僭建風波席捲全港 傳媒聯手踢爆

黃偉駿 蘋果日報記者

[ENG]記聲2011年8月號】申訴專員公署在4月中發表調查報告,批評地政總署與屋宇署兩大部門,在處理新界丁屋僭建問題上執法不力。其實申訴專員公署批評丁屋僭建,幾乎每隔數年一次,由於問題沒解決,每次都是老調重彈,社會上無人留意。但今次引起出乎意料的巨大迴響與連鎖效應,高官、政客、名人寓所僭建,連特首曾蔭權也不倖免,僭建風暴席捲全港,為時一個多月。

報告在4月發表後,輿論最初針對新界僭建丁屋,丁屋本身已被視為原居民特權,丁屋僭建變相合法,城市人一定視之為特權之中的特權。

新界鄉事派對今次報告反應相當大,他們本來已和政府商討「理順」僭建,今年初各鄉事委員會換屆,一批立場較激進的鄉紳當選,他們主張向政府強硬抗爭,夕陽政府弱勢,鄉事派不斷造勢,要求爭取僭建合法化。

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即使妥協容許72年後建成的丁屋,天台的半層僭建物可以透過登記換取暫緩清拆,變相合法化,但原居民堅持,舊契村屋不應有任何高度限制。鄉議局內的鷹派甚至形容,這些高於3層的村屋室內面積細小,居住狀況甚至慘過劏房,指鹿為馬的程度拍得上替補機制。之後鄉事派上街示威,政府未來是否明確執法,有待時間證明。

各大傳媒在這次僭建風波,罕見地扮演了「聯手踢爆採訪」的功能,幾近連續一個月( 見表 ),行家們以競賽速度鬥快揭發高官、名人的寓所僭建,幾乎每隔數天又會有新個案上A1,而且官階越揭越高、越揭越知名,傳媒這次聯合發揮有效的監督作用,給政府重大壓力,不得不正視問題。

追蹤陳鑑林霸地引發第一波

蘋果日報對追蹤僭建新聞發起了第一波,起源自一個投訴,對象是立法會議員陳鑑林,投訴內容本身資料不清,只提及沙田一條村內,有一個立法會議員在村屋對開霸佔官地,經過再追問,才知道對方是陳鑑林。

孫明揚屋子僭建遭釘契,仍置之不理。
追查並不困難,目標已經明確,記者就上門查證,輕易在村內發現陳鑑林所霸官地的位置,雖然僭建風波後來鬧大,但當時追查的目標是霸地而非他的丁屋僭建,我有一個習慣,做這類新聞時,一般會拍下對方的樓宇,方便紀錄及進一步跟進其他新聞。憑多年跟進地政新聞的經驗,在現場已經發現陳鑑林的天台似乎有僭建物。

證據到手,接下來向地政部門查證,相信行家都會知道,政府的回覆往往要數天甚至超過一周,而且亦未必會正面回答問題,甚至等候數天後,只得一句「有關部門正跟進事件」,亦是常見,記者若只是等待政府回覆,新聞就不用做了。

有了照片,便找工程師等專業人士,去判斷村屋有否僭建。新界丁屋的設計劃一,處理上較簡單,其他樓宇可能就要再找出建築圖則對照。

完成了這則新聞後,蘋果日報跟進僭建新聞本已告一段落,沒想到這則報道,卻引來行家的競爭意識,被揭僭建的達官貴人層出不窮。在這種情況下,我也開始了大規模的追查,找到王國興、林瑞麟、唐英年家族等物業都有僭建,加上行家的努力,僭建新聞一波接一拍,幾乎天天新鮮,天天見報。

潘潔孫明揚寓所僭建令事件鬧大

在多名鄉委會與民建聯成員的新界村屋寓所,相繼被揭發僭建或霸地後,僭建風暴開始波及特區政府的管治班子。最先是環境局副局長潘潔位於大埔的寓所,被揭發圍封露台,隨後是教育局局長孫明揚的跑馬地寓所,被揭發僭建了多年,甚至遭屋宇署釘契仍然置之不理,最離譜是被釘契的時間,更是發生在他擔任前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期間,而負責將他寓所釘契的屋宇署,正是他掌管的部門之一,事件除了反映為官多年的孫公有法不依,更顯示處理僭建物的機制對業主毫無阻嚇力。

