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游走 點滴心頭

陳耀強 前<大公報>記者

[ENG]記聲2011年4月號】選讀新聞系時,希望成為一名對社會有貢獻的記者,但家人並不支持,他們希望我畢業後能協助做生意。08年大學畢業,費了不少功夫,才能說服家人,順利當上記者。

在成報當實習記者時,已明白這行的薪酬和工時不成正比,但我的薪酬待遇已較很多畢業生為好,工作也極富意義。社會上有很多弱勢社羣需要我們的幫助,作為無冕之王,亦負起監察社會的責任。我希望透過筆桿,促進社會的發展,幫助有需要的人。

但兩年後,我離職了。對比行內身經百戰的前輩來說,兩年資歷當然不能比較。兩年來,預算案、施政報告、法庭和不同的「故仔」,甚至臨時攝記都做過,也認識了很多行家和朋友。

有人抱怨,行工時太長,OT沒「補水」,難以長做。但說實在,工時對我來說,不是一個問題,只要所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現實總是殘酷的,這些工作的經歷令我對新聞界有不同的認識,明白報紙是如何挑選新聞題材;對政治的認識也增加了。

轉行助家人做生意

我一直也沒有清楚想過離開的問題,從沒有預計過會太早轉行。現在離開,「錢」當然是一個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找到一份新工作,讓我可迎接難得的挑戰;我決定加入幫忙經營家中生意,長駐海外;轉行對我來說,能夠幫助維繫家庭關係。

當然不排除日後會再當記者,但貢獻和回饋社會發展,並非只限於新聞界。有一次回到內地採訪,遇到一位專門採訪兩岸新聞的前輩,閒聊時始知道他是校友,他告訴我,這一行原來有很多師兄已十分資深。這位前輩解釋不少校友長期在新聞業界工作,除了喜歡這工作外,許多人亦因為難找到其他工作,故此繼續留守,反而間接為行內留住有經驗和人脈的記者。

有人說這一行的行頭窄,難有出頭天,但我相信並不是說「行頭闊」,工作前途便會好點,並不是說,轉了行,三、兩年間晉升為經理,月入數萬元,前途便一片光明。機會需要自己把握,也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平心而論,一個記者的價值並不在於每天所做的採訪數量,而是在於所寫的報道的意義和對社會產生的影響力。有年輕記者因採訪四川地震表現良好,即獲升職。 記者的工作辛苦,也不是有許多金錢回報,工時長也影響記者兼顧家庭和工作,但只要這工作能讓你繼續找到自身的價值,還是值得幹下去,也未必一定沒有前途。引用昂山素姬早一句說話:「我們必須學懂活出自己的生命」,才是任何行業必要的座右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