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ENG]【記聲2011年1月號】經歷多年的小寒大寒,香港報業似乎有望回春,但這是一個小陽春,抑或真正的春回大地?現時仍未可料,可以肯定的是,網上新聞會繼續蓬勃發展。

網上新聞在香港只有約十年歷史,但仍然停留在主流傳媒副產品的層面,而且沒有因應外國經驗而去蕪存菁,重量不重質、求快不求實、見小不見大等見諸西方網上新聞的弊病,在香港新聞網站亦屢見不鮮,只有過於著重點擊率來訂定新聞的問題,沒有外國般嚴重。

誠然,傳媒不能活在象牙塔中,不管人間何世,不問受眾喜歡那類新聞,但若只管讀者興趣,而忽略自己的把關人角色,告訴公眾什麼是具影響力的新聞,只怕所有傳媒都得把娛樂版改成「頭版」!

如何在點擊率與議題設定人或把關人之間求取平衡?這是現今記者不能閉眼不管的問題。

另一個傳媒不能不想的相關問題,是如何令網上新聞成為傳媒開源的途徑。根據新西蘭學者費德思(Paul Frijters)和衛蘭木(Malathi Velamuri)去年所作的研究報告《互聯網是壞新聞?》指出,網上新聞須以廣告收入為主,因為網上資訊豐富,取用容易,故此不能倚賴訂戶作為收入來源。不過,香港傳媒似乎另有盤算,理據如何?是否可行?大家可以在封面故事中尋找端倪。

在過去一季,「維園阿哥」任亮憲的情色新聞肯定有極高的點擊率,但若論重要性,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肯定遠超前者,因為劉曉波是第一個仍在內地而獲此殊榮的中國公民,香港傳媒對這兩宗新聞的重視程度,應可讓你檢視個人慣性閱讀的傳媒的取態。

事實上,重大新聞的處理往往是傳媒的照妖鏡,本刊研究諾貝爾獎委員會公布劉曉波獲獎翌日的新聞報道發現,有接近一半的印刷傳媒沒有把這宗重要新聞以頭條新聞處理,當中,個別是與中央政府關係密切的傳媒,但亦有銷量高而被一般人視為中立的報章,有關報章為何如此處理?外界不得而知。與宗主國的否定態度是否有關連?若有,有關傳媒實應檢討其新聞操守。

新聞報道應該「是其是,非其非」,若在香港這個中國國度內最自由的地方,傳媒也不敢暢所欲言,捍衛《基本法》和《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所保障的新聞自由,只怕這核心價值會逐漸被蠶食,日後追悔莫及。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回顧香港傳媒機構或組織的緣起和重大轉折,不單可以起溫故知新之效,更可以起傳承作用,故此由今期起,本刊新闢專欄,打頭炮的,自然是香港記者協會。

記協已有四十三年歷史,一路走來,有起有跌,辛酸不少,樂事也多,更由一個聯誼為主的工會,蛻變成今天捍衛言論自由的中堅分子,期望大家與記協同寅一起接好這棒,不要丟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