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禁拍黑點逐個捉

譚蕙芸 記者之聲編委會成員

【記聲2012年3月號】 名店D&G年初阻止市民在其門外拍照,引發一波關於公共空間攝影權的討論。其實傳媒在採訪過程中,即使在公眾地方拍攝,亦經常遇到阻撓;個別私人地方如豪宅樓盤,即使取得業主授權,記者進入單位亦有困難。

有攝影記者甚至表示,在智能手機普及的時代,不少市民可以隨處拍照,但記者卻經常要事先申請,「感覺專業記者的攝影自由度比一般市民更低」。

市民在尖沙咀D&G 門口示威,抗議該店阻止市民在門外拍照。
(蘋果日報提供)
有見及此,我們特別向記者行家們搜集「十大拍攝黑點」,披露公眾地方或已授權私人地方禁拍的案例。我們亦向相關公司或部門了解記者未能進行攝影的箇中原因。

1. 旺角行人專用區百老匯電器

在免費報紙任攝記的鍾式表示,經常要拍攝自由行在香港購物的配相。他記得,他站在旺角行人專用區的馬路上,或行人路上,以長鏡拍攝途人,只要鏡頭「掃到」百老匯電器店,店內人員便會出來干預和遮擋鏡頭。鍾式表示,有時離開百老匯達20尺,甚至只是拍店外遊客參觀櫥窗,均被阻止。鍾式表示,這種情況在過去3年內發生至少2次。多名攝影記者亦表示有類似經歷。

百老匯表示,對於記者及公眾在店外拍攝,認為他們有其自由。但為了保障店內購物顧客的私隱,和考慮顧客有可能不願意被攝入鏡頭,故此婉拒記者在店內進行拍攝。

2. Prada 店鋪外

攝影記者林宇翔曾於Prada上市期間,在該店外拍攝新
聞照片而遇到店內人員走出店外阻止。(林宇翔攝)
2011年6月 Prada 來港上市。經濟日報攝影記者林宇翔,於6月12日到尖沙嘴廣東道Prada 門外行人路,拍攝遊客購物後離開Prada店鋪的相片。他先在門口站立了三至四分鐘,並沒有人理會.直至有遊客購物後離開店鋪,林舉機拍照,有職員從店內衝出來,用手遮鏡頭,表示不可以拍攝,並解釋:「公司規矩唔畀影相」。林表示,拍照的是公眾地方.對方表示會請店內高級經理出來解釋’林反駁指:若店員覺得有問題,可以報警。林繼續在門外拍照約十五分鐘,沒有被阻止,亦沒有人報警,他拍下了需要的照片就離開。

Prada拒絕回應事件。

3. 連接信德中心西港城和巴士總站的行人天橋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電視台記者表示,他曾在連接西港城,巴士總站和信德中心的Y型天橋上進行拍攝。他表示,自己的採訪工作是關於「公共天橋」,故此已先核實該天橋是「政府天橋」。但當他從巴士總站踏上行人天橋的樓梯上,想拍攝橋上貼有關於中西區歷史的展覽,已有保安員出來阻止他們,表示部份天橋是「信德範圍」。事件發生在2004和2008年,事件先後發生過兩次。

信德集團表示,上文提及的天橋,非屬其管理範圍;而翻查過往記錄,亦無接獲相關投訴。但信德指,媒體若於信德物業範圍拍攝,為免對商戶構成不便,需預先申請。

4. 文化中心海傍

前電視台記者譚蕙芸表示,曾在文化中心外的海傍,拍攝一個以維多利亞港為背景的「扒」(手持咪高鋒進行報道),被文化中心的保安阻止,表示拍攝需要申請。然而同場有大量遊客均在拍攝海景。該記者曾理論,表示自己只是在拍攝海景,並不涉及文化中心,然而保安仍然阻止。事件發生在2008年。

康文署表示,2008年的事件,由於欠缺詳細資料,難翻查當時情況。但該署指,如傳媒拍攝是為突發性新聞報導,拍攝活動毋須事先得到批准。而非新聞報導性質的拍攝,對場地租用人士及公眾可能造成影響,因此會要求傳媒事前或即時填寫拍攝外景申請表。

