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東日本全毀的最壞打算 」 VS「五輛消防車連續運作」

[ENG]記聲2011年4月號】這兩條標題是3月18日部份香港和日本報章的頭條新聞,差距之大,引起業界爭議。

事緣日本首相菅直人3月16日晚跟內閣顧問笹森清簡短談話後,笹森清引述菅直人對東京電力株式會社缺乏危機意識表達強烈不滿,指東電必須有東日本毀滅的假設才行。

事後,日本主流報章均沒有以此為題大肆報道,例如讀者群以中產人士為主的《朝日新聞》 只在第二頁的上半版一段文章內提及,該文標題是政府的救援工作,而頭版頭條是五輛消防車連續運作。反觀香港,甚至台灣,不少主流報章均以「東日本可能全毀」作標題,但細閱內文 解釋不多 遑論政府有何準備。

有評論以此指責香港傳媒斷章取義、危言聳聽,並讚賞日本傳媒,尤其是事後不斷向全球發放核電站情況的日本放送協會專業平實,但編者認為,有關評論並不公平,亦不全對。

事實上 港日兩地都有走煽情路線的傳媒,若讓有關傳媒拿到這句說話,亦必然會拿來大日本主流傳媒一般極度謹慎做文章;不同的是,和保守,甚少大肆批評政府,主因是官員的記者會都由日本記者俱樂部主辦,只供會員參與。若記者在會上向官員詰難,「極刑」是被謕奪會員資格,堵塞自己獲取政府消息的常規正式渠道,故此記者的提問一般不具批判性。

編者翻閱《朝日新聞》在福島核電廠出現事故後一星期的報道,發現該報除了在3月15日以頭版頭條報道該廠二號機組燃料棒露出,可能是爐芯熔解之外;其餘都是以內版報道核輻射引起不安或高度緊張,但主調是報道死傷情況和政府、部門及東電採取的行動,絕少談及輻射洩漏對民眾會產生何等災害或危險,遑論批評政府反應遲緩、東電有否掩蓋真相。這除了該報一向只談事實、少作預測的慣性外,不想引起當地民眾恐慌亦是其中一個考慮。

至於日本放送協會,情況可能更甚,作為公共廣播機構,日本放送協會資源豐富,裝備齊全,定時為全球拍攝核電廠情況的直昇機便是該台自行購置。另外,該台記者中就有核電專於是家 「官意」比民意重又是不爭的事實,但該台的報道和評論專家的調子都是:雖有核洩漏,但民眾仍然是安全的。與中國那一套「有問題,但黨會/已解決」的文宣調子非常相似。

有關取態已成為該台內部文化 以至遣辭用,字亦十分謹慎。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教學顧問鍛治本正人指出 在地震後兩星期內,日本放送協會均不會用「危機」來形容是次災難,反而用上非常複雜的「福島對開太平洋地震事件」,予人一種「事不關日本」的感覺;但這守則卻在事發兩星期後突然轉變,新聞主播、評論員和受訪者均以危機形容事件,他估計這應是高層的決定。

從西方新聞自由觀審視日本放送協會的災情報道 它的技術專業是不容置疑的,但它有否,恪守新聞全面報道事實的真相?報道是否過於低調?有沒有善盡儆醒大眾的職責?這顯然在大眾心目中出現問號,以致備受批評,不少市民因而轉向互聯網尋求更切合他們需要的信息。

反觀香港傳媒,有關報道手法未免過於輕忽 即使不能排除官員借顧問之口放風,也應多作瞭解,包括菅直人是在什麼情況下作出有關言論?能否找專家評論其推斷是一時氣言抑或沙盤推演的結果?而不是一下子便跳到「日本有可能遷都」的預估。於此 不得不想到香港傳媒,的素質、經驗和待遇等問題。

在「低薪、高工作量」的情況下,新聞工作者,近年流失率不斷上升。香港記者協會的調查發現,半數新聞工作者的年資在七年以下 以這樣的年資應付日常新聞自然綽綽有餘;但若要進行有深度的調查報道 相信會力有不逮,難怪近年新聞界調查報道數量大降。

更令人憂慮的是,調查發現,三成二受訪的新聞工作者預計自己會在兩年內轉行,若把轉行時限推至四年,人數更大幅升至六成!試想一個行業有大部分人會在四年內離開 這行業何以為繼?即使能讓剛畢業的填補數量上的流失,但經驗如何一下子補充?長此以往,質素下降似乎成了必然之惡!

真希望新聞界高層和東主聽聽那些有意轉行、已經跳槽的前記者又或再作馮婦的記者心聲,感受他們對行內工作環境江河日下的不滿和無奈,與及他們不減的熱誠,對堅守新聞工作者更應多一分尊重。

警鐘早經敲響,若管理層或東主仍是一副「你怕無人做咩!」的態度,恐怕喪鐘哀鳴之期不遠矣!

「莫問喪鐘為誰而鳴,喪鐘為你我而鳴」!同理,要停止喪鐘大鳴,必須業界齊心,缺一不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