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京記者所為何事

陳妙玲 香港電台中國組記者

[ENG]記聲2011年4月號】若因為劉曉波,中國人要記住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的日子); 那對香港記者,尤其是駐京記者來說,這一天也是個需要記著的日子,因為又有一名駐京記者在內地採訪時遇襲。當日一名同事在北京大興一個小區,企圖採訪「結石寶寶之家」創辦人趙連海家人時,被小區居委會大嬸掌摑。究竟駐京記者做了什麼,惹來被打?

這個問題,要先由本質上反思。現時內地仍視「新聞工作者」是宣傳、唱好的機器,遇到天災人禍或涉及貪腐問題、上訪維權事件,官方多希望「低調」「維穩」處理,自然會明刀明槍阻止記者採訪。我們本於報道事實真相是記者天職;千方百計接觸受訪者是我們的責任,於是與真執法者或偽執法者(例如保安、居委會或是身份不明的黑衣人)周旋,「鬥智鬥力」才能完成採訪,這幾乎是每個駐京記者的必然經歷。更有前輩行家笑言,未試過被捕或寫悔過書,不能算是稱職的駐京記者。

當然,我們毋須為「稱職」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上行」,與人家正面衝突。如何能避開當局耳目,成功採訪而逃過被動式「捱打」一劫?確實要臨場反應和應變,這自然要經驗支撐。
 
「二無」闖京

駐京記者經常要在「無支援、無資源」下單打獨鬥,故此,以往的駐京記者多是機構內,甚至是行內獨當一面、身經百戰的資深人員。駐京記者的「銜頭」,猶如對記者工作能力的肯定,是新生代記者追求的目標。

隨著前輩和較有經驗記者轉行或離開,駐京隊伍亦由「身份象徵」變成「迎新營」。在普遍成員的資歷、經驗都不足的情況下,駐京記者的採訪題材和報道已鮮見有「帶領潮流」之作;因為缺乏安全,但求人有我有、綑綁式採訪的新聞則佔較多,導致報道內容越趨單一。這不能怪誰,而是行內文化,作為前線一員,倍感無奈。

必須承認,「隨波逐流」也是克盡己任的一種態度,但習慣性綑綁式採訪,在缺乏競爭的採訪環境下,記者難以透過互相切磋和較量,達到「知己知彼,天天進步」的效果,以致要完成非常任務時,往往欠缺警覺性,身陷險境也不自覺。

俗語有云:「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當了駐京記者五年,有幸經歷駐京記者的「改朝換代」,尚有機會被前輩教訓和傳授秘訣:見機行事,小組滲透,速戰速決;忌大伙行動、猶豫不決;遇險時,即時通知公司,同時要保持冷靜,設法保留證據。09年9月新疆動亂時,香港記者被打,若不是有片為證,香港記者肯定要在事後多捱一拳:被當局蒙上「尋釁滋事」的不白之寃。感謝前輩的努力和機警,讓真相大白。

小心被統戰

除了一眼關七,幾年駐京生涯讓我學懂分清是非黑白的重要。在北京,「誘惑」的確不少,一不留神,便很容易「被統戰」,加入「記者會記者」之列,淪為宣傳機器。

反觀內地行家,部分人近年已變得十分進取,努力掙脫宣傳機器之名,只是受環境所限,無法報道涉及敏感題材的新聞。前年出席衞生部記者會時,一些山西疫苗受害者家長在門外示威。一名內地行家對我說,在中國這片土地,若香港記者也不理,他們的冤便無法申訴。

說的也是。相對而言,香港駐京記者較內地行家有更多的權利,我們有義務彌補他們不能觸碰的部分。這是義務,也是責任,共勉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