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警令香港記者窩心

陳妙玲 香港記者協會執委

記聲2012年3月號】不論在大陸、香港或是在台灣採訪,每當「領導人」出巡,記者想「埋身」採訪,被拉走似乎是必然遇到的後果,不同的是,在台灣,被保護馬英九的警員拉開,沒有半點不滿、沒有半點憤怒,反之有種窩心的感覺,這是我追訪馬英九八天以後的感覺,也是感慨。

這種窩心的感覺,不是單一遭遇,而是多次的經驗,一切由馬英九在尾牙到廟宇參拜說起。

馬英九當日選擇在一條小街內的三間廟宇參拜,三間廟宇合共的面積,也比不上香港黃大仙廟般大,要在狹小的環境貼身追訪,只能先到先等,望能早著先機。但在台灣採訪不用太早也可以有好位置採訪,全因一切已事先做好安排。

當日負責協調傳媒採訪的警員,由馬英九下車、走入廟參拜和與鄉親合照的整個過程,早已規劃好路線,在我們到埗後,會主動帶記者走一次,諮詢意見後再修定,盡量配合不同傳媒的各種要求。可是,當日來採訪的傳媒幾十人,規劃怎樣好都無法把所有人擠進安排的位置內,遲來的一名攝影師攝擠不進在正面拍攝,唯有攝入蠟燭枱前的小空隙,站崗的警員怕攝影師後退,衣服會被燭枱上的蠟燭燒著,最後他用手擋在攝影師的背後,這一幕是我在中港台三地採訪從未見過的畫面。

同類的事情,也發生過在我身上。馬英九每日最少有十五、六場活動落區拉票,逢到之處除了大批記者外,還有上百、甚至上千名民眾等候,希望能與馬英九握手,瘋狂程度遠超粉絲追偶像。

追訪受訪者是記者的天職,再迫我們也得迫進去,務求有空檔便可走近馬英九。有回馬英九在菜市場拜票,沿途與擺賣的商戶握手問好,我一邊走、一邊被警員用力拉著背包,這個狀態維持了大約廿秒,將我的無名火拉起,正想轉身破口大罵之際,警員說:「前面是食檔,有盤煮著的魯肉,小心,好危險」,當下子我停下腳步,警員繼續向前行保護馬英九,我之後繞行人路到另一邊繼續追,最後,我成功問了問題,警員也能保護馬英九的安全。

作為小市民,我深明保護要人的重要,亦深信對台灣警方來說,保護馬英九安全,比保護任何一個人的安全更為重要,但他們透過溝通和「將心比己」的態度,盡量與傳媒協調。從這些新聞背後的小故事說明,採訪與保護要人的工作並不是「有你無我」的對立關係,在互相尊重下,嘗試透過溝通達致共識,大家也可以做到「各取所需」的目標。在我們鄰近的地方便有個成功的例子,這是心態,也是手法的問題,拒諸門外不是出路,體諒接受也不是不可能的任務,共勉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