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這場仗更難打! -台灣爽報前總監李月華專訪

李月華 台灣爽報前總監

記聲2011年11月號】台灣爽報前總監李月華在接受訪問的時候認為,香港爽報面對五個已經佔據市塲的免費報對手,戰役比台灣難打。

問:為何台灣要出爽報(下稱台爽)?

答:黎智英早年不贊成在香港出免費報,他說過:「人們不會珍惜免費的東西,付費的才會珍惜」。他的意思是,免費報做不出「有諗頭」的東西,不如集中精神做好收費報。但台灣那邊他沒明確反對,適逢2006年台北市政府捷運局(相等於香港的港鐵),把捷運免費報專營權公開競投,台蘋廣告部同事認為,可開拓多一個廣告渠道,高層葉一堅向黎智英提出,黎不反對,就決定出版。(編按:後來捷運報專營權,被聯合報旗下UPaper取得,台爽就集中捷運站外派發)

問:台爽由決定到真正出版,只用了1個月時間(2006月9月中決定,10月23日出版),為何要那麼快?你們如何做到?

答:我們機構做事文化是先推出,再讓市場來測試。台爽拍板時,我在台蘋剛設立一個研究部,專責支援同事在深度報道時,進行外國資料搜集。我認為,把全隊人抽調過台爽,是最快的方法,於是研究部全部7人就變成台爽的寫稿員,再從台蘋借調文字編輯4-5人,美術編輯7人。至於台爽的副刊,就由台蘋記者多寫簡短版,或多拍幾張相供給台爽。基本上,台爽開始的編制,沒有增聘額外編輯人手。

問:台爽內容,是把台蘋現有的內容再改寫,為何不自行獨家採訪?

答:這是「好自然」的做法。台蘋每天有很多內容,免費報從中抽取,成本低,才有機會賺錢。

台爽生活化內容取勝

問:台爽會挑選那一些台蘋的新聞?

答:捷運搭客都是上班族和學生,生活化的東西最有吸引力。例如台北早餐店經常打價格戰,這類頭條很受歡迎。相反,一宗發生在鄉下的突發新聞,就不太吸引。

問:在版面設計上有那些策略?

答:捷運的車程一般只有20分鐘,我們亦不預計讀者會把報紙拿走,故此要滿足短時間閱讀,字數要少,頭條不超出400字,內頁新聞最長200字。圖片上我們強調visual flow(視覺流動性),例如會以幾張連環的相片和美術圖片,表達一宗突發新聞,即使讀者只看圖,也能掌握個大概。另外,車廂閱讀顛簸,字型會比收費報大,行距亦疏一點。

台爽不影響台蘋銷量

問:台爽有沒有影響台蘋銷量?

答:台爽出版之後,台蘋的銷量沒有明顯下跌。我估計,台爽開拓了一些以前沒有買報紙的人,例如中學生。而這些學生的父母,或許家裏仍買一份台蘋,令台蘋維持一定銷量。

問:在工作流程上,台爽有沒有跟台蘋「分工」?

答:上頭指令很清晰,台蘋不能保留東西做「獨家」。故此,會出現台蘋和台爽,同一天以同一頭條出街,而翌日在(壹集團裏的檢討大會)「鋤報會議」裏,主管可能說:「爽報條題起得好過你」,令台蘋有壓力改進。我的看法是,報紙讀者下跌是大趨勢,我們要做得更好吸引讀者,某報銷量下跌,問題不在於免費報的出現。

問:香港爽報推出名人讀報聲音版,台爽又如何?

答:我們較「煞食」的是,除了國語版,亦推出台語版,並由同事讀出。至於為何推出聲音版本,我個人認為,壹集團現在是多媒體方向發展,聲音版是整個策略一部份,而且成本亦較低。

問:你們如何決定出版頁數?

答:主要看「飯碗」,即當天有多少廣告。我們的宗旨是,不能「頁頁是廣告」,必須有一定份量內容平衡。(筆者曾計算過,9月初一個周五,台爽出版60頁,廣告約佔一半版面。)

問:比較香港和台北兩地,兩張爽報有何不同挑戰?

答:香港這場仗更難打!首先,台爽出版時,台北只有一些文化味重的小眾免費報;相反,香港爽報要面對5個競爭對手。另外,香港有地產商會限制免費報進入它們旗下的屋苑,而台北就較少類似屋苑。至於成本方面,紙價,印刷和發行是主要開支,估計香港派報員人工應該較台灣貴。至於寫稿人手,由於主要使用台蘋內容,開支不算多。

問:免費報聘用較少編採人手,記者出路是否暗淡?

答:新聞傳媒行業,一定是走向多媒體,已經沒有了純粹文字者或純粹的圖片記者。記者需要掌握多元工具。如果一個記者可以分析,一宗新聞應該用錄像,文字還是聲音表達,這樣的記者一定不會失業。


李月華為爽報前總監,現職台灣蘋果日報網路中心總監


香港台灣爽報市場比較

台灣香港
爽報發行量1890-100
蘋果日報銷量48 (台北銷量第1) 26(香港銷量第2)
免費報競爭情況台灣爽報 (大學生閱讀率 6 ) 
聯合報系
UPaper (每日發行8萬份,大學生閱讀率4)
頭條日報(每日發行80萬份) AM730(每日發行36萬份)
都市日報
(每日發行30萬份)
晴報
(每日發行50萬份) The Standard(每日發行22萬份)
*銘傳大學2010年調查,調查對象為傳播科系大學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