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獲獎新聞報道面面觀

莊曉陽 香港記者協會總幹事

[ENG]記聲2011年1月號】 香港記者協會於諾貝爾和平獎公布前一天(十月七日),收到一名挪威記者的電話,查詢關於劉曉波的問題。挪威記者雖然自稱沒有內線消息,但也反映了劉曉波的確有機會獲獎。記協隨後把「挪威記者來電」的消息放上Facebook,結果只有《明報》記者查詢詳情,看來,記者一般不大相信劉曉波會真的獲獎。

雖然國際賭盤指劉曉波是得獎人的大熱門,畢竟在囚人士獲諾貝爾和平獎幾近沒有先例,加上中國政府在國際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很多記者都不敢有太大期望,頂多在Facebook寫兩句,期望翌日有好消息云云。十月八日,香港沒有報章把劉曉波可能獲獎的消息放在重要版面,即使《蘋果日報》和《明報》,也只是把消息放在國際版。

不過,事實上,部分傳媒已在秣馬厲兵,策劃及動員當日的採訪活動。

諾貝爾和平獎結果宣布前一刻,各大傳媒的新聞部內,記者們早已圍著電視機看直播。最緊張的一刻終於到了,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代表以半鹹淡的英文宣布得主是Lu…Xia…po…,《now新聞台》的字幕幾近同步顯示「劉曉波」,《有線電視》記者可能一下子聽不懂挪威英語,字幕慢了半秒才打出「劉曉波」。

香港過半報章以劉曉波獲獎為新聞頭條

歡呼聲頻傳

「嘩!」、「Yeah!」、「得咗啦!」在《南華早報》、《蘋果日報》、《有線電視》、《香港經濟日報》、《商業電台》等既驚且喜的叫聲在港聞編採室此起彼落,掌聲、歡呼聲及各種情緒一併爆發,連《有線電視》新聞的觀眾,也可以在記者呂秉權與北京劉霞的電話直播中,聽到電話背景傳來的一連串雜音!

記者紛紛在Facebook分享劉曉波獲獎的訊息,在Status一欄表達當下的感受。一名有線新聞中國組記者告訴記協:「抑壓了很久的悶氣,一下子爆發了出來,全公司人鼓掌!」《香港經濟日報》港聞組當天晚飯特別為劉曉波獲獎「加餸」慶祝。這個「意外」的結果,令各傳媒記者的工作量突然大增,連《蘋果日報》也失預算,急急召回當天放取例假的副總編輯林文宗返報館支援。

激情過後,各傳媒迅速面對下一步應如何處理劉曉波獲獎消息的考驗。由於這是第一名在中國境內的中國公民獲得諾貝爾獎,新聞價值不容置疑,故此,各電視台基本上都在傍晚主要新聞中以頭條播放,但無線二十四小時新聞台在消息公布三、四小時後,已把此宗新聞排在第三位播報。

十四分報章中,撇除頭版廣告,《蘋果日報》、《新報》、《信報》、《明報》、《成報》、《星島日報》、英文《南華早報》和《太陽報》都以頭條報道此宗新聞(見附表),佔本地報章總數百分之五十七。不過,它們的新聞角度差異極大。


處理各異見立場

以主稿的標題分析,這八分報章的角度可分為三類,第一類以肯定的角度呈現,沒有把中國的反應和批評放在標題,這包括《蘋果日報》和《南華早報》;第二類報章的標題相當「中立」,既有為劉曉波抱不平或肯定劉曉波的成就,也有北京的反應,這包括《明報》、《星島日報》、《信報》、《太陽報》及《成報》;第三類報章的標題則只套用北京的立場,包括《頭條日報》和《新報》,只提「褻瀆」,不提人權。

《東方日報》、《香港經濟日報》、《香港商報》、《文匯報》和《大公報》則沒有把劉曉波獲獎的消息以頭條新聞處理。《東方日報》的頭條故事是商人葉劍波被判刑,《香港經濟日報》和《香港商報》則以股市為標題,《文匯報》和《大公報》則低調處理這則新聞,兩報均以《外交部:授獎劉曉波是對和平獎褻瀆》為題報道,在約六百字的報道裡,沒有提及第一個中國公民獲和平獎的意義,只是引述外交部發言人對諾貝爾獎委員會決定的回應和後續行動。

據瞭解,《東方日報》和同系的《太陽報》同日不能「撞標題」,而當《太陽報》選取劉曉波作頭條後,《東方日報》便以其他新聞作頭條,內部對劉曉波獲獎的新聞處理亦沒有爭議。不過,為何當天會由《太陽報》先選頭條?這就不得而知了。

《大公報》編委會的氣氛則激烈得多,與外交部甚有淵源的《大公報》,自然要緊跟中央調子,但該報有高層對中央的做法不以為然,會上有人指中央政府自討苦吃,對劉曉波的刑罰過重,引起國際社會反彈;外交部副部長傅瑩更加不智,竟然在頒獎前向挪威施壓,結果讓劉曉波獲獎。

《香港經濟日報》也有類似的矛盾。該報記者為劉曉波獲獎高興,但該報翌日的五則報道,其中四則的標題是:「劉曉波獲和平獎 北京抗議 外交部斥褻瀆諾獎 急召挪威駐華大使」、「中國超日趕美 令劉曉波獲獎」、「和平獎被抨變質 成政治工具」、「西方夾擊 京和而不同應對」。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被分析成「西方不甘中國強大」的結果,令該報一些記者不滿。該報有記者在Facebook批評報章高層,指他們經常說要持平,但報道的重點全放在北京抗議,對劉霞及其他維權人士被軟禁、拘留隻字不提,又不找學者分析事件對中國民主發展的影響,該名記者在Facebook抱怨說:「以後再有這些奇文,可以放後一點、縮少一點,為環保出一分力!」

傳媒報道與記者的情緒有顯著落差,並非首次出現,在大是大非問題上較易浮現,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已是一例,幸而香港新聞傳媒數目眾多,又容易接觸西方傳媒資訊,個別傳媒不致太一面倒,讓市民仍可聽到多元化的聲音,否則,香港中國化又會多一新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