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記者訪攝法律大剖析

雷子樂 香港記者協會執委

記聲2012年3月號】"No law against taking a photograph. But in fact there are many legal restrictions on the right to take a photograph."(法律沒禁止拍攝,但不少法律條文卻對拍攝權利施加限制。)《英國攝影師權利指引》的一段開場白,放諸香港皆準。香港享有新聞自由,但記者沒特權,近年採訪時更遇到越來越多限制。今期《記者之聲》嘗試從法律角度剖析記者採訪的法律限制及如何應付不合理的阻撓。

(一)採訪警察清場、政要訪港的衝突

傳媒近年採訪中聯辦示威、7.1清場、李克強訪港,先後遇到警方以「警察行動區」、「核心保安區」等不同理由,禁止記者進入新聞現場。

曾在香港多家新聞傳媒任職、現任汕頭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甄美玲博士指出,禁區要根據《公安條例》由行政長官宣佈,經刊憲後才能生效。警方所指的「核心保安區」,只是行動概念和措施。記者若闖進了「核心保安區」等「禁地」,警察不能以擅闖「禁區」的罪名將記者拘捕。

中聯辦正門外的花槽,是記者能清晰拍攝示威活動的最佳、甚至是唯一位置。但警察近年屢屢將花槽列為「警察行動區」,記者一般要「退守」至花糟外圍、近中聯辦車閘出口行人路段的「採訪區」,「打斜」拍攝請願場面。

記者如硬闖「警察行動區」,若警方強硬對付,可能指記者觸犯「阻差辦公」、「行為不檢」、「拒捕」等罪名。2002年,警方在中環遮打花園的爭居權示威者清場行動中,將兩名拒絕進入採訪區的記者鎖上手扣,引起軒然大波。其後,當時的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現改名為「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接納投訴警察課第二份調查報告,認為將記者鎖上手扣的做法不恰當,但就警方設立採訪區和阻礙採訪的投訴則不成立。

今年正值香港回歸15周年,領導人訪港或會掀起另一場採訪安排爭議。專門研究人權法和傳媒法的甄美玲指出,香港和各地的警方為萬無一失,都傾向採取較嚴厲的保安措施,但這些措施在法律上必須符合「比例原則」。

她舉例說:「想天下太平,最極端是實施宵禁或把所有人都關進監獄,但社會已有共識,這絶不能接受。因此,為達至保安目的,所施加的限制不能過度或極端,要符合比例原則。」

她續稱,國際法、台灣和香港法院都重視「比例原則」,這是指當局或警方對自由和權利所施以的限制,要有法律基礎、一般人都能及早知悉、須有正當的理由、採用的手段需適度,以及不能把權利完全剝奪。

她說:「制定《人權法案條例》後,政府只斬件式地成立了平等機會委員會、私隱專員公署,沒設立人權委員會去推動全面的人權保障和推廣人權教育,香港警察對人權的認識因此不多,但另方面反恐、維穩等概念卻日益受到官員和警方的重視,記者採訪時自然遇到更多的限制」。

甄美玲認為,解決辦法包括傳媒團體定期跟警方溝通、碰到警員阻撓時應禮貌但詳盡地查詢:「如詳細問他們是何時落柯打?何以昨日可以拍攝今天不可?」如遇上不合法的措施、不合理的法例,就要爭取改變。

(二)私人地方採訪

不少行家在屋苑、甚至街道拍攝時,也曾被管理人員以「私人地方」為由阻撓採訪,即使被訪者是屋苑住客,有時也受阻。甄美玲指出,《基本法》保障新聞自由,在公眾街道上,記者可自由採訪拍攝,無需當局批准。至於進入住宅及寫字樓,需取得住戶或用戶同意,否則屬「侵入他人土地」(trespass),可能面對民事責任。記者若在公眾地方居高臨下拍攝住宅內的情況,或在街上拍攝屋內的情況,則不算是「侵入他人土地」。然而,持續或多次使用這種方式拍攝,當事人可以滋擾(nuisance)為理由,採取民事法律途徑阻止或追究。若住戶或用戶已同意採訪,屋苑或商廈的保安人員則無權阻止記者進入。

現在很多食肆、超市都設在商場內。當有商店涉及新聞事件時,記者在商場大堂拍攝該店舖外貎時,經常遭到員工從店舖走出來攔阻。嚴格來說,商場大堂是私人地方,但店舖員工一般應透過商場的管理人員下「逐客令」。有經驗的攝影記者可善用拍攝技巧解決問題。「很多時影完也沒被其他人發現,這不單純是法律限制的問題」。

至於名店以「保護知識產權」為由,阻止拍攝又有否根據?甄美玲表示,拍照也屬於複製的一種方式,但建築物的外貌,屬於豁免範圍。為報道新聞而拍攝某件作品,不影響作者的版權權益的,也得到豁免。假若拍攝很多東西或其他東西,而一件物件只不過剛好納入鏡頭,也不算侵犯版權。

(三)禁區採訪

擅闖禁區拍攝採訪,風險最高,過去有數次被起訴,涉及機場和落馬洲。《機場管理局附例》、《船舶及港口管制規則》均規定一般市民要取得批准才可進入禁區範圍,記者也不例外。1974年,11名新聞工作者尾隨一批被遣返越南難民的親友,進入機場禁區採訪其示威活動,結果記者被控,各人罪名成立,罰款200元並留案底。1993年,七名攝影記者因進入機場禁區採訪墜機事故,也被起訴,最後改為警告了事。1996年,17名傳媒工作者,包括攝影記者、工程人員、司機等,因沒事先申請禁區紙闖入落馬洲管制區採訪抗議臨時立法會的示威活動而被控,各人最後簽保守行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