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單親家庭的單親家庭

張健波 《明報》總編輯


【記聲2010年10月號】過去廿多年,我大多數的工作天都是中午之前出門,午夜之後回家。這樣的作息時間,與不少行家相同,但卻異乎常人,無可避免會影響家庭生活。

究竟我的孩子是怎樣看這個記者父親的呢?

在女兒小學階段,她的老師在家長日讓我看了女兒劃的家庭畫:畫中一家五口,母親為三個孩子準備早餐,背景是一張牀,父親仍在睡覺,題為「不是單親家庭的單親家庭」。也是的,從周一到周五,孩子在家一日三餐,都不會有爸爸相陪:晚上睡覺的時候,爸爸仍未下班;早上起牀,爸爸還躺在牀上。

毋須諱言,記者作息時間異乎家人,確實帶來一些問題,例如妻子曾經批評我將家當作酒店,回來睡覺,睡醒就走。怎麼辦?

我用「三個A」去回應:

第一個A是Accept(接受):香港是一個自由擇業的社會,我在大學主修工商管理,副修經濟學,畢業的時候,有三分工作可以選擇,結果我選擇了最感興趣但工資卻是最低的一分,到商業電台當記者;這是一個經過深思熟慮的選擇,我甘於接受它所帶來的苦與樂;

第二個A是Avoid(避免):我入行頭十年,工資都比當時的女朋友、現在的妻子少,工時卻較長,但我避免從這個負面的角度去看待新聞工作,我看到這半杯水的「半空」,也看到它是「半滿」的。避免自怨自艾非常重要,對工作的負面態度會為子女作出一個很壞的示範,我避免做這些於事無補、於己無益、於人有損的事。


第三個A是Adapt(適應):記者工作有其特性,毋須改,也改不了,我的對策是順勢而為,努力適應,例如:

(1)經驗告訴我,每天提早開工,作好準備,我會較有把握做得較好,所以寧可早出門早返工;我希望周一至周五在職場全力衝刺,周六休假則保留作家庭日,一家大小去南丫島享天倫之樂,行山,游水,親近大自然。

(2)由於職業慣性,我起牀便扭開收音機聽新聞、看報紙,在網上版流行前,我家高峰時期訂七分中英文報章,耳濡目染,大兒子小學階段已經養成閱報習慣,我們偶爾討論時事。他甚具獨立思考,也喜歡文學、寫作,大學時期,曾經主動提出希望暑假到《明報》當實習記者,不計報酬,但求見識;我欣賞大兒子的自動自發,但建議他去其他新聞機構會較適合,避免父子在同一機構工作。

(3)關心時事並付諸行動時,會把孩子也帶來,包括參加遊行,例如一九八九年的六四遊行、一九九三年《明報》記者席揚被捕的遊行,以至零三年七一遊行,都是一家大小參加的。這些活動對孩子關心社會,應該有裨益。

(4)我與孩子相聚的時間不多,唯有寄望身教補言教的不足,例如,我追求民主,但在家中又能否實踐民主?我的體會是,值得一試。九九年暑假,我們準備一家去旅行,去哪?我想讓孩子多認識自己的國家,故此建議去北京,怎料三個孩子之中,兩個都說:「不去北京,去東京。」最小的兒子當年只有五歲,和我妻子一樣無所謂,結果二對一,我們去了東京。翌年暑假,又準備去旅行,這一次,大兒子主動提出去北京,我和議,全家贊成。真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