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五天工作制初見成效

莊曉陽 香港記者協會總幹事

【記聲2010年10月號】香港記者協會「五一勞動節」上街遊行,舉起要求五天工作制的橫額後,樂見有更多報社加入五天工作制的大軍,除《蘋果日報》和《香港經濟日報》先後於本年中率先試行外,以工時長聞名於業界的《明報》有望於本年底或明年初試行五天工作制!

由兩周休三天,變成五天工作,記者一年的例假可以增加二十六天,當然會舉腳贊成、拍掌叫好,但如何在沒有增加資源的情況下落實新政而又不損新聞質素?管理層確曾下了不少苦工,克服挑戰。

正在研究推行五天制的《明報》,一名中層坦言:「目標是落實五天工作制後能夠維持生產力。…若不增聘人手,落實五天工作制等於失去百分之九的生產力(由每兩周上班十一天,減少至每兩周上班十天),理論上係可以透過重組架構維持生產力,但做唔做得到呢?生產力一定會跌,但跌幾多?唔知。」

苦惱之情,溢於言表。惟有請教先行先試的報章。

《蘋果日報》是今年最早試行五天工作制的報館,也是規模較大的綜合性報章,經驗值得同業參考。

《蘋果》推行大致暢順

由六月中至七月底,《蘋果日報》各部組陸續試行五天工作,打頭炮的是突發組,體育組則於世界盃結束後落實。該報總編輯鄭明仁表示,雖然沒有增加人手,報館的運作還算順暢,沒有出現大問題,突發組的運作更改善了。

他解釋,改制後,突發組的更數由每天四更縮至三更,但過往的「接更」時間多在報館工作的繁忙時段,忙亂中會有交接不清的情況,新制的「接更」時間避開繁忙時段,接更後的「甩漏」情況改善了。另外,由於突發記者每一更的工時長了,若攝影組人手不足,也可以借調附近的突發同事幫忙拍照和攝錄。

港聞靜態組是較幸運的,因為在五天工作制落實前,管理層決定為該組增聘三名記者,分擔現職記者的工作壓力。統領靜態組的副總編輯林文宗表示,三名新同事已陸續到位,可以應付因五天工作制帶來的轉變,記者多了時間休息,對工作也有幫助。

攝影組方面,該組主任鄭逸宇表示,試行新制後,同事每天大約要採訪多半宗至一宗新聞,沒有出現大問題。碰上七一遊行等大日子,便會借調休假的同事上班,讓他們稍後補回假期。

但人手較少的組別,試行五天工作的影響則會大一點。例如只有三位記者的政治組,以及採訪主任等管理層便會有人手緊之嘆。有管理層表示,他們集中在周五、六、日及一放假,周六、周日較少新聞還可以應付,但周一、五的人手便較吃緊。

編輯和副刊較須適應

據了解,《蘋果日報》原來的合約訂明,每名記者每天工作九小時,每兩周放三天假,平均每周的工時是49.5小時。由於合約沒有更改,五天工作制試行後,該報記者每天便要工作十小時,以維持與試行前相若的工時。這項改動對本已大幅超時工作的大部分記者沒有影響,但對編輯和副刊記者而言,這項改動可不是無關痛癢的,他們確實須要一段時間適應。

以編輯為例,他們過往由下午三時半至凌晨十二時半工作,新制後,他們要提早至下午兩時半上班,而一直須要間中兼職編輯工作的副刊記者,亦因編輯放假日子增加,令他們編版的數量增加,工作量隨之上升。

此外,試行五天工作制後,副刊記者的工作彈性和自由度也降低了。據知,他們過往完成當天工作後,可以早點下班,但新制後,人事部要求他們填寫出勤表,即使已完成工作,記者都要回公司守候,「坐夠鐘」才可以下班。

總括而言,鄭明仁表示,五天工作制是大勢所趨,因為「A報館做開,B報館也有壓力要做,…但人手多的報館才可以推行五天工作制,小貓三、四隻係『無得搞』」,而各報落實前,一定要仔細思量、慢慢嘗試。

至於另一間試行五天工作制的《香港經濟日報》,一名高層表示,由於已跟老闆承諾不增聘人手,有些部組可能因人手所限,最終不能落實五天工作。據了解,該報每名記者都要簽一張紙,訂明每人每兩周多一天假期,記者一定要在指定期間內休假,不能把假期折算為現金等等。

記協希望,更多報章能夠嘗試推行五天工作制,在資源許可的情況下,增聘人手分擔工作量,這不獨是讓記者享受五天工作制真正好處的根本之道,也是確保新聞質素不降反升的保證,這才對得起大家的老闆 - 付錢買報紙的讀者呀!


沒有留言: