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證醫學報新聞

姜素婷 《明報》健康版資深記者

記聲2010年10月號】跑醫療健康題材的記者不時出席藥廠的記者會,程序通常先由講者 - 大多是醫生 - 播放精美製作的投影片講解研究,隨後是記者答問環節。記者會後,記者們又會上前追問講者更多問題,離開時少不免喃喃細語:「又賣藥喇!」

「乜個醫生好似sales咁,講到隻藥咁好!問佢副作用就話『都冇乜,只係少少頭痛同骨痛』,講都唔信啦!」

醫生講者集中談某一種藥物或治療方法的好處而淡化副作用,其實不罕見。以一場涉及一種心臟藥的記者會為例,主講醫生引述《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一分相關的臨床研究報告,佐證他推介的藥具有療效,但筆者事前曾有幸閱讀該報告,知道講者沒有交待筆者認為報告中其中一個重點:「相比服用安慰劑者,服用該心臟藥的受試者較多因為副作用而提早停藥。」筆者心忖,這是否暗示此藥的副作用大,致使受試者難以忍受而停藥?「停藥的因素有很多,不單只是因為副作用,……副作用的情況我們覺得不嚴重,……停藥也因為病人不想繼續參與研究……」醫生講者面不紅、耳不赤地回答。

當然,這不是單一例子,類似答案經常出現在藥廠記者會上,令人懷疑醫生與藥廠的關係是否過於「親密」?而跑醫療新聞的記者可能都會有以下筆者的經歷:

* 就一位大學教授主導的研究訪問他本人時,感到他對該研究的內容有點陌生,須經常翻看手上文件才可回答問題,在個別提問上,他更著筆者直接詢問贊助該項研究的藥廠 - 究竟是藥廠還是教授本人才是該項研究的「話事人」?

多看醫療期刊,對跑醫療線記者來說,十分重要。(姜素婷攝)
* 在某次訪問結束前,一旁的藥廠人員在受訪醫生的耳邊喃喃細語,片刻後,醫生問筆者,能否在文章中提及某某要點,而那些要點又與藥廠的產品有關聯。 - 這醫生是否「耳仔軟」?

醫學期刊用處多

醫療健康新聞無可避免要訪問醫生,徵詢其專業意見,但部分醫學界人士未必能夠提供中立的意見,記者要怎樣才可作出較平衡的報道?

傳統方法是多找數個醫生問意見,其實,看醫學期刊也是一個好辦法。對醫療記者來說,醫學報告就是「原始資料」 - 新聞系老師不是告訴我們,搜集資料應該找「原始資料」嘛!

免費的醫學期刊雖然不多,但一些收費的期刊會把「事關重大」的研究報告讓人免費下載,而報告一定會交待出現副作用的人數及比率,可以補充藥廠記者會避重就輕、甚至略過不提的部分。

至於下載收費報告,若你任職的報社財力雄厚,願意付出每分二十至三十美元(折合155至233港元)購買,那自然是最好不過,但相信大部分報社還是希望你找相熟的醫生代為下載,能省則省。

實話實說:醫學及新聞共通點

筆者近年採訪醫生時認識了一個名詞:循證醫學(又稱實證醫學,Evidence-based Medicine,簡稱EBM)。套用英國牛津大學循證醫學中心網頁(網址﹕www.cebm.net)所言,它是指「認真、明確而審慎地應用現有的最佳證據,以決定如何治療個別病人」。於筆者看來,它的精髓有如胡適的名言:「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有七分證據,不能說八分話。」只是記者不是運用這些「最佳證據」治病,而是報道新聞。

甚麼叫最佳證據?有曾接受EBM培訓的醫生解釋道,在臨床研究而言,醫學界公認的「黃金標準」就是「前瞻性隨機對照試驗」(Prospective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簡稱RCT)。簡單來說,研究人員找來一群志願受試者或患者,隨機分配他們吃藥或吃安慰劑,即病人不知道自己服食真丸還是安慰劑。一段時間後,研究人員分析兩組人士的數據差異,便知道受測試的藥物療效如何。

回頭看看曾出席的藥廠記者會,有多少引述的研究屬RCT?若問何時有RCT的數據,醫生講者都會說類似的話:「RCT一般需時數年,要很多經費,又要找一定數量的病人作試驗,不容易做到。」這些確是事實,但總讓人有醫生在替藥廠辯解的感覺。

循證醫學對醫生決定治療的方法佔著重要地位,相信它對醫療新聞的報道也同樣重要,不知道記協有沒有計劃開辦工作坊,教導醫療記者如何善用循證醫學報道新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