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推遲落實五天工作制

莊曉陽 香港記者協會總幹事

[ENG]記聲2011年1月號】 繼《蘋果日報》和《香港經濟日報》成功試行五天工作制後,下一個有意推行的印刷傳媒是《明報》,但最新消息是該報須要推遲落實有關計劃的時間表,要待三月才決定是否落實,此舉不單令員工士氣低落,更令報社出現「同公(司)不同(上班)制」的情況!

《明報》原擬一月一日起落實五天工作制,但截至上月,只有編輯組成功試行,各編輯以提早上班及預先編輯一些不趕急版面換取多休假一天;港聞組和財經組則仍未實行,攝影組的五天工作試行計劃更於十一月二十日被高層以「見報新聞圖片少、未能維持生產力」為由暫停,須要向高層提交新計劃,才有望再試行五天工作。

及至上月下旬,總編輯張健波間接宣布,是否推行五天工作制,要留待三月決定。屆時是否能夠落實,現時誰也說不準。

有關決定自然令眾多前線員工大感不滿,士氣大受影響。有員工直言,已按照管理層的新要求制訂方案和辦事,不知問題出在哪裡?更質疑管理層的推行意向!而突發組兩名最高主管馮少榮和梁曙光已提出請辭,轉投全行首先實行五天工作制的《蘋果日報》。

《明報》採訪部一瞥
《明報》管理層訂明,落實五天工作制的前提是不增加資源及人手,報道水平不能下跌,於是,中層只能靠提高記者的工作效率和生產力來彌補記者多放一天假而短少的工時,但這前提對人手不多且十分緊絀的報章,確實有一定困難,以《香港經濟日報》為例,該報原先也有相同的前提,但最後還是以增聘編採人員來解決人手緊絀的問題,而老闆欣然改變初衷,實有賴該報中期業績亮麗,盈利大幅增加七成三所致。


硬指標添難度

《明報》至今未肯放寬推行五天工作制的前提,再加上叫人咋舌的硬指標,確令該報編採部一眾中高層大傷腦筋。據本刊瞭解,《明報》各部組都要向總編輯張健波提交落實五天工作的方案,並承諾每周撰寫多少則有質素、可以做內頁頭條的新聞,確保生產量不會因五天工作制而下跌。

至於各組須要完成的內頁頭條新聞,會因人手不同而有異,以港聞組為例,會分成五個政策小組,包括房屋運輸環保、社福勞工保安、資訊科技旅遊消費、醫療衛生食物及偵查深度報道,每組人數三至四人,每組每星期要提交「新聞點子」,點子的數目是「組員人數的一點五倍」,當中,一半的點子可以轉化成內版頭條的獨家新聞,網上點擊率更要高於當天平均數。

一些看似不能主動發掘新聞的組別亦不能倖免,以法庭組為例,每周便要生產最少一則法庭新聞相關人物特寫和兩個法律知識特寫,據瞭解,由於人手不足,該組組長也要出去跑新聞。

至於全靠自行發掘新聞的偵查報道組,壓力更大,該組要按社會的關注焦點訂定報道題目,每月要有至少三篇令讀者有深刻印象或對社會造成實質影響的報道。

對於攝影組的五天制推行計劃被腰斬,報館內也引起一些回響。有不願具名的攝影記者埋怨,他們的生產力已較過往大幅改善,例如「發相」回公司的時間,已提前至每宗採訪結束後。他更不滿公司以硬指標來衡量攝影記者的工作,因為即使他們每天多跑幾宗新聞,也不一定可以「見報」,因為是否用配圖須要視乎該宗新聞的新聞性,而且有些題目的確要花時間,不能停留幾分鐘、拍兩張照片便離開。


下一站《星島》?

《明報》能否成功落實五天工作制,不單影響該報眾多員工,更對五天制能否成為新聞界主流起關鍵作用,以現時仍採觀望態度的《星島日報》為例,據知該報總編輯蕭世和回應會否推行五天工作時表明:「《明報》落實先算啦!」

但《星島日報》的同業也毋須太灰心,據該報高層表示,集團確實須要更多時間考慮推行五天工作制的影響,因為一旦推行,集團數千名員工均須一視同仁,不能單讓記者受惠,涉及金額不少,況且,管理層正考慮加薪幅度,一旦現時推行五天制,難免會影響加薪幅度。

若有關高層所言屬實,本刊希望,《星島日報》員工能享有高於水平的加薪幅度,並繼續積極考慮推行五天工作制,若在該報員工流失率上升後才考慮,便可能為時已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