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愛過 無奈分離

阿文(化名)

[ENG]記聲2011年4月號】我沒有像那位畢業前自行儲五萬元、一心要到明報當記者的女生;也不是那些讀書時已立志要跑新聞的人,我沒有那樣高尚。我進入新聞行業,三份一是興趣,三份一是幸運,餘下的,是生活需要使然吧!

二零零三年畢業,主修理工科目,因愛寫作,愛創作,也愛看新聞,於是副修新聞及傳播系,當時選了很多有關廣告的科目來唸,貪其有趣好玩,想想廣告橋段便能交功課,多好。當然,也唸過一些新聞學的基礎課。

二零零三年畢業,當年大新聞特別多,伊拉克戰爭、沙士襲港、張國榮自殺、「七一」五十萬人上街、屯門公路巴士大車禍…都堆在一起發生。當時的整體氣氛很差,人心惶惶,連期末考試都因沙士而取消,只是交論文和期終報告便成了。

呆在宿舍,不用上課,卻為前路而徬徨。開始寄出求職信,跟本科有關的幾十封全無音訊,反而「搏一搏」,寄給兩家電子傳媒的,卻收到面試邀請。然後,誤打誤撞,過了幾關,進了其中一家,便開展新聞工作者生涯,入行人工八千元,半年試用期。當時在想,亂世之中,起碼在畢業前能找到工作,且富挑戰性,縱然未知自己是否幹得來,反正年輕,就先試試看吧。

新聞業有種魔力

像戀愛般,一段關係開始時,總是新鮮非常,每事每物總讓人興奮:到普通人到不了的地方,能跟不同人物交流對談,甚至當面質詢領導人,做Standupper,現場直播,見證眾多新聞事件,寫進歷史,甚至親身參與,實在令人覺得這是一份有意義,有趣味,又能增長知識的工作,比起炒炒賣賣來得有價值。

此外,再加上前輩們的諄諄教誨,灌輸新聞業者的使命:要把跟公眾有關的事,快速地以最能讓公眾理解的方法,告訴他們;甚至能讓世界變得更美好。那段時間,是我最專注的一段時間,每天都在想該如何把新聞做得更好,甚至有一本小筆記本,每天下班回家,就把當天的得著寫下,留給日後參考。

不過,沒有堅實的新聞學根基和實習的經驗,以及沒有勇往直前和臉皮厚的性格,亦曾讓我無限沮喪:採主責罵、同事竊竊私語、老闆訓話、行家怒目而視、被搞事者利用、遭有心人欺騙、意外事件家屬的指責,被惡人嚇唬...  一切一切,令自信心跌至谷底,也開始懷疑留下來的價值。

曾有好幾次萌起了退堂鼓的念頭,想到不如就這樣算吧,大不了回歸老本行。再加上不穩定的上班時間,日夜顛倒,有時也要通宵,又或者晨早六時許便被徵召做突發新聞,之後下班前被派到前線,一直留守到最後,留意事態發展;當然,也不消說周六周日,以及大時大節例牌要上班這些事情,許許多多的,讓人感到疲累萬分。

「現實」是第三者

話雖如此,但自己卻還是繼續幹下去,因為當過新聞的人都知道,新聞行業有一種魔力,讓人不斷沉迷;何況,我也已經回不到過去了。

然後,我被調派到不同組別工作,雖性質不同,但還是繼續每天為觀眾帶來新聞,仍舊告訴自我感覺良好。不過,每次舊同學聚會,看到做其他行業的同輩入息日漸豐厚,自己卻捉襟見肘,心中都不是味兒。當時心想,自己的成績也不算差,如果當時選擇金融業,說不定也有不錯的收入,不用每天左算右算可以如何減省開支。十分阿Q的我當時安慰自己,做個新聞工作者,能掌握時事脈搏,能了解社會狀況,能暢談國家大事,像是每事通曉,實在有意義得多。
 
但夜深人靜時,總會很糾結,為什麼一份需要優良語文水平、邏輯思維、批判能力、「執生」技巧、克苦耐勞,甚至有性命危險的工作,會有如此低的市場工資水平?就因為市場上供過於求嗎?就因為不斷有新血湧入嗎?就因為不能為公司帶來收入貢獻嗎?還是傳媒老闆覺得經驗和質素不重要,以致沒有提高薪酬去留住人才嗎?

更重要的,是香港的新聞傳媒生態,會讓人心灰意冷。我當時工作的機構還算能守住傳統價值,也贏得同行口碑,但讀報紙對新聞的取材角度,則越見嘩眾取寵,訴諸煽情,漸不見持平客觀,細述事實。跟一些同行談過,大家都有所共鳴,但要去改,都說有心無力,要麼工作實在太忙,要麼人微言輕,要麼老闆們以銷量決定一切,結果情況還是依舊,沒有改變。

還有自己當時被編配的崗位比較少機會外出採訪,慢慢覺得自己像是跌入舒適地帶,開始變得懶惰,不想思考。我不能接受這樣繼續下去,於是便決定出走,繼續進修,希望充實自己,把新聞做得更好,也看看這個繽紛世界。結果,在零八年,我離開工作了五年多的機構,跟新聞行業分開了。之後轉行當上處理媒體關係的公關,待遇提升了,但工作性質和內容,當然不能跟以往多姿多采的工作相比了。

跟舊戰友聚會時,常被問到會否重投新聞行業的懷抱。我每次都說,我不知道。其實心底裡還是有渴望的,但我也很清楚,當記者是不可能有現在的待遇水平。我也想為這個行業薪火相傳,但要先繼續燃燒自己心中的那團火,以記者行業拿的那份柴薪,恐怕很難。畢竟,人越大,要照顧的人也越來越多,負的責任也越來越大。

我想,我跟新聞行業的感情是真摯的,也有好好付出過,想過用心經營,但最後還是決定離開,只能說是無奈吧。如果硬說這段感情有第三者的話,第三者的名字,也許就叫做「現實」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