針﹖記者們的扑咪攻防戰,除了大會堂東門梯階、內裡擺深桌椅的休息處「大茶樓」、以及北門的部長入口外,近年戰線往外移至位於天安門廣場的車輛停放處。要知道,各地人大的旅遊巴,每年都停在同一位置,有心人可以躲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等君下車,被訪者要走超過一百多米,才能進入人民大會堂內,提供足夠時間讓記者「糾纏」。真的意猶未盡,旅遊巴停泊處又是散會時上佳的採訪位置。

人民大會堂內裡的互動,又是另一場風景。部長由北門進入大會堂,一直是雞飛狗走裙拉褲甩的行家英雄塚:鏡頭前擠得面容扭曲、咪線纏身至呼吸困難是家常便飯,最慘莫過於削尖頭皮都鑽不進訪問圈內,又或都被困圈內動彈不得錯失其他官員的訪問。採訪兩會,每個記者的眼睛,都是骨溜溜的四處轉,觀四面兼聽八方;會還未開始,人就已經累得虛脫賊死。

篇幅所限,會議未開始,這文章便到尾聲。最後一個溫馨提示,與採訪無關係又至為重要:好好保管大會記者證。出示記者證未必可以隨處通行,但丟了則無處可達,補領證件比登天更難,記者便正式成為廢人一個。不要以為這事雞毛蒜皮,我見過生不如死的抓狂冒失記者。切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