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僭建亂象 重建公義社會

杜耀明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

[ENG]記聲2011年8月號】如果說八十後地產經紀年賺百萬放上報章頭條,是讓世人驚嘆年青人「錢途似咁」,五月以來傳媒浪接一浪報道有頭有面人物寓所有僭建物,又豈止駭人聽聞,更是警世鐘和旱天雷,一面為達官貴人的僭建行為跌破社會的政治道德底線而亮起紅燈,一面不斷狙擊那些敷衍塞責甚至知法犯法的庸官俗吏。民望徘徊低谷的特區政府,結果只有進一步瀕臨信譽破產的邊緣。

申訴專員公署四月下旬發表調查報告,批評新界丁屋僭建問題嚴重。傳媒其後跟進調查,先後發現多位鄉事領袖、立法會議員、知名人物的新界寓所均有僭建物,申訴專員起初訂下的社會議程──新界土地的非法使用,遂加上新焦點──達官貴人的罔顧法規、以身試法。其中環境局副局長潘潔的大埔寓所被發現有多處違規建築,更將傳媒的視線導向官員身上。

議員官員特首難倖免

經過再一輪的挖掘,傳媒揭露的僭建問題看來比申訴專員的結論更為嚴峻。一方面,僭建不是一時一地的異象,而是廣佈全港的常見情況,一些社會名流和政界人物的巿區住所、豪門大宅以至山頂物業,都發現或多或少的違規建築。另一方面,違規者的身份不限於社會知名人士,更包括本港權力核心的成員,如政府部門首長、問責局長、行政會議成員,甚至是行政長官曾蔭權自己。其中以屋宇署署長區載佳的寓所涉嫌違規改建、教育局局長孫明揚跑馬地寓所因僭建物而被「釘契」兩案最是匪夷所思,因為前者帶領的屋宇署正是懲處僭建者的執法部門,而後者被「釘契」時正好是負責土地規劃和房屋政策的特區政府問責局長。

傳媒追捕凝聚公眾壓力

連番揭露加上不停追問,傳媒的效用立竿見影。它既能有效凝聚公眾壓力,也快速聚焦於達官貴人身上。不少知名人士和政府官員迫於無奈,盡速清除僭建物。一些政黨亦立即加強內部監察,要求黨內議員申報僭建情況。政府因應形勢,表明立場,聲言必定執法之餘,更強調一視同仁,沒有城鄉差異,不會優待丁屋業主。心存僥倖的官員如潘潔和孫明揚,起初還顧左右而言他,企圖敷衍傳媒,避談責任,但眾目睽睽、千夫所指下,窘相畢現,最終也不得不公開認錯。至於屋宇署長,儘管他辯稱其住宅的改建工程已獲該署批核,無須清拆,他也沒有道歉,卻難逃傳媒的批評,指他不避嫌疑,由下屬審批上司申請,有欠公允。

今次僭建風波,足見傳媒的監察力,甚至大於有法定權力的申訴專員。傳媒的監察力看似虛無縹緲,其實是大義凛然,是道義力量的集結,而其起點往往是不畏強權、鞭撻濫權者的調查報道,再由此引發社會共鳴,滙聚民意力量,對準劣紳庸官施壓。大義凛然的調查報道不單單是揭露醜聞,報道事實,而是報道可以喚起人心關注公義的社會實況。

公義任踐踏

如僭建風波,傳媒有力引領民情,關鍵是突顯了社會公義不斷受到挑戰。首先,香港是法治社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大家引以為榮,但新界不僅有鄉紳自己僭建,更膽敢要求政府只能理順不能執法,而政府又默不作聲,是否變相允許特權?其次,傳媒個多月來揭發了三十多宗達官貴人、鄉紳名流的僭建事件,違規者起初都有恃無恐,特區政府卻若無其事,令人懷疑政府是否失去維護公義的能力?其三,負責執法的部門首長竟然不避嫌疑,讓下屬批核其住所改建工程的申請,是否無視利益衝突,顛覆行之有效的程序公義?其四,問責局長五年前給屬下部門釘契,卻無動於衷,一於懶理政府的警戒,抗命至今,目無法紀。如此紀律不靖、有法不依,特區政府執行的法律還可以當真嗎?
可見,記者不單揭露達官貴人的僭建實情,也讓大家體會隱伏實情背後的更大社會災難──公義任人踐踏、政府束手無策。有說記者只揭社會瘡疤,只懂報道社會陰暗面,做法消極,但這些標籤不能抹殺的是,記者報道僭建問題反映公義受到踐踏,傳媒暴露權貴顛覆秩序揭示公義缺席,正是立足於深植人心、不容侵損否則人人得而誅之的價值共識,其公義訴求力可喚醒民眾正視問題,督促政府撥亂反正,重建社會秩序。記者批判報道表面浮露的叛逆精神,其實是基於對社會核心價值的維護、信守和忠誠。

圖片說明:
Illegal Pink Building StructureBW
新界丁屋僭建三層變五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