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新聞」風波 ─ 壓跨對處長信任的最後一根稻草

香港電台一員工

【記聲2010年10月號】作為港台一分子,近期發生的連串事件令我陷入失落與迷茫之中。失落,是因為對我們的總編輯失去信任;迷茫,是感到自由的空間正在收窄。
廣播處長黃華麒捍衛編輯自主的立場不單受員工質疑,亦備受民間團抨擊。
一個周六的早上,報章報道作為香港電台總編輯的廣播處長點名要更換「頭條新聞」節目主持人吳志森及曾志豪,原因是他們經常批評政府,即時心裡一寒,想著莫非有人真的要向被視為「眼中釘」的節目開刀?以往種種對這個節目的批評主要來自外界,莫非今次進行內部整肅?加上早前報章亦指「有人」想從「自由風自由phone」節目中「踢走」吳志森,令我感到困擾,究竟自我審查大軍是否已進駐港台呢?

一天,又一天,再等一天,隨後的差不多一星期內,報章陸續跟進港台編輯自主及有關「頭條新聞」主持人的新聞,可是處長一直沒有站出來澄清以掃除公眾疑慮,令我這個港台員工十分不安。終於一星期後,處長召開員工大會「澄清」傳聞。滿以為可以取得答案的會面,卻換來更大的疑問與失望,甚至更引發誠信問題的困擾。

越描越黑

我向來對這類員工大會抱著可去可不去的態度,但今次非去不可。甫開場,處長用了二十多分鐘解說自己並非迴避與「撐港台運動」會面以及避開公眾,多番強調自己敢於面對批評、喜歡開心見誠與員工溝通,並且「門常開」,報紙的報道只是「炒作」、「沒有根據」;至於有關「頭條新聞」節目的討論,亦只是建設性地與員工傾談,並在會議紀錄中清楚紀錄下來。他一再強調如何「一片苦心」令節目做得更好,報道卻扭曲事實。另外,他亦陳述了代表港台與政府簽署的約章是如何認真地完成的,包括最後版本已接納了八至九成「我們」的意見,與顧問委員會的關係亦有清楚規範……。

說了一大段抗辯與大道理後,答問環節才是戲肉。具爭議的約章「秘密地」簽訂而沒有事前向員工解釋、內容缺乏監管政府條文處長卻欣然接受是追問的重點,但大家更鍥而不捨的,是「處長究竟有沒有在任何會議(或情況)曾經點名批評(或要求撤換)『頭條新聞』節目主持人吳志森」。

本來,作為港台最高負責人,就節目給予意見或點評主持人,似乎沒甚麼大不了,但為何一個又一個的員工開口希望處長澄清有沒有說過這番話,他總是帶同事「遊花園」、「兜圈子」?予人的感覺是閃縮、迴避、有不可告人的議程,難怪有同事終於按捺不住直指處長自相矛盾:一方面指報章歪曲事實,另一方面又不肯正面回應提問;一方面說「門常開」樂意溝通,另一方面即使在內部會見員工時仍閃閃避避。話未說完,掌聲已響起,記憶中更有點歡呼聲一同和應。

明顯地,大家已等得太不耐煩,對於一些不盡不實的虛話,不再留情面。這一刻,處長終於表示,沒有在報道中的「該次會議」要求撤換吳志森,並且振振有詞的說,有會議紀錄為證。

誠信成疑

可是,處長或許沒有聽清楚同事的提問,又或是「忘記」了問題的內容,故此,有同事「提醒」處長,在過去兩年,不少同事都曾經在不同場合聽過處長類似的批評,意指在「該次會議」沒有要求撤換吳志森並不能遮蓋他的「盤算」。

其實,最核心的問題根本不在於處長是否說過這些評語,而是同事是否信任處長。信任不是基於主觀的感覺,而是透過客觀的事件建立。過去兩年,處長究竟有沒有讓員工看見他維護編輯自主的具體工作呢?處長不耐煩地反問:「唔通總編輯對節目有批評都唔得咩?」「請大家相信我,原則是非常重要的…」,會場氣氛異常沉重,我的心亦沉下去。悲哀的是,我對同事的分析很有同感。

是誰一聲不響簽訂了一分威脅港台編輯自主的約章,事後還振振有詞地說政府已接納了「我們」九成意見?是誰在「六四」二十周年製作特輯的問題上,一次又一次「嚴謹」地「關注」是否太多?是誰在員工面前不盡不實地「澄清」沒有批評吳志森?對,問題的核心已經不是有沒有批評誰,而是信任的問題。

三天後,閱報得悉處長公開表示,視編輯自主如生命般重要。真諷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