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的一對

羅振邦 亞洲電視新聞部副採訪主任

[ENG]【記聲2011年1月號】 新婚之日的晚宴上,播放了一套由太太許秋霞任職的電視台的同事攝製的短片,內容講述她不少同事一直不知道我倆是一對,對我們拍拖、甚至結婚的事更覺難以置信,短片最後是太太派帖時才「真相大白」,不能不接受這「事實」。這除了反映我平日做得不夠好、須要檢討之外,亦反映了一個事實:我倆在不同傳媒機構工作,行事比較低調,避免提及太多對方機構的人和事。


不能說的秘密?

小時候作文課可能寫得太多「中學生應否談戀愛?」的文章,長大後推而廣之,經常為自己的思考多起一個命題:「辦公室應否談戀愛?」答案似乎隱隱寫在我倆的低調行徑中,彷彿認定,辦公室談戀愛是不能說的秘密。

記得十多年前和當時的女朋友、現時的太太許秋霞同在商業電台工作,在公司碰見,當然不會表現得太過親密,即使編更放假,也不會有特別要求,以免讓上司誤會我們上班只顧談情說愛、公私不分。現在回想起來,這種想法未免有些拘泥和「傻瓜」,因為只要用心工作,上司才不管你跟誰拍拖。

羅許配有多神秘?看看他們這張自拍照便知道。
更可笑的是,當我其後公布婚訊時詢問當年的上司 - 新聞部總監May姐陳淑薇知否我倆在商台工作時已經在拍拖,May姐的答案是:「老早就知道你兩個拍拖啦!」看來,當年自以為可以逃過May姐的法眼,實在是太天真了!若認為辦公室戀情能夠成為秘密,那就更是無知了!


採訪「共同體」

十多年來,與太太由同學、同事、同業到現在共住同一屋簷下,其實有不少有趣和難忘的回憶。

九八年內地發生水災,連東北部的哈爾濱也受洪水所困,我倆當時分別在亞視和商台工作,兩人都獲派到內地採訪水災,令本來辛苦的採訪工作亦變得輕鬆點。跟一對情侶去旅遊不一樣,我們這次一起外訪,面對困難時,既可互相照應,又可享有共同經歷,例如兩人一起驅車到受災較嚴重的地方採訪,那過程雖然辛苦和危險,但卻是很好的共同回憶,甚至對感情也可能起到一點穩固作用。至於事後分享採訪經驗,更是一點就明。

誠然,與另一半分屬不同媒介,衝突沒有那麼大,一起出外做同一宗採訪,有時還可以互通消息,但有些時候,這種合作關係又會搖身一變成為競爭對手。

每年一度的人大政協兩會採訪,傳統上,香港電台和亞視的記者較多合作,雙方會互通消息;另一邊廂,商台和無綫記者的關係又會「親密」一些;於是,當時在亞視工作的我,很多時候晚上都會與港台記者一起到飯店敲敲港區人大代表的房門「攞料」,即使「有料」,也要緊守原則,不能和當時任職商台的女朋友互通聲氣,以免把自己或友台辛辛苦苦挖到的新聞泄露給其他媒體。

我事後當然不會為此感到內疚,因為處理同一宗新聞,大家可以各師各法,互有勝負是很平常的事;相反,採訪後大家透過分享、檢討,可以從對方的經驗中學習更多。

現在,我倆各自在不同的電視台工作,屬於同一媒介,更不會隨便查問或打聽對方電視台在採訪新聞上的部署。

在每宗新聞「埋單計數」後,我們可以互相指正、檢討或比較,所以兩夫婦在不同電視台工作,未必是壞事。而在比較或競爭時,我們的目的並非要證明自己比對方更勝一籌,而是從比較中看到對方的長處和自己的弱點。如此一來,大家在工作以外,更可以互相欣賞對方的優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