5. 城市大學

明報攝影記者林振東表示,曾需要拍攝畢業生穿著畢業袍,拿著鮮花毛公仔拍照的「配相」。他於經又一城的行人隧道到城市大學的露天範圍,拍攝畢業生與家人拍照的情況,但卻遇上學校保安的阻撓。

城大表示,樂意配合記者工作,唯作出具體安排時須顧及城大教職員和學生意願,以及校園安全和秩序。記者如須在城大採訪或拍攝,需預先安排。

6. 中環連接遮打大廈及國際金融中心行人天橋

電台記者陳妙玲表示,數年前,曾在連接遮打大廈及國際金融中心一期接近怡和大廈的天橋(干諾橋)做電台訪問及拍照。有保安員出來說是「這裏不准影相及訪問,這是私人地方」,又表示需要申請才可以採訪,要求她離開。

置地公司表示,在符合安全保安和不會造成阻塞情況下,任何公眾人士都可以在公司旗下物業的公眾地方拍攝.

7. 樂富街市

電台記者陳妙玲表示,去年進行一個關於主婦買餸的訪問,到領匯旗下樂富室內街市進行電台訪問,期間有保安出來跟她說,要申請才能在這裏做訪問,陳妙玲曾向保安查問向那裏申請,保安表示不知。

領匯表示,就查詢所指個案,有關商場管理處並無記錄。領匯指,若在旗下商場公眾地方進行新聞採訪,一般無需預先獲得領匯許可。而商場/街市部分人流較多,商場職員將會協助維持公眾秩序。若攜有大型攝影器材,則建議預先安排。

8. 樓盤外-維港灣外拍攝一號銀海

圖片由蘋果日報提供。
曾在有線電視節目「樓盤傳真」工作的陳致君表示,09 年6 月底曾經在海帆道「維港灣」的車閘對面的行人路,拍攝另一樓盤「一號銀海」的外觀(當時龍壐尚未建成,景觀不受阻)。途中卻被保安驅趕。

管理「維港灣」的港鐵公司表示,09年6月期間,沒有紀錄有保安員在海帆道處理記者拍攝事宜。而保安人員清楚知道屋苑私人範圍及公眾地方的分界,亦明白傳媒可以在公眾地方自由採訪。

9. 樓盤外-慧雲峰

陳致君表示,09 年6 月某天在北角南豐的「慧雲峰」採訪,約了經紀在一單位進行訪問,上樓前曾登記,訪問完畢,記者在慧雲峰大門外的英皇道,拍攝樓宇外貌被保安驅趕,攝影師後來要移師到英皇道對面行人路才順利拍。

「慧雲峰」管理公司表示,跟據紀錄並沒有這件事,現職同事亦表示,不記得有沒有發生過此事.但跟據公司指引,是不會阻止公眾在大廈外圍拍攝。

10. 取得業主授權的樓盤拍攝

陳致君表示,節目有一個驗樓環節,與長實及南豐旗下「半山壹號」的業主已約好採訪.採訪車已去到車閘,保安先要記者登記,其後保安和記者都已聯絡到業主,仍要等待保安部確認業主約了記者,最後等了半個小時才被放行。

半山壹號表示,基於保安理由,一向嚴格執行訪客登記程序。而傳媒到訪,職員需時與業主核實訪客身分及車輛泊位,當日採訪安排乃按一般程序處理。



記者拍攝時,或會受以下法例所限制:


公眾街道
《基本法》保障新聞自由,在公眾街道上,記者一般可自由採訪拍攝,不需當局批准,不需帶備或出示記者證
私人地方
要取得住戶或用戶同意後,才可進入,否則會屬於「侵入他人土地」(trepass)
禁區
根據《公安條例》列為禁區的地方,要取得許可證(禁區紙)才可進入;而《機場管理局條例》第912條、《船舶及港口管制(渡輪終點碼頭)規則》第1223條,也對在關口拍攝有所限制
法庭
《簡易治罪條例》第7條規限法庭內不准拍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