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成新聞工作者兩年來將轉業

麥燕庭 《記者之聲》總編輯

[ENG]記聲2011年4月號】香港新聞工作者薪酬低,流失率高,幾乎成了行內外的普遍印象,近三年情況更為嚴重,只見一些有二十年以上年資的資深新聞人也轉投公關,業界真是百般滋味,而香港記者協會的調查發現,雖然業界現時仍不乏資深人士,但有半數受訪者表示,有意或真的嘗試「搵工跳槽」,另外,亦有三成人表示會在未來一、兩年離開新聞界。如此高的潛在離職潮,實已為新聞界敲響警鐘,如何承傳經驗以確保新聞質素不下降,將是管理層以至整個業界必須正視的問題。

香港記者協會於二月二十四日至三月十四日期間展開調查,嘗試了解各類新聞工作者的薪酬待遇,以及他們對前途的一些看法。本刊透過香港記者協會的網絡向本地主流傳媒和自由撰稿人發出589分電子問卷和約八百分實質問卷,收回725分填交問卷,當中有128分是透過傳真、116分透過電郵、481份是實質問卷,回收率約為五成半。

725名受訪者中,以記者為主(55%),其次為編輯(18%)、組長或以上的中高層(16%)、攝影記者(9%),以及翻譯(2%)。以學歷分,受訪者以大學學位持有人為主,有58%,其次為研究員院學位持有人(16%)和持有大學文憑/專上學位者(15%),顯示新聞界從業員的學歷甚高。不過,受訪者男女比例為51與47之比,這可能與業界一般理解以女性從業員為主的想法略有出入,可能與記協問卷直接派到新聞機構時,「坐堂」幫以男性為主,他們填交比例高有關,而這亦反映在管理層受訪者所佔比例略高有關。

高學歷低月薪一群

業內人士一直表示,傳媒人手流失率高,前線記者幾乎三年一代,轉眼間,熟悉面孔便消失泰半,調查結果亦發現,受訪者中,佔最多的是入行兩年內的,佔總數22%,若把年資在兩年至四年的新聞工作者計算在內,便佔受訪者38%;入行四至十年的,有23%;不過,年資在十年至二十年之間的,亦有29%,而入行二十年以上的,更佔9%,顯示經歷入行初段的「木人巷」時期的,便傾向留下來,即使薪酬不算高。

新聞界薪酬福利差,向來為人詬病,受訪者中,仍有12%月入一萬元以下,若把界線提升至一萬五千元以下,比例亦不少,有41%,;而二萬元以下的,佔受訪者人數61%,這比率剛好是十年年資或以下的受訪者。試問十年年資拿二萬元月薪,若非有理想和工作熱誠支持,如何做到?!

至於同佔9%的二十年以上年資和月薪四萬元以上者,雖然未必盡是同一受訪者,但大趨勢應是相同的,兩者相比,年資與薪酬的增長亦未必成比例。

離與留之間徘徊

在這樣的情況下,難怪新聞工作者對新聞界有欲捨難離的矛盾:43%受訪者回應會否以新聞業為終身職業時表示「難說、不知道、沒想過」,表示會或不會的受訪者人數相若,分別有28%和26%。

意向雖未明確,但行動卻說明一切,有31%「行家」承認,在過去一年,曾查閱傳媒行業以外的求職廣告及空缺,另有19%表示,有應徵傳媒行業以外的工作,沒有做以上動作的,只有47%,少於半數!事實上,在回應另一問題時,有31%受訪者表示,會在一、兩年內離開新聞界(見下表)。如此高的離開意向比率,對經驗累積不利,對業界傳承亦實在是一個警號。



預計留在新聞界的時間人數百分比
少於一年669%
1.1-216423%
2.1-419928%
4.1-68912%
6.1年以上*16523%
沒有作答/不知道426%
 *其中包括50名沒有回答這問題,但視新聞行業為終身職業的受訪者

在回應為何有意轉行時,原因更是清晰不過:薪酬偏低。在回應的422名受訪者中,76%表示是因為傳媒薪酬不及其他行業,51%指工時太表,影響生活。(詳見下表)



轉行原因人數*佔回答者百分比*佔受訪者百分比*
傳媒薪酬不及其他行業31976%44%
工時太長,五天半/六天工作,影響生活平衡21451%30%
晉升機會不明朗18945%26%
渴望展開其他事業或進修12229%17%
工作欠缺滿足感10224%14%
傳媒生態及風氣欠佳,社會地位不高9623%13%
希望組織家庭,結婚生子6716%9%
其他369%5%

*受訪者可以選擇超過一個答案,所以人數會超過受訪人數,而百分比亦會超過100%

業界傳承費思量

薪酬偏低導致人手流失,在過往相近的調查中亦是主要原因之一,但比例之高,則以今次為甚。相信每個管理層對此都心裡有數,有人期望記者以對新聞工作的理想和挑戰性來彌補工資不足,有人又會以資源限制作為推搪加薪的藉口。可是,筆者不得不問,當熱誠隨著年月減退,生計壓力隨歲數而增加時,管理層的如意算盤能否打得響?行業又憑什麼留著這些有經驗的員工呢?
當這些高學歷、低月薪的熱誠工作者為生計所迫而放棄理想時,管理層只會「補人頭」式地以年資淺的補充,新聞質素下滑,似乎成為必然之惡。一名離職逾年的報社副總編輯表示,現時不少電視新聞,水平只及大學畢業生的習作,當中有些更是可以再跟進或「挖深」。至於報章,一名內地資深新聞工作者曾向筆者提問:「還以為香港具高度新聞自由,可以有很多好故事,為什麼不少報章的新聞故事那麼相似?尤其是為什麼幾乎找不到調查報道?!」筆者真想請他向各報管理層詰問。

要挽留人才,最實際的,當然是提薪和實行合理工時及落實五天工作制,另外,新聞機構當然可以利用升職把要溜的留住,但升職後,香港新聞機構又會期望記者多做管理工作,以便「職位與職務相稱」,但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指出,擢升記者晉身管理層雖然可以讓記者以新聞工作為終身職業,但並非每個優秀的記者都有當採訪主任的能力,擢升他們未必能人盡其才,必須輔以合理的工作條件和培訓。

他更補充,保留出外採訪機會對擢升的新聞工作者也有其吸引力,例如報道水門事件的《華盛頓郵報》記者伍沃德(Bob Woodward),雖已貴為報章管理層,但他仍有時間和空間出外採訪,並非純粹做行政管理工作。

筆者相信,以新聞界管理層的才能,若願意面對問題,一定會找到法子。問題是,有多少管理層願意在每天「車衣」之餘,為整個業界的前途和發展花心思,以不負市民對新聞界的期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