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為何對我動粗?!

廖雁雄 攝影記者

[ENG]記聲2011年8月號】踏入攝影記者生涯7年,採訪過不少大型示威,近年社運人士與警員埋身肉搏場面愈來愈多,警方部署更趨向嚴陣以待。夾縫中的記者,遭殃機會大增,七一夜就是一個明顯例子,警方發射胡椒噴霧,記者首當其衝。

當晚,人民力量遊行到中銀大廈外,警方在現場部署過百警力阻止示威者繼續前進。我與各傳媒行家約30至40人,得知示威者將衝擊警方防線後,即紛紛搶佔有利位置,準備拍攝雙方接觸時的情況。

眼見數十名示威者互纏手臂,一字排開,形成人牆,與警方對峙,作出隨時衝擊準備。這時採訪記者變成夾在示威者與警方人牆之間,進退兩難。
記者也被警方暴力推撞,當場理論也是徒然。( 明報提供照片 )

不久,警察與示威者互相展開推撞,現場情況混亂,雙方夾著記者前衝,我看見有示威者及警員在衝擊中倒地。

先中胡椒噴霧後被推跌

情況愈趨失控,有在場人士向警員投擲水樽,警方馬上將行動升級,試圖控制現場,我目睹有記者被警方暴力推撞,警方一度施放胡椒噴霧,場面混亂下,不單有警員「中招」,夾在示威者與警方中間的許多同行,都不幸被噴中,我是其中的一個,幸而胡椒噴霧未有傷及我的眼睛,除了面部灸痛外,還能繼續工作,但有不少行家在警方胡椒噴霧攻擊下,被噴中眼睛,需忍耐痛苦以清水沖洗。

當我準備繼續拍攝之際,有一名警員突然走近我,正面用力按著我的肩膀,雖然我身上沒有掛上記者證,但已即時大叫數聲,表明我的記者身份,但對方並不理會,試圖將我的身體壓下,直到我失去平衡倒地。我雖然沒有受傷,但感到十分無奈,深知即使與該名警員理論也是徒然,唯有爬起繼續攝影採訪工作。

我明白出現混亂場面,身處當中的記者如能在顯眼位置掛上記者證,對自己也是一種保障。但當時警方應是很清楚夾著中間有一批抓著大相機的採訪傳媒。我很想弄明白,對我動粗的警員是依據什麼理由,對我採取粗暴行動?

警方識別攝影師有何困難?

當晚我只是進行採訪拍攝,並沒有對任何人構成危害。據我所知,有電視台攝影師受到警員更暴力對待,也有攝影師聲稱混亂間曾被警員打。我不理解警方對於識別揹著重型攝影器材的攝影師,有何困難?我亦有疑問為何警員處理場面時,做不到警方經常聲稱會協助記者採訪的原則?是前線的執行者溝通出現問題,還是原則有變?有關問題若不能溝通與改善,同樣衝突只會在每一次大型示威中重覆出現,無日無之。

示威後期,當警方逐一抬走示威者階段,警民關係科人員才到場,這時採訪秩序才有改善。我明白示威情況千變萬化,每次均可能出現不同局面,但站在記者立場,我們只希望將現場情況拍下,並非站在警方對立面,記者們需要的不是特權,但我希望警方能理解攝影記者採訪時,不能被局限於特定位置,尤其是這種隨時有機動變化的大型示威,記者一定要有較大彈性,有需要時可自由走動拍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