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採訪手記

陳沛敏 《蘋果日報》助理總編輯

[ENG]記聲2011年1月號】完成採訪,從挪威奧斯陸起程回港當天,廣州《南方都市報》頭版刊出了一張「空凳」的大相。

不得不再次為內地的同行鼓掌。

據報,內地官方禁止媒體派員採訪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典禮 - 官方新華社除外,該社記者當日有進場 – 以致這次到奧斯陸採訪典禮的「中國傳媒代表」,主要是香港媒體,包括幾家電子傳媒,印刷媒體則寥寥可數。

奧斯陸和平中心展示全球傳媒如何報道劉曉波獲獎,中國傳媒缺席。
(香港電台中文新聞部提供圖片)
聽說,一位「行家」向上司爭取到奧斯陸採訪和平獎頒獎禮,上司提出諸多質疑,什麼劉曉波本人和他的家人都無法出國領獎,新聞主角不在現場呀,典禮會有直播呀,是否值得花費巨額派充者親到奧斯陸採?總而言之:有保留。但那位記者即時回應說,採訪領導人外訪的出差費用也不少,這次和平獎典禮的新聞價值,絕不下於領導人外訪吧?

也聽說,有一家機構很遲才決定派記者到奧斯陸,以致錯過了向諾貝爾委員會申請傳媒認證的期限。行內推測,這家機構應是原先不想派員採訪,後來發現同類媒體都有派記者到奧斯陸,於是急急改變初衷,可惜已是「蘇州過後無艇搭」。

每家機構都有其本身考量,而派了記者去採訪,亦不等於已經履行傳媒責任,但對我來說,香港傳媒對一些新聞的取態和判斷,確是十分「有趣」的課題。

~ ~ ~ ~

今次採訪,我先到捷克首都布拉格,訪問包括哈維爾在內的《七七憲章》相關人物,然後再到挪威採訪和平獎頒獎禮。其間遇到不少歐洲國家的同行,他們對來自香港的記者都很感興趣,希望知道我們對和平獎授予劉曉波的看法。

由於內地傳媒無法自由報道和平獎的消息,甚至連「劉曉波」、「和平獎」這些字眼亦成為禁區,使外國傳媒難以掌握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對是次頒獎的攻擊之外,中國人普遍如何看待此事,而香港對和平獎的報道,便成為他們瞭解華人社會輿論的一個主要窗口。

~ ~ ~

其實,歐洲輿論並非一面倒支持諾貝爾委員會的決定。有評論指,諾委會代表西方利益,諾貝爾和平獎反映西方價值,今次首次把和平獎授予中國異見人士,是將西方價值強加於中國。歐洲左翼向來對西方霸權特別敏感,一些輿論因此質疑諾委會的決定,並成為諾委會主席亞格蘭的頒獎禮前記者會的其中一個焦點。

被譽為「波蘭民主運動設計師」的波蘭共產時代異見人士米奇尼克(Adam Michnik)其後出席海外民運人士舉行的研討會時,回應這些歐洲左派的質疑時說:「監獄無分左派、右派,監獄就是監獄。」

諾貝爾和平中心為劉曉波舉辦的展覽,特別將各地傳媒有關今年和平獎的報道,張貼在展覽入口處,凸顯內地媒體在政權禁制下的這片「空白」。展覽貼出的西方報道,並非一面倒支持挪威諾委會的決定,立場有正有反,策展人說,這正正反映言論自由的意義。

~ ~ ~

雖然早已知道典禮的焦點將會是一張空凳,但身在典禮現場,耳聽亞格蘭闡釋諾委會頒獎給劉曉波的理由,眼看台下嘉賓的反應,再目睹亞格蘭將諾貝爾和平獎的獎章和獎狀放在凳上的那一刻,實在很難叫人冷眼旁觀。

難怪有人說,台上這張空凳,將是二十一年前王維林擋在坦克面前之後,另一個標誌中國爭取人權自由歷程的經典畫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