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宵夜有乜好去處

陳凱迎 

記聲2011年11月號】記者食無定時,正餐時間經常順延,下午茶當作午餐,放工宵夜其實是晚餐。有天,跟同事商量到哪裡吃宵夜,同事說要求不多,最重要是「收得夜」;這個選擇宵夜地點的重要條件,也許幾十年來都無改變。 

入行30年、由前線做到採主到近年於樹仁大學執起教鞭的岑倚蘭(一般行家會叫她「岑倚」)表示,宵夜對上一輩記者來說,是盛行一時的文化,一星期至少有三晚宵夜,「有時做嘢好辛苦,宵夜食好啲當係獎勵自己,係一種釋放壓力嘅方法。」

上代愛打邊爐

岑倚蘭說前一代記者愛打邊爐
岑倚說,他們那時最喜歡打邊爐,「如果第二日唔駛返工,會打到天昏地暗,四點幾先返屋企」,又會到銅鑼灣「太湖」吃小菜、到灣仔「新光」打冷,或到蘭桂坊摸摸酒杯底,每次只要有六個同事或行家便成行。到後來升職加薪,大家轉戰日本餐廳,享受魚生壽司。

遇有行家生日或大時大節,前輩們又會到卡啦OK唱通宵,個個變成「超級巨星」;岑倚笑言,最瘋狂的一次,是放工後到通宵營業的超市買料,駕車到石澳燒野食,「兩點幾先起到爐開始燒!」

這一代記者,邊爐偶爾還是會打,但怕肥更重要,又有部分行家晚飯時間抵不住肚餓,吃了晚餐才來,對肥牛或象拔蚌都耍手擰頭;要迎合各位餓鬼和飽鬼的意願,café或許是最佳選擇。
這代鍾情Cafe

談到café,離不開旺角和銅鑼灣,其中更有些店是由前行家或現任行家經營,也因此吸引不少記者捧場,位於旺角的TC2 café便是其一。

新一代記者轉戰Cafe 喝酒吹水
TC2 café老板岑仔曾於商台、TVB和有線電視等任職,三年多前離開傳媒,轉投飲食界發展。岑仔說,他還在當記者時,放工多數會與同事落酒吧飲酒,「例如舊陣時返cable,尖沙咀個公司station附近好多酒吧,會成日去。」當時宵夜同行,也以電子傳媒的為主:「電子行家同報紙行家多數會分開玩,除非大家係舊同學。」

如今岑仔當上老板,到TC2幫襯的電子與文字記者,依舊是分開兩批,但無論來自哪種媒體,現一代記者聚會時所談的話題與上一代卻大同小異。「有時我會側耳聽到,來來去去嘅話題都係講吓老細,有時會討論同一單assignment,自己同行家嘅採訪技巧有咩唔同,有時甚至會講到當時最熱門嘅社會政策,尤其係一班熟客仔嘅政治行家。」例如前陣子,亞視報道江澤民死訊 ( 已證實誤報 )更放下老板身份,參與記者們的討論。

兩代記者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聚會往往都要很晚才到齊人,「佢哋(指記者)通常唔會一次過嚟晒,訂位時最好就講聲係行家,我哋可以易啲安排坐位。」所以行家們下次幫襯,最好先「表明身份」,隨時還可因此取得折頭。



可以吃得很健康 

食宵夜容易與肥胖連繫,但營養師黃凱詩表示,其實夜食飯本身對體重影響不大,最重要是每日所攝取的熱量有否多於所需,「如果你整個生理時鐘都延遲咗,宵夜只係你一日三餐入面嘅最後一餐,全日卡路里攝取量又冇超標,其實問題不大。」她以一個120磅的成年人為例,每日卡路里攝取量上限為1500千卡,只要每日超標500千卡,一星期便可增重一磅。

黃凱詩說,以往也曾有記者找她幫忙減肥,她認為多數記者既然每天起床時已到達中午,可如常先吃午飯,到下午3至4時,可選擇一個早餐份量的食物作下午茶,例如一杯咖啡配一份三文治;晚上如果因為趕稿不能吃晚餐,黃凱詩建議先用餅乾零食「頂肚」,到放工時再以宵夜代替晚餐,「咁宵夜就唔會係額外嘅一餐。」

吃宵夜當然也要吃得健康,對於愛打邊爐的記者,黃凱詩建議最好選擇清湯或皮蛋芫茜,「麻辣或沙嗲都太油,要盡量避免。」食物方面,牛肉可以繼續點,「但就要揀新鮮牛肉,唔駛要咁多雪花(即肥膏)」,海鮮和丸類也是健康之選。

當宵夜場地轉到café,大家難免會吃薯條和雞翼,唯有慎選飲品,例如可選擇水果茶或花茶,「好多人都以為果汁係健康,但其實一杯果汁都有140千卡卡路里,等如一杯汽水。」黃凱詩說。

如果是吃糖水,記者們則可選擇水果涼粉或蕃薯糖水,「當然涼粉唔可以加太多糖水,蕃薯就可以食埋,因為本身都係高纖食物」,一碗芝麻糊的熱量反而高達300至400千卡,相等如兩碗白飯,怕肥就要可免則免。

即使宵夜只是你的晚飯,但吃飽就睡仍然有損健康,過往已有研究顯示,宵夜和胃酸倒流息息相關,另會造成消化不良,故記者們緊記,宵夜也不要吃得太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