特首物業違規入高潮

特首麥當奴道的物業,露台以玻璃密封,證實違規。
整個僭建風暴由新界鄉紳、立法會議員、高官一步一步逼近高潮,5月底特首曾蔭權位於半山麥當勞道的物業,被傳媒揪出違例以巨型玻璃幕牆密封露台,而同一日,曾班子幾名成員,包括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的父親、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行政會議成員梁智鴻也被揭發物業有僭建。曾蔭權最初回應傳媒時強辯,密封露台未必有問題。事實上,類似曾蔭權物業的舊樓將露台密封,全港比比皆是,曾蔭權的回應,某程度也反映了不少舊樓業主不熟悉法例。最終屋宇署經過一日一夜緊急會議後,判定曾蔭權寓所露台是非法圍封,曾蔭權被逼要公開承諾清拆。

這些僭建報道,十有八九是來自市民舉報。老實說,僭建存在已久,很多人都會問,是否平日就無人舉報呢?我和許多投訴人談過,有人是自身的僭建被政府拆掉,然後發現住在旁邊的達官貴人有僭建卻無須處理,覺得並不公平;有人是單純的路見不平,自己物業並無問題。正是因為僭建過於常見,他們均未意識到「原來僭建是新聞」,所以見到有傳媒把僭建報道放在A1頭條,全都忽然醒覺過來。

一切都由一則投訴開始。老實說,如果陳鑑林的僭建投訴是在前幾年的某一天報道,極有可能被當作一般投訴處理。政府的弱勢、申訴專員的報告,都造就了這一系列新聞。這次事件可以看到,傳媒除了被動報道,亦可透過調查報道,揭露眾人早已麻木的社會不公,監督政府正視問題改進。只要事件的確是市民平日心中所想所念,一旦喚起他們的關注,他們更會和傳媒互動發聲。

依賴讀者爆料

不少僭建個案雖是靠讀者報料,但報料人往往只提供一、兩句線索,例如「林瑞麟家中有僭建」,地址、何種僭建都不會透露。查證過程中,最困難的是找出物業正確位置,要找出大廈的單位平面圖,有時並不輕易,以林瑞麟個案為例,筆者翻查了屋宇署多幅建築圖則,及多次對比現場照片後,才敢肯定林瑞麟寓所的正確位置。

找到物業,要再找出僭建物所在。若跟屋宇署建築圖則不符的搭建物,便可歸類為僭建物。以特首曾蔭權的麥當勞道寓所為例,單位是密封了露台,便與圖則不符。

但根據《建築物條例》F章第11條(1984年版),業主有權以五種不同方式,包括金屬或硬木製仿玻璃窗、玻璃塊、磚塊、混凝土,或任何獲屋宇署批准的物料圍封露台。有關條文直至1992年才廢除,這些複雜的法例歷史,往往很難搞清楚。就曾蔭權的個案,屋宇署更補充,需視乎圍封後會否影響通風、採光等,決定是否要拆除,反映法例有大量灰色地帶。

在僭建風暴最初期的報道中,行家們多數靠與當事人對質、及找專家從照片中驗證,去確定對方的物業是否有僭建,不少當事人由於心虛,多數向記者直認不諱,但並非每次都萬試萬靈。名嘴鄭經翰在山頂種植道21號的豪宅天台,搭建了一間玻璃屋,有市民向筆者任職的報館報料,鄭經翰最初矢口否認有僭建,一時說筆者弄錯,一時又說有入則申請。筆者本來也被名嘴「嚇窒」,幸好慎重起見,到屋宇署查核了建築圖則,才證實大班的寓所天台,的確沒有屋宇署准建的玻璃屋。






2 則留言:

Pierce Cheng 說...

無錯,只有我們團結一致,先至可以解決龐大問題!

隨便講吓,僭建風暴已經擴大至區議會議員、演藝界同埋其他知名人仕喇!

Aspirin 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o2xM1Wm4Y8

講得啱,真係離晒譜,我有問過地產經紀呢個屋苑,佢話機乎成個屋苑都僭建多過原來面積一倍以上,得一間乾淨冇僭,嗰個應該係傻嘅,僭官地就梗㗎喇,有天台屋、地庫唔在講,車房加封頂都唔夠,仲要係加頂再加頂,頂上頂,認真冇得頂!!!!有個仲有私家泳池㖭,真係十個勁!!!

經紀話佢地僭咗起碼十年八載,耐嘅廿年都有,係BD無能啫,仲話全部業主僭嘅話就可以避開法團執行公契同BD抗爭到抵,話法團有大把辦法搞掂 BD,九成業主都僭所以咁多年嚟根本唔洗拆,以後都唔洗拆、亦唔會拆,最多咪比吓罰款咁囉,都咁多年咯,即時唔即時危險都唔會拆㗎啦,都多餘嘅,林鄭??? 嘿,就落台㗎喇,都未驚過!!!!仲話住係呢個屋苑都非富則貴啦,你話吖,咁明目張膽嘅都係第一次見,做有錢人真係著數!!!!

唔知幾千尺每季要交幾錢差餉地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