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不依《警察通例》行事 傳媒七一夜採訪遭殃

雷子樂 香港記者協會執委

[ENG]記聲2011年8月號】2011年7.1遊行後,警察清場大舉拘捕二百多名示威者,清場期間一度出動胡椒噴霧鎮壓。部分當晚在場採訪的記者,亦受到警方不合理對待。最少19名前線記者被胡椒噴霧噴中、有記者向警察表明身份後,仍被警員故意用胡椒噴霧「兜口兜臉」施射、有記者被警察推撞甚至叉頸、按頭,更有前線記者竟被警察拘捕。 
警方叉頸按頭,出動手銬,記者也遭殃。 ( 明報提供圖片 )

警方在中環清場期間,封鎖線一度延伸至金鐘,並故意留難能清楚證明身份的電視台攝影師。

7月15日,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五名代表與警察公共關係科會面,就警察當日暴力對待記者、嚴重侵犯採訪自由提出交涉。

記協、警方先就當日的封鎖線問題進行討論。

清塲期間不合理封鎖 

根據《警察通例》第39章,事發現場的警務人員「須以互諒互讓的態度,盡量配合傳媒工作;以及不應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

記協主席麥燕庭指出,警方清場期間,一度在現場作出不合理的封鎖,中環的清場行動,封鎖線一度伸延至金鐘!

記協表明警察行動期間,若在現場作出過份的封鎖並不合理,麥燕庭表示記協曾諮詢過人權律師的意見,得出結論是若作出過份的封鎖,情況等同「禁錮」。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李建輝在會議上回應指,警方採取行動時,一定要設鎖封線,目的之一是要在拘捕行動前,分隔開誰是參與者。他亦表示,清場期間,記者只要能展示證件,不會被拘捕。麥燕庭已即場表明,記者採訪,有需要在現場作出監察,不同意過份的封鎖,「不是你(警察)叫記者離開,記者就會離開,即使在中南海採訪,記者也是這樣」。

當日採訪示威期間,警察對部份能清楚表明身份的記者,曾作出阻撓,記協在會上亦有提出交涉。其中一名電視台攝影記者,將背包及記者證留在採訪車內抬著貼上電視台台徽的大型攝影機,到場採訪。警察仍堅持要他出示記者證,才能進入封鎖線內拍攝。電視台的記者已向警察表明攝影師確是他的同事,警察亦一度留難,雙方爭持了好一段時間,攝影師其後始獲放行。

記協代表在會上對此表示不滿,認為警方應採取靈活、彈性的手段處理事件,不要妨礙記者的正常採訪。

警方的代表堅持一定要出示有效證件,方能證實記者的身份。記協表示會提醒記者採訪要緊記攜帶證件,但對警察當時的官僚態度,仍是相當不滿。與會的記協代表質疑,該名攝影師當時抬著貼上台徽的大機,又有同事證實他的身份,「難道他會是個小偷,偷了電視台的攝錄機去扮記者嗎?」警方的代表其後也表示,類似情況警員應靈活處理。

表明記者身分 仍被按頭部鎮壓

清場期間最少19名記者被胡椒噴霧射中,記協在會議上表明,記者採訪期間,明白場面混亂,有隨時「中椒」的心理準備,若警察不是故意,記者也是無話可說。不過,記協指出,清場期間,有記者被警員故意推撞,有文字記者清楚向警員表明自己是在場採訪的記者後,仍被警員「兜口兜臉」噴中、有記者被警員故意按住頭部「鎮壓」,記協表明這是不可接受!
 
警方如臨大敵,胡椒噴霧對者示威者與傳媒。
警方代表指沒有收到有關的資料,又指有關情況不應出現,表示記者可以投訴。記協代表反駁指,在場採訪的記者,往往會將記錄現場情況視為首要任務,很少會花時間跟警察在這些事件上糾纏。筆者亦相信,但凡採訪過監警會新聞的同行,或多或少會對投訴警察機制的公信力有所質疑!
 
無理拘捕19歲實習記者 

另一宗令記協不滿的事件,是一名19歲實習記者,因沒攜帶記者證,清場期間被警察誤當成示威者錯誤拘捕。記協代表在會上指出,該名記者被捕一刻是站在電視台攝影師的「大機」旁,明顯是進行採訪。但警方的代表稱,該名記者當時未能出示證件,「現場亦沒報稱是記者」(這與該名記者的說法有出入)。警方代表又稱,她在口供紙上沒表明記者的身份。記協代表即場質疑,對調查程序最為了解的警務人員,究竟有否清楚告知她的權利,有否向她說明如有不滿可如何投訴?
   
清場期間不合理封鎖。
在會議前一天,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公開回應有關事件時,曾反駁說「冇人有特權」,指當晚的被捕者相信都是參與非法集會,又指責有人「一方面採取不合作態度,一方面透過公共媒體提出指控,是無助調查」。但筆者當日曾向該記者查詢,她表示當晚其實不斷向警察道明她正在採訪,只是警察不理會。她獲釋後,亦只知道12月要再回警署報到,並不知道可否在期間再向警方提供她不合理被捕的資料。
 
清場期間發生多宗記者受不合理干預事件,與會的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司董偉璋表示,警察公共關係科的「傳媒隊」當日及在其他的大型活動中,也有派員到場作出協調。不過記協代表質疑,若「傳媒隊」能有效發揮作用,何以當晚仍會出現多宗不愉快事件。記協代表要求日後在採訪現場一旦發生「警記爭拗」,能否有一個即場的聯絡方法,如手提電話,可盡快找到「傳媒隊」人員到場調停。警方的回覆是,記者屆時可致電警察公共關係科的傳媒熱線!各位行家,請問你們對上一次能駁通警察公共關係科電話是在何時?
 
除了7.1遊行問題,記協及攝協代表還就中聯辦外的採訪限制作出投訴。攝協代表指出,警方最近禁絕記者在中聯辦外花槽這「有利位置」採訪,要記者進入中聯辦正門「斜對面」的採訪區拍攝。攝協代表指出,現場的警員不讓記者到花槽上採訪,理由是「站在花槽後危險」,但與此同時,又有警員可站在花槽上監視示威者。記協對警員這個「反智」的「理由」表示強烈不滿,要求警方撤銷有關採訪限制,警方代表答應,會向西區警署作跟進。記協立此存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