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報越多,市民越著數?

尤翠茵、曾錦雯

記聲2011年11月號】九月中,壹傳媒集團的《爽報》殺入免費報章市場,正式掀起免費、收費報章大戰。

香港的免費報業,從2002年只得一份《都市日報》,到2005年《頭條日報》、《am730》加入,瓜分免費報市塲一段長時間,初時也有淘汰收費報擔憂,但幾年下來影響未如預見顯著。最近3個月《晴報》、《爽報》加入,傳媒行業再度進入戰國年代的緊張氣氛,除了5份中文免費報相互競爭外,業界關注免費報市塲是否已經飽和?這次是否真的威脅了收費報的生存空間?

對於香港來說,這是創新紀錄,《爽報》9月出版後,香港共有6份免費報紙(1份英文,5份中文)。目前香港市面上每天出版約300萬份免費報紙,已經超越100萬份收費報紙。平均而言,是每兩個人便手擁一份報紙,但免費報紙以高密度形式在香港存在,是否能夠令我們的社會資訊更流通,加強第四權的力量,讓市民有更多得益?

顧名思義最基本的不同是免費報紙不收錢,換言之,免費報紙的讀者一般不會有太多期望,相反,收費報讀者付出金錢,最基本的要求是這些報紙要配合讀者的閱讀習慣。雖然一直以來,不少傳媒研究都証實,媒體早已在內容上為讀者作出決定,但讀者仍然是可以在付款買報的過程中「享受」一定程度上的選擇,並有所要求。但免費報紙是另一個故事,每天你上班前,電梯門打開,數份免費報紙已經整整齊齊的放在你面前 ,當你走到巴士站或地鐵站,又有一群「阿姐」很禮貌地為你奉上一份、兩份、三份........免費報,作為一個讀者,又有甚麼地方可以投訴之有?

結果,免費報紙最值錢的地方──銷量──讀者人數便是這樣煉成的,銷量數字背後就是爭取廣告收入。
免費報發行量每天已經達300萬份

報業集團「霸平台」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在過去數年都有跟進收費報紙和免費報紙的變化,他指出,某些收費報界是因為免費報紙的出現而進行「霸平台」的動作,造成此消彼長的狀態,如當年星島集團出版《頭條日報》,近期的經濟日報集團出版《晴報》,和壹集團出版的《爽報》。

他指出,免費報中的《都市日報》和《am730》,背後沒有收費報紙集團在「撐腰」,將來會否面臨重大經營困難,尚有待觀察。

所以,市面上再多一份免費報紙,影響主要在量的方面,而不在質的方面。現在市面上因為免費報紙所帶來的影響巳經發生,下一個影響將會是行業內部將會如何「洗牌」。

傳媒中人很關注誰會被淘汰,但仔細看看,這些擁有40萬,甚至90萬份流通量的免費報,在傳媒作為社會中第四權的角色下,曾經在社會起過哪些影響力?有沒有「爆過新聞」?有沒有報導一些調查性的新聞?或是曾經出現一些令整個社會不得不關注、不得不談論的新聞?答案很明顯,免費報紙的定位:只用提供簡單的資訊。 當然,各報都有不同專欄去表現特色,但這些都是意見,不是真相,更不是新聞。免費報搶眼的版面位置要留給廣告。

市民「知識貧富鴻溝」

每天早上巴士站、地鐵站或路口,都有人派發多份的免費報。
免費報的定位不能只看成個別現象,這樣的生態對社會影響力不容低估,蘇鑰機指出,因為免費報紙的流行,出現了一個叫「知識鴻溝」(knowledge gap) 的社會現象,那是原本不看報紙的人,因為有了免費報紙而變成報紙讀者,對時事有點了解。但由於免費報的內容傾向短少精簡、不重分析,因此這些讀者只是「知多一點點」,與細看收費報的讀者在新聞認知的水平和深度有很大差距。於是社會上的時事知識分佈很不平均,雖然整體閱報的人數增加了,但在知識的貧富分野愈拉愈開。

這樣的情況不是香港獨有,其他地方的免費報紙也是扮演著相若角色。蘇鑰機指出,免費報或者風格不完全一樣,但同樣都是以大眾化為定位,就以歐洲的免費報紙為例,同樣走大眾化路線,而隨著時間發展,免費報的定位逐漸演變,同樣的情況相信也會在香港發生。但他相信,收費報紙和免費報紙始終各有分工,不會出現免費報紙完全「打低」收費報紙的情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