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在報館趕稿時

冼韻姬 記者之聲編委會成員

[ENG]記聲2011年4月號】「食飯喇!」電話裡的外賣嬸嬸,不像平日來電說「外賣到」,她在瘋狂搶鹽的日子,換了親切的對白,提醒頭昏腦脹的記者,在失常的時候,還是要正常地吃飯。

記者沒有標準工時,沒有固定吃飯時間,有時死線當前,不是對著電腦趕頭趕命把飯餸菜汁倒進肚裡,便是等到半夜下班,才把宵夜當成晚飯來吃。

當然,稿不趕的日子,記者自可吃頓安樂茶飯,只是安樂茶飯不一定可口。坐落在堆填區的蘋果日報,五樓飯堂由「扣飯鐘」集團經營,有人覺得其賣點是無論什麼菜色,都獨沽一種鹹味,亦有人反指其食物一啖有味,一啖無味,總之有味勝無味。

蘋果飯堂另以咖喱、熱狗和三文治馳名,皆因此等食物多次令人嘔吐及腹瀉,還有盛惠30多元的乾炒牛河,曾隨盒附送數條用來洗鑊的竹刷竹籤。

蘋果人戲言在飯堂吃飯形同在堆填區吃垃圾,蘋果工會曾大搞擺食行動,又多次要求飯堂改善,但始終未見起色,現已到了臨界點,有人寧願吃杯麵都不肯去飯堂。

有別於堆填區報館坐困飯堂,位於筲箕灣的星島日報,入夜後不時拉大隊到東大街開飯,除了「叫餸食飯」,還可吃碟頭飯和車仔麵,一般30多元有交易。各處食肆都狂加價,但那裡仍有24元的三餸車仔麵,且份量絕無欺詐,連男人都可填個飽肚。

除了美味與選擇並重,東大街還有闊佬茶餐廳老闆,話說他會在農曆年向相熟的星島記者大派利是,每封50元,但今年星島記者預備再去逗利是的時候,老闆卻說他們錯過了時機,可能明年逗利是要趁早了。

至於位於鰂魚涌的大公報和經濟日報,則倚靠七姊妹道及英皇道一帶的茶餐廳維生,那裡有牛腩麵、瑞士汁雞脾飯、海南雞飯、雞扒烏冬、蕃茄薯仔豬扒蜆殼粉,選擇看似多,但年年月月吃外賣,重重覆覆那幾味,不同的只有不時上調的價錢,即使選擇再多,還是變得愈來愈難入口。

為了抗衡難吃的飯堂或外賣,不少記者會帶飯,有人甚至想過自備飯煲煮飯。其實在報館煮飯並非天荒夜談,昔日明報曾有包伙食福利,早在報館設於北角的年代,明報人每日傍晚齊齊開餐,上至總編輯,下至實習記者,人人不用付費,夠鐘便埋位吃個夠,每圍三餸一湯,手快有手慢無。

曾埋過位搶過餸的明報人憶述,餸菜味道相當一般,平日會有叉燒炒蛋及茄汁煮魚等菜色,遇上做芽才加碟午餐肉,一度令人懷疑負責包伙食的「肥伯」打斧頭。

搬入柴灣初期,明報仍維持「大鑊飯」傳統,直至九十年代初才告終,但明報至今仍為記者提供飯票,每人每日13元,可到報館一樓飯堂使用。然而,這飯堂質素似乎與蘋果飯堂不相伯仲,聽聞新入職記者未過試用期,先要經歷腹瀉期。

與蘋果及明報令人「回味」的飯堂相比,南華早報較為不同凡嚮,其大埔廠房飯堂,每天下午茶時段,都派出「Tea Lady」(見圖)到銅鑼灣辦公室,推著車仔賣咖啡、鬆餅和三文治,前任「Tea Lady」還會與記者閒話家常,細心緊記各人口味,因此深得記者歡心,可惜這位「Lady」現已退役。

若要再說記者在報館吃的苦樂,恐怕還要多寫三千字。在此輻射飄搖的日子,但願各位行家,不要輸給鹹,不要輸給淡,也不要輸給加價和被扣的飯鐘,無論稿多趕,都要緊記每日吃兩份水果三份菜,保持健康的身體!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